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江南旅遊,和旅遊團裡的阿淑兩個落單女,被排在同房睡覺,坐車也併排坐。此行就我們兩個單女被綁在一起,聲息相通,她是阿淑。
阿淑全程都帶著兩瓶洗髮精形狀的瓶子,我好奇問她那到底是啥?她說,一瓶是蠶絲蛋白,抹在頭髮上頭髮會柔順聽話,光澤亮度也會與眾不同;另外一瓶是養生有機不含矽靈成分的洗髮乳。
她此行有任務,一當然是旅遊,她本人是井底之蛙,若不是股票賺那些錢,她沒條件出國旅遊,護照也是後來賺錢新辦的。所以她此行給自己開開眼界,讓自己知道世界多大。另外一個任務是要到大陸會面兩個聊天室論壇認識的網友。他們認識互相傾慕長達3、4年之久,卻未曾謀面。
我覺得第二個任務好刺激,和未曾謀面的網友初相見。那也是為什麼她非常在意別人眼中的外表形象的原因。此行她必定「死了也得美麗」,她拼命了


我問阿淑有小孩嗎?她說有兩個。丈夫去年剛過世,「那個死鬼。」她這樣形容屍骨未寒的丈夫。「早點死了倒好。」她又補一刀。她說她丈夫與她是二專同學,她讀夜間部時,丈夫開車常常接送她,因此締結溫馨接送情。沒想結婚後得跟婆婆住一起。「終於惡人有惡報,他去年得癌症死翹翹。」結果丈夫過世,她還是沒能逃脫跟婆婆住一起的命運:因為她得出去上班工作養活自己,小孩沒錢請保母顧。 
她在上海見網友時,找我和她一起去會客大廳與人會面。一個好年輕的男士,大概年幼阿淑10幾歲,這麼幼嫩的年輕人,阿淑妳也啃得下去? 
回程時我和阿淑在飛機上坐一起,我瞧她好似一顆洩氣的皮球,提不起勁。 
後來我們旅遊團還再聚會一次,那是在一間甜點店。我了解阿淑心高氣傲,她覺得自己才氣縱橫,老公配不上她。可是臉友跟她可以談古論今,卻生活在網路上。 
只是啊,人生現實,遙遠的總是美好,若是可以放到眼前,或許妳又看出些許瑕疵破相了。但是我完全理解阿淑身為女人,在現世不被了解同理的深深哀怨的寂寞。 
藕晴╱高雄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