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PO

其實也不知道該不該稱為朋友,畢竟才認識了兩個星期。
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很讓人不忍,但我不知道怎麼幫她,
甚至不知道能信到什麼程度。

根據A女的說法,她在荷蘭被人性侵軟禁三天,搬到德國工作後,
三星期內被上司性騷擾,某次回家路上被人跟蹤到家,差點被約會對象強暴,
最後,被同樣的人軟禁加性侵。

事件發生在德國。

我約在兩個星期前認識了A女。從外表看來,她是個活潑開朗的女孩,
相談甚歡的我們交換了聯絡方式,在週末一起去了卡拉ok。

她在卡拉OK認識了一個穆斯林男A男,A明顯對她很有興趣,
她也對對方頗有好感,也交換了聯絡方式。

交換連絡方式後,A男約了A女出去,A女卻十分糾結。

因為知道雙方互有好感,且對A男的印象不錯,我十分不解A女的糾結。

A女才和我提及她的過去。

她原本是個十分虔誠的穆斯林,即使生長在荷蘭,
也是穿著保守的衣服,裹著穆斯林頭巾。

但是卻被家裡附近的某個穆斯林老人看上,被綁架到家裡軟禁性侵了三天,終於逃出來。

照那個穆斯林老人的說法,「看見越虔誠的穆斯林好女孩,越想去玷污她們。」

她出庭了幾次,最後終於受不了壓力決定搬到德國開始新生活。
拿掉頭巾,用一個新的、外向的面貌示人。
因為創傷還很新,她對於開始一段新的感情感到擔心。
而且覺得自己髒掉了,不值得有新感情。

我還是鼓勵A女和A男發展,希望A女能成功走出創傷,
而且A男是孩童心理醫生,感覺十分適合。
(但A女不喜歡心理醫生這個職業,因為之前性侵出庭,
心理醫生替穆斯林老男人作偽證,她因此討厭這個職業。)

沒想到A女和A男約會卻釀成悲劇。

在約會當晚,A女傳訊息和我說「我覺得他在我的飲料裡放了東西。」
我嚇了一大跳,因為這是很嚴重的指控,問她確定不是因為工作太累嗎?
她回:「因為他剛剛開玩笑這麼說,他一說我也覺得真的怪怪的。
不過我現在在計程車上了,等等回家傳訊息和妳報平安。」

我等了一個小時沒等到A女的訊息,傳訊息問她到家了嗎,
她隔天才回我訊息說沒事。

(這些在幾天後全部被她翻盤,說訊息是A男叫她傳的,
那時她也不在計程車上,是A男要她這樣傳給我,這點我有點半信半疑)

幾天後,和A女吃飯,A女告訴我驚人的事件。

約會後兩天,A男不請自來A女和其他人的聚會,
點了飲料給A女後A女開始精神恍惚,A男自告奮勇護送A女回家,
到家時卻意圖性侵A女,A女尖叫大鬧後才悻悻然離去。
聽A女的說法,A男是明知道她有在服用鎮定劑還故意點含酒的飲料,
上次約會時應該也是刻意點了含酒的飲料她才精神恍惚,覺得對方下藥。

和我約吃飯當天A男一直傳訊息給A女辯解,說只是想給她一個浪漫的夜晚,
A女崩潰後在工作崗位暈倒,由同事用A女帳號寫了訊息罵A男,要他不要再糾纏A女了。

我聽了大為震驚,要A女不要再和A男聯絡了,
而且覺得很自責事情怎麼變成這樣。姑且幫A女封鎖了A男whatsapp。

A女說,反正幾天後要回荷蘭,從荷蘭回來就要搬家,這樣她應該會覺得安全許多。

A女和我說週四出發,當晚我在走路時不小心按到手機打給了A女,
A女傳訊息問什麼事?她已經離開德國了。(這點也是我的疑點之一)

週日,A女一大早打給我,我沒接到回撥,她說人在醫院,警察剛剛來過她家。

我嚇了一大跳,問出了什麼事?

A女說A男來按門鈴,她不知道是誰開了門,
A男就衝進她家開始性侵她,也把她關在家裡從週四關到週六。
我問,所以妳沒有回荷蘭嗎?她說沒有。(那我收到的whatsapp訊息是?)

我實在不知道如何幫助A女,當然,覺得A女十分可憐,總是遇見這種事,
另一方面又覺得有點不對勁,覺得她說詞反覆,
不知道是否能完全信她,畢竟才認識兩週,不知道她是個怎麼樣的人,
也只聽過她的說詞。

想看更多文章請到我的 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