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6073422673.jpg

烤肉是北京久负盛名的特色菜肴,它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据说它是古老的北方游牧民族的传统食品,曾被称作帐篷食品。它也曾作为宫廷的一种美味而跻身于大雅之堂。

米尔是一家公司的员工,朝九晚五的上着普通职员的工作生涯,赚着那只有3000多的薪水。这天,他又要加班了,望着外面黑漆漆的天,滚动的乌云,仿佛要发生什么事。

“唉,无良老板啊!!”米尔望天感叹,“今晚又要加班了!”,在这时,同事丽娜悄悄挨近米尔的耳边,说道:“米尔,兰克失踪了!警方找不到他连尸首都找不到哦。”

米尔惊恐转头,问道:”不会吧?兰克怎么会失踪了?他可是一位好员工好丈夫那。他怎么失踪的?”丽娜皱皱眉,继续说道;“这我也不知道。

听说那晚他加完班后就离开公司了。然后第二天就不见了,对了,米尔,今晚好像是你加班吧,小心点,说不定是有哦。”丽娜笑着说。“切,我是无神论者。我才不相信呢。”米尔摆摆手说道。

“啊,累死了,老板果真无良,加班那么辛苦,才给那一点点的加班费,去他的。”米尔伸伸腰,准备回家,突然外面下起了大雨,“怎么这么倒霉啊!”

望着外面的倾盆大雨,米尔不禁叹气,“咕咕咕.”肚子不争气的抗议了,“加班这么久,都没吃过东西,饿死了。”

米尔摸摸肚子,望向远方,突然看到在朦胧雨中有一点亮光,渐渐闻到一股像是烤肉的肉香味。

“这么晚了都有店开张,先去吃点东西。”米尔把公文包举过头,冲进了大雨中,到了一家店,只见两盏红红的灯笼挂在门前,招牌上“烤肉店”的三个大字被照得血红,仿佛要红的滴下血来。

米尔看着着血红的招牌,不禁有些冷颤,喃喃道:“这家店的招牌怎么这么奇怪。好香。”在米尔说话期间,一阵肉香又飘了出

来。推开沉重的大门,“老板,点菜。”米尔大声说到。

可过了许久,依然没有人回应,“老板!老板!”米尔继续大声喊道。

“来了。”一个苍老嘶哑的声音从厨房远处传来,令米尔不禁打了个寒颤。这时只见一位面容苍老,毫无血色,皱纹像刀刻的老人走了出来,用着嘶哑的声音问:“客人,你想吃什么啊?我们这里有很好吃的烤肉哦。要不要来一些试试。”

“好啊。”米尔爽快答道,因为饿实在太饿了。

过了许久,老人端着一大盘白花花的生肉出来,“那,小伙子,趁新鲜。”

老人笑着说到。“谢谢。”米尔说完后,就迫不及待的把一块肉放在烧得火红的烤板上。

“嘿嘿嘿”这时传来一阵阴阴的笑声,米尔转头,只见一位面色苍白的像张纸,穿着血红的衣服的女人坐在柜台前,幽幽的仿佛盯着猎物地盯着自己,手里正抱着什么东西,正在诡异的笑着。

不管了,太饿了,她爱看就看吧。米尔心里想着。米尔狼吞虎咽的吃着烤肉,白花花的肉被烤成金黄金黄的,美味极了。

吃完烤肉,米尔准备结账,他抹抹嘴,问老人;“老板,这肉真好吃!什么肉来的?”

老人那双手放在背后,嘿嘿笑道:“人肉,好吃吧。嘿嘿嘿……”

米尔睁大双眼,刚吃下的东西仿佛要吐出来,他吞吞吐吐的问道:“老板,你,你开玩笑的吧?”

“嘻嘻嘻”坐在柜台前的女人笑了起来,“咕咚”一个圆圆的东西从女人手里滚了出来,米尔定睛一看,“啊啊啊,救命啊,有!!”

原来那东西是个人头!!还是米尔同事兰克的!!

“切!”米尔的头被老人的菜刀削去一半,血不停地流了出来,米尔瞪大着眼睛,原来,他吃的肉是他最好同事的肉。。。。

老人继续用刀切开米尔的肚子,一把抓住

米尔那还热热的跳动的心脏,对柜台的女人说到:“女儿,来,爸爸给个心脏你吃,快来。”

女人呵呵一笑,从柜台飘了过去,一把抢过心脏就狼吞虎咽起来,血不停地从她的嘴边流了出来。

老人摸摸她的头,幽幽说道:“女儿,别急,会有心脏的。这些肉也够你吃几天的了。”

老人说完,拿起刀,一把砍掉米尔的头,放在女人的手里,然后把尸体拖回厨房,继续肢解,切片,做成烤肉片。

一天晚上,一名女子推开烤肉店门,而这名女子正式丽娜。

“老板,点菜。”丽娜大声喊道。

“嘿嘿”柜台前的女人幽幽笑着,“小姐,本店有新鲜的烤肉哦,要不要来一些。”老板诡异的笑道。。。。。。。。

客官,要不要来一点烤肉。。。。。。。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