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接受自己也不那麼完美,就不用忙著去粉飾了;
如果可以承認自己並不那麼偉大,就不用急著去證明;
如果可以去放棄自己的種種成見,就不用吵著去反駁了;
如果可以不在乎別人怎麼看自己,就不用哭著去申訴了;
如果可以慢半拍,靜半刻,低半頭,就可以一直微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