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年前,我認識了一個老年人,他在公路旁開了一家小吃店。        

當時正是經濟不景氣的年頭兒。        

那老頭兒運氣很好,眼力不十分好,又近乎是個聾子。        

我說他運氣好,是因為眼力不行,所以不能看報讀書。        

耳朵又重聽,就難得和朋友們聊天。對外面的情況,他都不甚了解。

因為他並不曉得經濟不景氣有多嚴重,照常幹得很起勁。
       

他把小店的門面漆得漂漂亮亮,在路邊豎起宣傳的招牌,讓人老遠可以聞香下馬,他店裡預備的貨色物美價廉,味道很好,甚至於連幾乎一文莫名的人也不由得停下來在他那兒吃點東西。

老頭子工作十分勤奮,賺了錢把他的兒子送進大學去讀書。
       

那兒子在學校中選了經濟學的課程,他對於整個美國經濟的情形之糟瞭如指掌。        

那年過聖誕節,他回家度假。

他看到店中業務仍然很興旺,就對他父親說:爸爸,這地方有點兒不對勁。
       

你不應該有這麼好的生意呀,瞧您的興致這樣好,彷彿外面並沒有經濟不景氣這回事一樣。

於是,他把經濟蕭條的前因後果費力的解說了一遍,並且說全美國的人都在拼命的節省、緊縮。
       

這時,那老頭兒受到了消極思想的影響,他對自己說:既然如此,我今年最好也不再油漆門面了。        

外面經濟恐慌,我還是省下一點錢來最好。        

三明治裡的肉餅應該縮小一點兒。        

再說,既然人人都沒有錢,我又何必在路上去做招牌。

於是,他把各種積極性的努力都停下來。
       

結果呢?生意果然一落千丈。        

當那位大學生在復活節假期又回到家時,父親對他說:孩子,我要謝謝你告訴我關於不景氣的消息。那是千真萬確的事,連我的小店也感受到了,兒啊,受大學教育實在太有用了。 專家還真是專家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