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做別人的貴人

真的修行人,是很積極,他的生命力是很旺盛的。如果我們一學佛,就很頹廢,消極,躲起來。那就是修偏了。有的人一學佛,就想著結果,想著我要放下,我要開悟,我要成佛,我要往生。腦袋裏都只有結果,但我們忽略了,人生在於享受這個燦爛的過程。

大家看真的祖師大德,他們生命力,毅力之旺盛,實在讓人驚嘆。像去印度取經的玄奘大師,或者六次東東渡日本去弘法的鑒真大師。鑒真大師他前五次度日本,都失敗了,甚至陪他最親切的弟子,也死去了,又加上自己年紀老了,六十多歲,而且眼睛又瞎了。但他卻有這個毅力,把佛法,戒律,以及中國傳統文化,包括黃帝內經,建築,書法,帶去日本。這裏面的生命力已經很旺盛了。        

禪宗為什麽不關註死後的問題,因為禪宗關註的是這輩子的生命,他要把這輩子的生命發揮到極致,綻放到極致。死後做牛做馬,入泥入水,他都沒事。這個是修禪者的本色。

學佛人尤其是年輕人,生命應該綻放。佛陀的一生,或者祖師的一生,不管受苦受難也好,不管為法奮不顧身也好。他們心中都有個很崇高的信念,那就是他為了成就別人成佛。什麽是成佛,就是圓滿的人格,就是成佛。

真正的成佛,不是布施給三寶蓋個廟,或者建個佛像。要把我們自己塑造成佛,那才是真正報答佛恩。我覺得布施錢給三寶,是很重要。但內心中有慈悲喜舍更重要。我們要做別人生命中的貴人。比如說,去買東西,盡量不要討價還價。多拿一些錢給別人賺,要不人家也不會出來擺地攤了。我們要是錢少,自己就買便宜一些,吃的清淡一些,勞動辛苦一些。但要學會做別人的貴人,把好處布施給別人。這時,我們的生命就會很燦爛,就有芬芳。

想要入道,首先就是要讓大家都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做生意的,都希望他們能賺錢,沒孩子的,都希望他們能早日得子,生病的,都希望他們早日康復。我們希望家家戶戶都好,人民和樂。這是學佛者的心態。人要是存在讓希望別人好的心態時,他慢慢的,就會富貴起來。像宋朝的範仲淹,他就說“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這個是範仲淹他表達自己高尚的情操。範仲淹小時候很貧窮,他就發願說,不為良相,即為良醫。做宰相,能安樂天下百姓。做不了宰相,就做個良醫,來救苦救命也是好的。範仲淹的生命,也是綻放著很燦爛的芬芳。他從來不求結果,不求天堂,但憑著他如此高尚的心,他時刻都在天堂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