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曉秋大學畢業,原本有一份國企工作,但1994年,她的一對雙胞胎兒子降生,卻從此改變了她的命運。兩個孩子均患有不同程度的腦癱和自閉症,丈夫不堪重負拋下家庭,馬曉秋不得不獨自扛起撫養兒子的重擔。儘管生活單調清苦,但她從沒想到過放棄。她是社會角落裡那些默默而偉大的母親之一。

       

1994年2月23日,由於早產加難產,馬曉秋的大兒子張航郡(左)患有重度腦癱和嚴重自閉症,重度肥胖;雙胞胎弟弟張原郡(右)患有中度腦癱和輕度自閉症,輕度肥胖。身為母親,馬曉秋放棄了事業,在家專職照顧兩個孩子。然而十年前,因兩個孩子所累,馬曉秋的丈夫精神極度抑鬱,選擇與她離婚,馬曉秋變成單身母親,生活跌入低谷。

 

 

       

每天清晨到深夜,馬曉秋都穿梭在兩個殘疾兒子之間。大兒子張航郡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每天上午,馬曉秋幫他洗漱就是一個耗體力的大工程——翻身、坐正、穿衣、哄著玩,經過這一系列準備工作後,體重500多斤的張航郡才會讓她給自己刷牙洗臉。

 

 

       

張航郡根本無法去衛生間。馬曉秋自己設計、求人用舊木板做成的簡易便凳,與張航郡的床緊緊相連。

 

 

       

便凳的開孔距床邊不到1尺遠,但馬曉秋用盡全身力氣,將500多斤的張航郡挪上便凳卻要十幾分鐘!每天,她都要如此重複這項「工作」,結束之後都滿身是汗。

 

 

       

為了避免張航郡患褥瘡,馬曉秋每天要這樣為他擦身七、八次,在炎熱的夏天會更加辛苦。每天,馬曉秋只能睡2、3個小時,身體狀況越來越差。

 

 

       

與哥哥相比,張原郡的情況要好許多。讓馬曉秋感到欣喜的是,張原郡對音樂極其感興趣;從2012年起,母子倆每週一次到瀋陽兒童活動中心免費學習鋼琴和唱歌,路上要坐三個小時的公交車。

 

 

       

瀋陽兒童活動中心的羅揚(左二)和趙晨雪(左一)兩位老師對張原郡的成長付出了諸多的精力和關愛。

 

 

       

張原郡的學習能力很強,在瀋陽兒童活動中心經常被老師叫到課堂前,給其他學生做示範。

 

 

       

現在,張原郡不僅能獨立演奏鋼琴,還能用意大利語、俄語、印度語和阿拉伯語唱歌。

 

 

       

馬曉秋一家三口根本買不起鋼琴,羅揚老師便將自己的鋼琴送給張原郡。張原郡每天除了幫助媽媽照顧哥哥外,多數時間用來練習鋼琴。在大大小小的鋼琴和聲樂比賽中,張原郡獲得過很多的榮譽,家裡的獎牌和獎盃不計其數。

 

 

       

陪小兒子練琴久了,馬曉秋也會彈些簡單的曲子,她試著教給大兒子張航郡。但是張航郡只能達到1歲兒童的智商。他床頭的風扇和馬曉秋從舊物市場買來的電視必須24小時開著,否則他便會大哭大鬧。

 

 

       

張原郡除了簡單照顧自己,有時還能幫母親做飯,幹一些簡單的家務。在照顧哥哥的工作中,張原郡經常會犯一些常識性錯誤,馬曉秋總是不厭其煩地一次次教他。「我身體不好,不可能陪他倆一輩子。希望老二能多學些本事,將來有能力養活自己,並照顧好哥哥……」談到兩個孩子的未來,馬曉秋如是說。

 

 

       

因為要照顧兩個殘疾兒子,馬曉秋放棄了國企單位的工作,一家三口靠低保和父母接濟生活,衣服破了,補補繼續穿。

 

 

       

2011年7月,馬曉秋一家三口搬進了瀋陽西郊一套64平方米的政府廉租房,結束了在外租房的日子。由於一些牆面反潮發霉,張原郡便將自己的畫貼在牆上遮擋。

 

 

       

在照顧兒子的間隙,馬曉秋常會翻出舊相冊,回憶過去那些時光。

 

 

       

在一場慈善音樂會上,張原郡一邊演唱,一邊向獻花的母親表示感謝。

 

 

       

常去看望馬曉秋一家的魯園社區工作人員練爽如此評價這個特殊家庭:「馬曉秋是個堅強而偉大的母親。她用20多年的時光,讓一個支離破碎的家庭,變成一個充滿親情和甜蜜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