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2055057456.jpeg

半年以前的一天夜里,W大学405宿舍里的李伟成,突然失踪了。

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一对情侣在W大学后山的亭子里约会,结果就在回学校的路上,女孩踩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还差点摔了个跟头。

如果不是她当时挽着身边的男朋友的话,那么她就会摔倒在地了。

她跺着脚,嘟着嘴,生气的说道:“坏东西,害我差点摔倒。”

她的男朋友为了让女朋友顺气,看也不看,就笑着用脚去踢害他女朋友差点摔倒的东西。

“怎么是软的?!”男生奇怪的说道。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石头,可是怎么会是软的呢,男生好奇的蹲下去看,借着月光,他隐隐约约看到了那是一只人手。

他差点开口大叫了起来,可是一想到身边的女朋友,他就强忍着害怕,可是他的双腿依旧在不停的颤抖着。

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他看清楚了那只手,那只手上有个洞,洞里流出了脓水,还就蛆,一切在手机的光亮照耀下,显得是那么的诡异,男生转过头去,当即吐了起来。

女孩也想低头看清楚地上的是什么,可是男孩阻止了她,并让她立即报了案。

警察来了之后,在草丛里看到了一具无头的尸体。

尸体直直的趴在地上,他的脖子上方已经没有了头,只有黑色的血块,就连地上的草也被鲜血浸染成了黑红色。

就连那些老练的警察们看了也不禁唏嘘起来。

最终经过法医的验证,证实了死者就是W大学405宿舍里失踪的李伟成。

那些办案的警察们一直想不通是谁和死者有这样的深仇大恨,竟然会把死者的头给砍了,毕竟死者还是一名学生啊。

警察们在后山找了一遍又一遍,可是最终还是没有人能找得到李伟成的头,不过他们却在李伟成尸体不远处,找到了一个祭台。

没有人能明白李伟成的死和一个祭台有什么关系。

警察们通过李伟成的同学们,查到了那天李伟成原本已经躺下睡觉了,可是接到了一个电话之后,就急冲冲的跑了出去,结果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原本这是一个很好地线索,可是警察们只查到了电话是

从W大学校里的公用电话里打出来的。

可是通过学校里的视频,警察们却看到李伟成接电话的时候,电话亭里根本就没有人在打电话。

而且李伟成去后山的时候,学校里的探头显示,当时学校里,根本就没有第二个人去后山。

不过后山四通八达,谁也不能保证其他路没有人去后山。

警察们查遍了李伟成的所有关系网,却依旧没有找到和李成伟有仇恨的人,所以这个案子就成了一档悬案。

就在李伟成死后一个月,W大学校里又发生了另外一起惨案。

有一个叫李雪的女学生,晚上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在厕所里看到了一个和人头差不多大的娃娃,是个男生的模样,就像是个男生的缩小版本。

李雪看着逼真的娃娃,用手去摸了摸娃娃,她突然觉得那不是个娃娃,而是个人头,是的,是个血淋淋的人头。

李雪瞪大了双眼,张着嘴巴想要叫出声来。

可是还没有等她叫出声来,她就恐惧的发现自己化成了一缕缕的青烟飘向了那颗血淋淋的人头大张着的血盆大口里了。

“砰”李雪死去了灵魂的尸体,就像是死去了支柱一样,倒在了地上。

第二天,李雪宿舍里的一个同学,去洗手间洗漱的时候,看到李雪倒地上,她轻拍李雪的肩膀,一直叫着:“李雪,李雪......”

她的叫声吸引来了同宿舍里的同学,几个同学合力把李雪翻了过来。

“啊”几个同学害怕的尖叫道。

他们害怕而恐惧的叫声响彻了这个学校。

李雪张着大嘴,瞪大了双眼,她的整张脸显得是那么的扭曲,她的双眼里,至死还充满着恐惧。

同宿舍里的同学除了在睡梦里听到过一声“砰”,就再也没有听到过其他的声音了。

不管是卫生间,还是宿舍,都没有发现当晚有陌生人进出过的痕迹,而法医判断李雪是死于心梗,所以李雪的死亡就被判定因为心梗而死。

虽然如此,可是学校里依旧传开了,尤其是李雪宿舍里的那几名女同学,她们都说李雪是被一定是被鬼魂给杀死的,而她们几个也因为害怕,所以都转校。

尤其是李雪死后一个月,学校里的一名老师也死了,他和李雪一样的死法。

学校里的每个人都被恐惧给包围住了,学生们全部都转校了,而那些老师们也全部都自动辞职了。

而在这时,有一个传言说是二十年前,W大学在建校的时候,一个工人因为意外,从楼顶上摔了下来,结果摔死了。

可是因为他是临时工,没有签订合同,所以学校里根本就没有给过他任何的赔偿,而和他从小一起相依为命的女儿,当时恶狠狠的说过要报复这间学校的。

而警察们就顺着这条线,查到了当年那个临时工的女儿叫雨婷,可是雨婷从父亲死后就失踪了。

可是在当年那个因为意外而死工人的坟头,却跪着一个女人,女人哭着说道:“爸爸,我终于为你报仇了,我把学校里的人都赶走了。”

原来当年雨婷的爸爸去世之后,她就千辛万苦的找到了一名巫师,向他学会了一身本事。

雨婷一直忘不了爸爸的惨死。

她这回应聘上学校里的清洁工就是为了寻找机会报仇的。

当时,她无意中得到了李伟成的电话号码,所以她就做法,让一只小鬼给李伟成打电话,说她在学校的后山见到了一个钱包。

钱包里有一大笔钱,还有一个电话号码,所以就打电话给李伟成,希望他可以立即到后山去拿钱包。

说来也是李伟成的贪心害了他自己。

李伟成一到后山,就被雨婷给打晕,接着,就被雨婷活生生的割下头颅,然后放在祭台上,由她念咒语、作法将李伟成的灵魂囚禁在他的头颅里,并用缩头术把头颅缩小成有胳膊、有腿的娃娃。

被囚禁在人头娃娃里的灵魂,没有自己的意识,他们不过是施咒者的杀人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