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85999621265495098.jpg

作者:馬德 | 摘自《允許自己虛度時光》

轉自:人民日報(ID:rmrbwx)


人心有時候就是這樣的:你若是滿足不了它,你就得說服它。若兩樣都做不到,它就會讓你痛苦。有時候看起來,是我們跟世界周旋不易,其實呢,是跟自己相處很難。


當然了,這都是慾望在搗亂。可是,人也不能沒有慾望。莫言剛開始寫作的時候,只為了吃上餃子,最後,他拿到了諾貝爾文學獎。我覺得,這於他,本質上也只是吃上了餃子。只有慾望不是那麼大的人,大榮譽來臨的時候,才會寵辱不驚。咋咋呼呼的人,離喧囂很近,生怕別人記不住自己,結果被遺忘得更快。上蒼有時候也會偏愛低調而素樸的人,會冷不丁的,用盛大而隆重的方式,回饋他們的安靜和簡單。


好多人,起先幸福目標也都很小,但走著走著,心就跑到了前面。能力不大,慾望卻很大。身子板只能扛幾十斤,卻總想著幾百斤的東西,所餘負荷,都叫妄念。然後,這些非分的重量都會過載到心上。太想一口吃個胖子的人,身子未胖呢,心先虛腫,這樣的痛苦,都是自找的。


人世繁華,多少人,不過是為了一場物質的虛榮抵達,有幾個人能在精神深處修行?前幾年看電視,說畫家黃永玉在老家鳳凰、北京、香港、意大利都有自己住宅,大房子,且這些房子的窗戶,一例都特別的大,寬敞到人都可以在之間徜徉。我當時想,為什麼要這麼大的窗戶呢,為什麼要那麼奢華呢?後來,我讀到他寫的《窗口》,忽地明白了,知道那不過是他年輕時的一個夢。也就是說,一無所有的時候,他已經提前預約了這場精神的奢華盛宴——一扇大窗戶。於是,之後所有物質的積累,只是為了抵達這場旅行的目的地。


這樣的抵達,沒有浮華,沒有炫耀,沒有虛榮,只是為了愉悅內心。先生或許只是想在靈魂裡,為自己開一扇大大的窗吧,然後,面向大海,太陽,以及,人世春光。


前兩年,我經常光顧一個賣羊雜的小飯館。除了那裡的羊雜湯好喝,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喜歡那裡的老闆。這是一個好玩的人。我每次去吃飯,總見他在離櫃檯不遠的桌子上,一個人喝茶。很精細的一套茶具,都小小的。那個茶杯,也不過手指肚那麼大點,透著亮,是極好的瓷。他一邊喝,一邊朝你眯眯地笑,他未必認識你,卻要那麼友善地看著你,溫暖,乾淨,彷彿是前世的親人,要與你相認。有時候去,他不在。問店裡的人,說他去旅遊了,而且,騎單車。據說,他一個人騎車去過西藏,新疆,內蒙,白山黑水,也沿著黃河流域走過。一個店員說,他差點死在路上。另一個接著補充說,我們老闆很會玩,活得可幸福呢!


我相信,這樣的人,活著是幸福的。


這個世界,只有從慾望的泥淖中解脫出來的人,才會會玩,才會好玩。有好玩的人,才會有好玩的世界。美好的人生,原本就是一場抵達,不是從物質的此岸到彼岸,而是從不好玩變得好玩。


這樣的抵達,需要的不是富有,而是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