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比斯是報社裡出了名的馬屁精,作為小助理的他每天晚上都會留在報社幫社長收拾桌面。

第二天社長看見整潔的辦公室,總是忍不住稱讚菲比斯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員工,有時候碰見偷懶的清潔工也會斥責:「菲比斯比你們做得好多了。」

久而久之,菲比斯成了眾人眼中的大敵,同社的編輯和記者也對菲比斯頗有微詞,擔心如果菲比斯被社長提升為編輯,他會騎在他們頭上耀武揚威。

所以他們不再把作為編輯和記者的訣竅或心得告訴菲比斯,甚至很多文件信函都不再讓菲比斯碰,有時候菲比斯提出疑問,他們更多地是回答他:「你不是都懂了嗎?」

其實菲比斯也知道其他人的想法,但是他沒有解釋一句,因為當他來到報社工作之前,父親就已經告誡過他:「路是你自己選擇的,就算受氣都要忍了,因為在你真正成功之前,不會有人在乎你是誰。」

直到有一天,菲比斯似乎真的掉進了水深火熱中。

編輯雷克早上回到報社,發現辦公桌很整潔,而昨天印好的稿子竟然不翼而飛了,恰好昨天下午報社遇上停電,電腦裡的存稿全失。

他想,菲比斯要向他下狠手了。

雷克沒有坐以待斃,他馬上到茶水間找到昨天值日的清潔工,詢問他菲比斯偷取文件的過程。

清潔工說昨天他打掃時,看見菲比斯從雷克那裡拿走了一遝文件,還說那份文件很重要。

清潔工說完,雷克更加斷定菲比斯偷了他的文件。所以雷克在社長來到後就沖進辦公室揭發菲比斯。

社長聽完雷克的話,始終不肯相信菲比斯會做出這樣的事,他們只好到保安室借來昨晚報社的監視錄像,想要一看究竟。其他幾個編輯也都來到社長辦公室看錄像,連替雷克作證的清潔工也來了。

雷克看著這麼多證人在,心裡不禁要為菲比斯這個可惡的小偷祈禱了。而此刻,菲比斯還奔波在郊區替社長跑腿的路上。

然而,當錄像播放之後,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錄像時間是晚上九點十七分,菲比斯從社長辦公室出來,把所有編輯的辦公桌都整理了,甚至連他們沒有時間打理的小盆栽都給澆上了水。

十點零五分,菲比斯來到了雷克的辦公桌前,他蹲下身在旁邊的垃圾桶裡撿起了一遝文件,略略地看了幾頁,此時,清潔工走來,想把垃圾箱裡的廢紙倒掉,但被菲比斯阻止了,他從垃圾箱撿起剩下的檔整理好,然後跟清潔工說了一句:「凡是畫了星號的文件都很重要的,不能扔,你以後要注意了。」

當擴音器裡響起這一段對話,清潔工低下了頭,不敢看雷克一眼。正在此時,菲比斯回來了,他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何事,就拿著昨晚那份檔詢問雷克:「編輯,這份文件對您很重要的吧。」雷克接過菲比斯手中的稿件,尷尬地乾笑兩聲。

其實,菲比斯很多次在雷克的垃圾桶裡撿回稿件,他平常會很細心地觀察每一位編輯的工作習慣,例如鮑比總是因為錯別字而把稿子槍斃掉,愛麗絲經常把減肥茶倒濕在電腦鍵盤上,而雷克,在認真工作時右手肘習慣向右推,所以好幾次都不小心把檔掉到辦公桌右邊的垃圾桶裡,幸好他習慣在重要文件上畫星號,所以稿件才逃過被清潔工扔掉的厄運。

經過那件事,社長更加讚賞菲比斯認真細致的工作態度,所以他提前召開了員工晉升大會。

在會議室裡,社長毫無意外地宣佈提升菲比斯成為編輯,菲比斯還是那個謙遜低調的菲比斯,他站立起來跟在場的員工們說了一段話:「感謝各位,或許曾經有過我討好別人,裝勤奮的言論,但是在我成功的今天那些都已經不重要了,其實一直以來,我討好的只有自己有限的生命,人的一生看似漫長,其實永遠只有一天,昨天已經回不去,明天存在太多未知,只有在今天,我們才可以利用好時間,去為自己為大家做更多更多,我想,只要我做好了,就算只擁有今天也已經足夠了。」

菲比斯演講完了,那一刻的會議室很安靜,因為所有的人都沉默了;下一刻的會議室很吵鬧,因為員工們的鼓掌聲震耳欲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