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人類繁衍與社會發展來說,結婚生子肯定是充滿“正能量”的。不過,丈母娘在其中一個勁攙和,多多少少會讓人覺得有些異樣。日本男性就很少有這方面的煩惱。

如今,不斷加速的“高齡少子化”問題,已被日本各界稱作“國難”。日本內閣府的統計顯示,2013年日本婦女的“總和生育率”(即每位婦女一生平均生育的孩子數)為1.35,遠遠低於更替水平。長此以往,日本將面臨亡國亡種的危險。鼓勵民眾結婚生子,已經成為日本政府考慮的頭等大事。

當然,結婚、生子對經濟的拉動作用也不可小視。日本Rikuruto研究所發布的“全國結婚情況報告”顯示,2012年日本每對夫婦的平均結婚花費為344萬日元(約合17.88萬元人民幣),給相關產業創造了9430億日元(約合490.36億元人民幣)的經濟效益。如果他們生育小孩,就將再為日本經濟做出重大貢獻。

日本總務省統計局的“家計調查”顯示,2013年,擁有15歲以下孩子的日本家庭,每個月每個孩子的平均花費為13.11萬日元。日本現有1649萬名15歲以下孩子,家庭的總花費為2萬1619億日元(約合1124.19億元人民幣)。結婚生子,對日本經濟產生了巨大的推動作用。

翻看日本的“全國結婚情況報告”,有一點讓人頗感意外。結婚花費最高的並不是東京等“一線城市”,茨城、栃木、群馬位列前三,北海道花費最少。東京為347萬日元,與平均水平相當。這是因為日本地方城市傳統氛圍濃厚,需要宴請的親朋好友較多,而東京等一線城市則相對較少。從報告中不難看出,東京等大都市結婚“不貴”的主要原因是,他們不需要購買婚房。否則,加上這筆支出,結婚費用將是個天文數字。

日本人結婚,是不以房子車子為基礎的。我認識的不少日本夫婦,退掉單身時各自租住的房子,同居一段時間後如果覺得時機成熟,就會在合租房裡結婚。結婚後的租金甚至比兩人單身時的租金便宜。如果日本丈母娘“為了女兒”向女婿要房子車子,不僅會驚呆女婿,也會讓女兒覺得母親腦子出了問題:“我倆覺得沒問題就可以了,你有什麼發言權啊。”

在東京某電信公司工作的藤田,是我的忘年交。前不久,他剛剛與一位溫柔的小學教師結了婚。單身時,倆人住在各自租住的單人公寓裡,每個月租金均在6萬5000日元左右。談了一段時間戀愛後,倆人決定同居,於是退掉以前的單身公寓,合租了一套兩居室。新住處在兩人單位的中間地點,租金11萬日元左右,與以前相比倆人還節省下了1萬多日元的房租。

結婚時,藤田的父母給了他們10萬日元左右的禮金,女方父母覺得不能丟面子,也給了相同數目的禮金。結婚後,藤田的母親還偶爾會在節假日時來看看媳婦,可是丈母娘卻基本不會出現在他們的生活中。日本長期的文化傳統,讓丈母娘在夫妻倆的生活中無足輕重,對女婿也不存在什麼影響力。當我問起藤田,結婚時有沒有擔心丈母娘向他“要價”,藤田覺得這個問題很奇怪:“對於女兒的選擇,母親無論如何都會祝福的啊。雖然是親人,但各有各的生活,她怎麼會知道自己的女兒想要什麼呢。即使有要求,她女兒也會直接對我說,怎麼會讓她來做主呢。”在藤原看來,照顧好岳父的生活和身體,才是丈母娘的本份。她的“剛性需要”都會向岳父提出,與女婿沒有什麼關係。

其實,即使在日本的家庭影視劇及文學作品中,經常可以看到“婆婆”閃亮登場,與媳婦演繹各種恩怨情仇,但基本見不到丈母娘的影子。比如最近在日本很火的家庭劇《晝顏》,男主角出軌後,妻子請求娘家人幫忙將丈夫拉回家庭。一次次風波鬧劇中,娘家人悉數出場,就是看不到丈母娘露臉。

這或許就是日本社會對“丈母娘”角色的定位:她們需要照顧好丈夫及自己的家庭,至於其它大事小事,都與她們無關。對於女兒的婚姻與家庭,她們將自己放在了一個“關心的旁觀者”位置。當然,她們也很少會幫女兒女婿去解決一些實際問題。藤田打算不久後要一個孩子,問起他會不會因工作繁忙,考慮讓丈母娘幫著帶孩子,藤田睜大了眼睛:“這怎麼可能。”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赞.gif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