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4).jpg

东姑讲述『五一三事件』的发生经过

「对我以及警方而言,这是明显的。在1969年5月4日的全国大选前夕,当警方被迫杀死一名华裔政党党工后,吉隆坡华人对政府怨恨,相应的违反法纪的事情将会发生。当这名男子的葬礼在5月9日举行时,政府面对前所未有的庞大人群,这个论点获得确实。


因此,当反对党申请警方准证以庆祝他们在全国大选中获得的胜利时,我坚持反对,因为警方相信这样将会导致麻烦。


我通知了敦拉萨(Tun Razak)关于这件事,他看来同意。现在,在我不知情之下,实际上『在我背后』肯定有些位居高职的政党领袖正在策划强迫我卸下首相的位子。我不想说得太详细,可是,如果他们向我提出,我会很乐意的优雅的退休。

很不幸的,他们看来有备而来,企图用最佳的方法强迫我辞职。当警方准证被批准后,这道问题早有答案。


敦拉萨和雪州州务大臣哈伦伊德里斯(Harun Idris)虽然知道发出准证会引起麻烦,可是他们还是觉得应该这样做。我想,他们觉得当这些事情发生后,他们可以要求我辞职。


直到今天为止,我还是难以置信,拉萨与我相识多年,却同意以这种方式对付我。其实,当时他在我家,我正在准备回到吉打。我无意间听到他正在和哈伦在通电话,他说等到我离开后,他愿意发出准证。我真的无法相信我当时所听到的一切,我宁愿相信他说的是其他准证。在任何情况下,身为副首相,在我不在吉隆坡时,他将成为代首相,并推翻我所否决的事。


看来,哈伦和他的巫青团有份参与和策划这起意料中的麻烦。对他们而言,在非马来人,尤其是华人的羞辱下,以及仿佛是马来政治权利的丧失,很明显的,他们准备展开报复性的行动。哈伦在靠近甘榜峇鲁(Kampong Bahru)的惹兰拉惹慕达(Jalan Raja Muda)处的官邸处结集了大量党员,他们聆听着哈伦和其他领袖的煽动性演讲,他们把布条绑在前额,并高喊杀死华人。首先被杀的两名受害者当时在小货车内无辜的观看这场大聚会,他们浑然不知自己将会当场被杀。


接下来的事已成定局,我感到很抱歉,可是我现在必须终止这段讨论,因为身为么迪卡之父(国父),要重新回忆这段恐怖的回忆,我真的感到很痛心。我常在想,为何上天要我活着目睹我挚爱的马来人和华人公民自相残杀。」

dianwo.png

images (1).jpg        

images.png          144764115590716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