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境界,同見解!

同樣一件事,同樣一句話,由於各人的思想不同,學問知識不同,時代背景不同,立場與角度都不同,所以見解也就不一樣。

從前有一位老和尚,精通心術,善能調伏心猿意馬,故名意斷。
有一天,老和尚叫徒弟們擺設擂台,公開對心經。並訂立原則:凡能對上心經的人,不但賞賜五百個銅錢,還可以進入寺裡,吃最好的齋菜,住宿最高級的禪房。
由於條件優厚,從朝至暮,上台對心經的人的確不少,但都敗下陣來。
老和尚看看已經日落西山了,正想回寺,卻看見一個衣衫破舊的老太婆,手裡提著幾雙爛鞋,向著擂臺走來。
意斷站在台上很輕蔑的說:「你來對心經?」
老太婆說:「沒錢買飯吃,只好如此了。」於是一僧一俗,便對起心經來。
老和尚往自己頭上一指!老太婆卻往自己的腳一指;第一個回合,算是對通了。
接著老和尚他又摸一摸肚皮,她卻拍一拍自己的屁股。
他伸出五隻手指,她出示出八個手指。
他左手向下偏斜,她右手向上舉起。
四個回合過後,意斷老和尚驚喜的說:「妙哉!妙哉!請呀!」
就這樣,老太婆被迎進寺裡,吃上好的齋,住上等的嘉賓房,並獲得五百個銅錢的賞賜。
意斷老和尚對於老太婆的才華,敬佩得幾乎五體投地。
徒弟甲問:「師傅,老太婆的心經對得如何?」
意斷無限感慨的說:「唉!人不可以貌相,海水不可以斗量,我的心經給她對絕啦!
老和尚解釋給小和尚聽; 
我說:頭頂青天;
她說:腳踏大地。
       

我說:滿腹經論;
她說:穩坐蓮花。

我說:學富五車;
她說:才懷八斗。

我說:請上西天;
她說:擊倒泰山。

啊,真了不起呀!

因此,徒弟們對老太婆也不敢怠慢,侍奉更加殷勤週到。
但忍不住好奇,徒弟乙問老太婆:「你老人家是如何能夠對得上我師傅的心經呀?」
老太婆說:「那有甚麼困難呢!

他問:你是補帽的嗎?
我說:我是補鞋的。

他問:是不是用牛的肚皮補呢?
我說:是用牛的屁股皮補的。

他又問:補一雙鞋給五個銅錢行嗎?
我說:不行,要八個銅錢。

最後他嫌八個銅錢太貴,叫我走。
當時我的肚子餓得要命,就舉手想打他,俗語說:鬼都怕打,所以…。」

老太婆還沒有說完,和尚們早已捧腹大笑,東歪西倒…。

同樣是一個動作,由於老和尚與老太婆的心思不同,見解不同,境界不同,所以想法與意念都不同。
對心經,是透過肢體動作,而不透過語言的溝通來達到,以心印心的默契。
然而因為彼此只有透過肢體的動作,卻沒有言語上的溝通,所以要達到彼此的心靈相通默契的碓是很難。
如果把對方的舉動,以用自己過往的經驗,知識來做單方面的解譯的話,那麼是與非,並非就和現實狀況是相吻合。
這個故事很幽默,然而想傳達的內涵是凡事多問、多溝通 。
多問多溝通,除了能減少一些的誤會外,也才不會在日後知悉真相後出醜遭人所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