(示意图)

现在很多人闲暇之时都会通过笔电、手机浏览网路,由于移动客户端越来越普及,一些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的不法分子也盯上了这个终端,各种社交软体微博、微信等「微领域」成了淫秽色情信息传播的场所。而16岁的胡男因为长期通过手机观看淫秽色情影片,无法克制强烈的感官刺激越陷越深,最终先后强姦5名女网友判刑10年。        

       

很多网友都有过这样的上网经歷:无论是用手机还是用笔电浏览网路时,有时可以刷出这样的页面:所谓的「美女」图片除了「不露脸」,几乎哪里都可以露;所谓的「福利影片」却跟福利本身毫无关系。一些图片或者影片中,可以看到有微博、微信或者其他的联络方式,影片中还有的人把联络方式写在身上,用身体推销。        

▼有些人为了获得较多的会员,甚至在自己的身体上写上联络方式。

▼在网路上发佈自己的联络方式。

       

一旦通过微信或微博成为会员之后,这些账号就开始进行淫秽小说、图片、黄色影片和色情陪聊等一系列的非法交易,还会通过微信和微博对所谓的「会员」进行分等级管理收费,等级高低按一个月到一年的「会籍」长短来区分,所有交易往来都通过电子支付完成,单次交易额从几百到上千不等,每个「黄色朋友圈」里通常都有几百人。

不同于传统色情网站「一对多」的传播方式,淫秽色情信息在微博、微信等进行「分享、转发」的基础上可以迅速实现「几何式」增长。也就是说,一旦这些信息进入了自媒体空间,就可以被不断地复制分身,像病毒一样扩散。不仅影响了整个社会的网络环境,更直接危害到未成年人群体的身心健康。        

▼成为会员之后会不定期收到色情简讯。

       

缪男是一名辍学的国中生,5月3日晚上,他强姦了一名网友。就在缪男实施强姦的当天早上以及前一天晚上,他在社交群里连续收到了两部淫秽影片。缪男向警方供认,正是因为脑海中全是影片中的淫秽内容才促使他实施了强姦。        

警方发现缪男收到的淫秽影片来自一个叫会所的社交群,群主竟然是一个在校国中生。这个社交群的117名会员中,几乎全都是在校中国中生,或是刚刚辍学的未成年人。创建这个淫秽社交群的群主是一个15岁的国中二年级学生。他为了吸引更多人加入群,就创建了黄色社交群,在群里发佈淫秽影片。

▼所有会员按照入会时间长短享受不同的待遇。

       

胡男最初接触网络淫秽信息是在上国中的时候,当时微博、微信等移动社交平台刚刚开始流行,一段手机影片成为了他的学业乃至整个人生的拐点。胡男说:「在微信群里边,就有人分享一个黄色影片,因为是一群孩子,这个群里得有几百人。」

自从手机里有了这样的秘密,胡男整个人开始变得精神恍惚起来,每天几乎24小时攥着手机不离身。在无法抵御的冲动和强烈羞耻感的「双重夹击」下,胡男既无力克制强烈的感官刺激越陷越深,又无法向别人倾诉寻求帮助以摆脱困境。在16岁那年,他先后强姦5名少女最终被判刑10年。

▼可以付费看到照片和色情影片。

       

根据北京市未成年犯管教所的入监调查显示:未成年犯实施强姦、轮姦等性犯罪的年龄大都在14至17岁之间,此前他们100%都长期接触网路淫秽色情信息。而在对同类型未成年犯的调查採访中发现:在危害他人的同时,他们也是淫秽色情信息的直接受害者。在生理快速发育但心智尚未发育完全时,他们即便受到「黄毒」侵害,也不愿或不敢向家长和老师求助,最终这些未成年人成为成人世界里慾望和利益的牺牲品。

▼点击观看影片        

       

学好不易,学坏太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