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花的婚事        

■刘建忠

别看春花爹年过花甲,可脑袋瓜子一点也不糊涂。这几年来,他承包了村里上百亩果园,靠种植苹果,很快发家致富。一到收获季节,钞票如水般哗哗流进他的腰包。这不,他和两个儿子一起盖起了两栋小洋楼。还给他们娶了两房媳妇。按理说,这老头子也该尽享一下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可他整天还在念叨着一块心病没有去——那就是小女儿的春花的终身大事。

春花娘死得早,春花爹一手把三个孩子拉扯大。在三个孩子当中,他最心疼的就是女儿春花。这个姑娘从小就听话,无论干什么都很乖巧。春花爹当然不希望随便给春花找一个打发了事。春花呢,心里也有自己的择偶标准,她希望自己能够找到一个诚实憨厚勤劳能干的如意郎君。可每每看到爹严厉的眼神时,她就像沉默的羔羊一样,只有服从爹的安排。

五月端午这天,终于,有人上门提亲。邻居王嫂给春花引荐了娘家侄子泉生。一看到泉生,春花爹立刻来了精神,他微微一笑,说道:“年轻人,来吧,咱们边玩边聊好吗?”春花爹突然提出要跟泉生打麻将,这让没有半点准备的泉生像丈二金刚一时摸不着头脑。

“大爹,我……我……不会。”泉生嗫嚅着,不知如何是好,脸红得像猪肝。

“那咱们玩斗地主!”春花爹似乎想挽回泉生的面子,招呼两个儿子说:“大宝二宝,你们来陪泉生甩两把!”

泉生憋了好半天,才支吾出一句:“这个,我……我……也不会。”

春花爹听罢直摇头。停顿了好大这一阵才说:“算了,算了,咱们还是早点休息吧!”

送走了客人,春花红着桃子般的脸对爹说:“爹,我看泉生人不错,憨厚老实,听说他能干,这几年挣钱为老娘治好了病,还盖起了三间大瓦房哩!”

“傻丫头,你懂个啥子,我看他呆头呆脑,半天说不出一句话。都啥时候了,他还这样。你说现在的年轻人,哪个不会玩两把。他不适应社会,以后你跟上他受苦,爹一辈子都不放心!”

春花无语,只有听爹的。

后来,又有人来提亲。春花相得中,但春花爹却不满意。春花拗不过爹,只得作罢。

日子水一样流走。一转眼就到了年关。不久,又有人给春花来介绍对象。春花爹一看,小伙子长得精干,穿得时髦。举止大方,谈吐自如。小伙子说他叫张精明,在外面做貂皮生意。春花爹一听,心头直乐。虽然觉得有谱,但还是不放心。于是,又像上次“考验”泉生一样,让两个儿子陪张精明打麻将。不曾料,张精明玩麻将的水平简直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几圈下来,都是张精明独占鳌头,不一会儿,就把春花爹爷仨打了个一塌糊涂。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春花爹不急也不恼,反而咧着大嘴,一个劲儿地叫“好!”。更让人匪夷所思地是,麻将散去,春花爹当即拍板为春花定下了亲事。

几天后,张精明如愿以偿,很快就和春花到民政所扯了结婚证。春花爹好一阵高兴。为了让女儿体面出嫁,春花爹还选了个好日子,为春花举办婚礼。婚宴那天,正当村里的亲戚朋友赴宴时,忽然,村里有名的“赌棍”王三麻子出现在了现场。王三麻子眯缝着一双奸猾的眼睛,把一张纸条塞到了春花爹手里。春花爹一头雾水,展开一看,顿时傻了眼。上面写着“输掉娶老婆钱两千元,无力偿还,愿以春花作抵押,陪王三麻子过夜。”当看到下面的落款是“张精明”时,春花差点背过气去,头也不回往门外疯跑出去……

捏着这张纸条,春花爹的手抖得不成样子,嘴巴张得老大,想说什么,可什么也说不出。

半晌,春花爹才清醒过来,他想起了张精明,可这时候,张精明早就没了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