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青藏高原生態環境破壞嚴重













圖:冬蟲夏草











『秋補』時節將到,8月的蟲草市場就像頭頂的太陽一樣火熱。8月16日中午,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州府所在的結古鎮上,只有一百多平方米的牦牛廣場上熙熙攘攘地站了上百個蟲草商人,三兩成群,交首低語。


作為一種名貴的藥材,冬蟲夏草與天然人參、鹿茸並列為三大滋補品,它具有抗癌、滋補、免疫調節、抗菌、鎮靜催眠等功效,由於生長在高寒草山地帶,人工培植困難,因此,在人參、鹿茸被大量人工培育的今天,野生的冬蟲夏草就顯得更為珍貴。


『我很小的時候,一根賣一塊錢。』然傑是牦牛廣場上一個普通的蟲草商人,26歲的他兩年前畢業於青海大學,回到玉樹之後開始和父親學著做蟲草生意,如今已是這一行的老手了。他回憶說,那時候蟲草其實主要是給馬吃的,用於增強馬的體力。


現在,作為全世界最著名的『雪山蟲草』的主要產地,牦牛廣場上蟲草的行情是然傑小時候的20-30倍甚至更多。這裡雲集了廣東、北京、浙江等地收購蟲草的商人,他們開出的價錢約在每公斤6萬至8萬元之間,更有甚者達到了20萬元的天價,價高堪比黃金。玉樹州工商局市場科的曹靈虎科長說,根據工商局所做的市場調查,今年玉樹蟲草的市場均價約為每公斤6萬元人民幣,特等蟲草價格高達9萬元左右。


但在玉樹州,價比黃金的蟲草市場,卻沒有一個正規的經營地點,而是在鬧市街頭的『馬路市場』裡買賣。這使得蟲草的交易數量和價格都基本處於失控狀態。目前,盡管玉樹州將蟲草產業列為本州的重點發展產業,但在目前狀況下,很難控制采挖蟲草的數量,對這一珍貴物種和藥材資源進行資源調控,這使得促進蟲草產業鏈良性、持續發展的願望遇到了諸多困難。


目前全青海省只在省會西寧有兩個比較正規的市場,都剛剛建成投入使用,還沒有建立起完善的市場規范。


青海省冬蟲夏草協會會長拉加纔旦說:『現在基本上都是馬路市場,馬路市場不好規范,只能等正規的市場修建起來以後再規范吧。』


由於市場系自發形成,蟲草的價格也起伏不定,波動極大。玉樹藏族自治州醫藥藥材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思德表示,雖然門面就緊靠著蟲草市場,公司早在三、四年前就已經停止了蟲草收購。


『今天有今天的價,明天有明天的價,上午有上午的價,下午有下午的價,』在解釋為什麼放著眼前的錢不賺時,這位曾經從事蟲草收購十多年的老藥材商人說:『價格不穩,不敢收。』


曹靈虎科長將這樣劇烈的價格波動解釋為炒作,然傑也講述了他親身的經歷:『我上次去果洛州,那地方有幾個大老板,他們今天要收草,那往往這邊價格就會特別高,老板一走價格就跌下來了。』


























圖:即將采挖出土的冬蟲夏草。


玉樹地區大規模的蟲草采挖始於上世紀90年代中期,自2000年來,幾乎每年5月至6月到玉樹州采挖蟲草的人數都超過了20萬人,並且不斷增加。


采挖蟲草為草原上的牧民帶來了一筆不菲的收入,思德說:『好一點的一個人今年能賺一萬左右,如果是三口之家,一家人一年大約能賺兩萬。』因此許多牧民家的孩子從小就上山挖蟲草,為家中賺得一些生活補貼。洛桑尼瑪就是這樣一個孩子,他生活在一個八口之家,在盛產蟲草的玉樹州長大,6歲開始挖,挖到十一二歲上了小學。


然傑說,善於采挖蟲草的人家,『一年可以挖到一輛三菱汽車』。不過,這種無節制的挖掘,使得草原受到了相當程度的破壞。


冬蟲夏草生長在3800米以上的高山草甸地區,采挖時需要使用鐵鍬在距離草頭7厘米處連草皮深挖,取出冬蟲夏草。因而每條被挖出的蟲草都會在草甸上留下一個十幾厘米見方、9厘米左右深的坑。


冬蟲夏草的采挖季節正是高原草甸的恢復成長期,其采挖對草甸的恢復有很大的影響,若不采取有效的隨挖隨填措施,每采集一根蟲草,至少會破壞30平方厘米的草皮,裸露的泥土極易引起水土流失、草場退化甚至沙化。


與此同時,采挖人員對高原的蟲草主要產地三江源地區的環境也在造成嚴重的污染,采挖者通常在草甸搭帳篷住宿,砍伐灌木生火做飯,必然對脆弱的高原環境造成破壞,加之采挖時的踐踏、車輛碾壓以及紮帳篷、取水、生火、做飯等活動造成的植被破壞,專家估計一名冬蟲夏草采挖者一年就要破壞數千平方米的草地。


結古寺的喇嘛江永紮西說:『過去的冬蟲夏草不多挖,只是把它當做一種藥材,每個人再能吃也不能多於7根,也只是給小孩或者是老人,再有就是喂馬——即使是最好的寶馬、即使是最虛弱的老人,一年最多也就是7根,沒有必要多吃。』但這種原本是喂馬的中草藥,在廣東、香港及東南亞等地的大量需求下,近乎竭澤而漁的采挖,使得這種僅生長在三江源地區的特有物種在玉樹的部分地區已經面臨滅頂之災。


目前,草地生態環境受到破壞和對蟲草的亂采濫挖,已經使這一青藏高原獨有的物種產量總體呈大幅度下降趨勢,而且個體變小、質量下降,分布區域也逐年縮小。


『以前一天可以挖五六十根,現在草比較少,多的時候也只能一天挖到二三十根。』洛桑尼瑪說。


近幾年,為了配合國家保護三江源的政策,挽救蟲草這一珍稀物種,青海省政府和玉樹州政府陸續出臺了相關政策法規,限制蟲草的采挖並加強管理。早在2004年,青海省就頒布了《青海省冬蟲夏草采集管理暫行辦法》,規定了采集蟲草必須持有采集證。其後,玉樹州政府又提出了『外禁內限』的原則,對本地采集蟲草的人員通過征收草皮稅和發放采集證的方式加以限制,據蟲草商人紮巴說,在蟲草質量好的地方,草皮費在3000至5000元之間,由村主任征收後再平均分配到每個村民手裡;同時嚴令禁止外地人員進入玉樹州采集蟲草。曹科長介紹說,每年蟲草采挖期到來前的兩三個月,玉樹州政府都要在各大交通要道發布公告廣播、在進入玉樹的通道設卡。他說,過去大量湧入的外來采挖者為縣城帶來了許多治安問題,因而近兩年禁止他們進入,『對草皮和蟲草的保護以及社會的穩定都有好的效果』。


但是,蟲草的物種分布仍然不容樂觀。今年夏季,由中國科學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組織的考察隊對西藏、青海、四川、甘肅、雲南等省區的冬蟲夏草主要產區的45個縣市進行了考察,發現青海、西藏兩省區蟲草分布密集區目前產量僅為25年前的10%,原分布密集區中,有40%的地塊已經多年未發現蟲草生長。
//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