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說《水滸傳》裏,潘金蓮是個有名的淫婦。其實,歷史上的潘金蓮,出身於大戶人家,根本不認識西門慶這個人。婚後的她賢淑善良,卻無端被人訛傳成紅杏出墻、“與人茍合謀殺親夫”的“蕩婦”。
她的夫君武大郎也很冤:明明憑自己的努力當上縣令,卻硬被說成“走街串巷賣炊餅”的“三寸丁谷樹皮”,還被戴了壹頂“綠帽子”。
小說形象:《水滸傳》中的千古“蕩婦”
北宋徽宗年間,河北清河縣一大戶人家裏,有個使女叫潘金蓮,貌美如花。東家戀其美色,她告訴了女主人。於是東家懷恨在心,把她嫁給了賣炊餅的武大郎。
武大郎身高不足五尺(1.3米),面目醜陋,綽號“三寸丁谷樹皮”。無論是生理上還是物質上,他都無法滿足潘金蓮。後來,潘金蓮與西門慶偶然相遇。西門慶本就好色,而潘金蓮見他既有錢,人又很帥,就動了心。經王婆撮合,兩人如同幹柴烈火,燒到了一起。
沒有不透風的墻。不到半月,兩人的奸情傳得滿城風雨。武大郎上門捉奸,被西門慶一腳踢中心窩,臥病在床。武大郎警告潘金蓮:“等弟弟武松回來,一定饒不了妳們。”
這句話,為他引來了殺身之禍。西門慶與潘金蓮合謀,用砒霜毒死了他。武松出差回來,很快查明兄長死因,他在哥哥靈前手刃潘金蓮,隨後殺了西門慶。
幾百年來,《水滸傳》中的這段經典情節,讓潘金蓮成了“淫婦”的代名詞。

歷史真相:歷史上的潘金蓮是一位名門淑媛
歷史上,武大郎、潘金蓮、西門慶確有其人,但都生活在明朝。
史載,武大郎本名武植,清河縣武家那村人。他出身貧寒,但聰穎過人,中年考中進士,出任山東陽谷縣令。
潘金蓮是知州家的千金小姐,住在距武家那村不遠的黃金莊。她喜歡武植,經常接濟他,並與他私訂終身。兩人結婚後和睦恩愛,養育了四個子女。
1946年,武植墓被人發掘出來,墓碑銘文曰:“武公諱植,字田嶺,童時謂大郎,暮年尊曰(yue)四老,公之夫人潘氏,名門淑媛。公先祖居晉陽郡,系殷武丁後裔,後徒清河縣孔宋莊定居。公幼年歿父,與母相依,衣食難濟。少時聰敏,崇文尚武,尤喜詩書;中年舉進士,官拜七品,興利除弊,清廉公明,鄉民聚萬民傘敬之。然悠悠歲月,歷歷滄桑,名節無端詆毀,古墓橫遭毀劫,令良士賢婦飲恨九泉,痛惜武公,以示後人,是為銘記焉。”
武植的24世孫武書常說,從銘文不難看出,武大郎雖然出身貧苦,但從未“賣炊餅為生”。相反,他是造福一方百姓的七品父母官。
而本是名門淑媛的縣令夫人潘金蓮,卻被描述成“淫女蕩婦”遭到唾罵,實在比竇娥還冤枉。
另據1996發現的武植小腿骨測算,武植身高應該超過1.8米,絕非“三寸丁谷樹皮”,更不是“五短身材”。
詆毀緣由:武潘被醜化原來是損友搞鬼
武書常介紹,武潘二人被“毀容”,其中另有緣由。原來,武植早年貧苦,接受過好友黃堂的資助。武植做官後,黃堂家的房屋失火,他便投奔武植,希望謀個壹官半職。不料,他在武家住了3個月,天天好酒好菜,卻始終不見提攜。黃堂覺得武植不夠哥們兒,壹怒之下不辭而別。
為發泄心中怨恨,黃堂在回鄉路上四處編造宣揚關於武潘的謠言,並張貼傳單捏造武潘二人的“醜事”。當地惡少西門慶與他沆瀣壹氣,添油加醋。
很快,武潘二人的“醜事”傳遍了相鄰州縣的街頭巷尾。黃堂回到家裏,發現自家房屋已被重新修蓋。妻子說,是武植重修了房舍,還購置了新家具。
黃堂無比懊悔,但他捏造的武潘二人的醜惡形象,早已轟動四方,並被施耐庵寫進了小說《水滸傳》,從此流傳天下。
施耐庵怎麼也想不到,他寫的《水滸傳》,不僅讓武大郎、潘金蓮兩人名聲盡毀,也給武潘兩姓後人帶來災難:清河縣的武家與潘家,幾百年來從不通婚。
亡羊補牢:施耐庵後人替祖先贖罪
“作為潘姓後人,我們也為潘金蓮感到委屈,但誤會已經造成,一兩句話是改不過來的,希望後人理解就好。”河南省姓氏文化研究會潘姓委員會常務副會長潘建民說,2010年清明節後,他們去過清河縣的武植祠,細讀了武植墓碑銘文。
“讓人欣慰的是,我們也見到了《水滸傳》作者施耐庵的後人給武潘的造像和道歉詩。”潘建民說,凡是去過武植祠的潘姓人,都會拍下這組照片,一來敬佩施耐庵後人的勇氣,二來也告訴世人,潘金蓮並未給潘家丟臉。
2009年12月18日,施耐庵的直系後人施勝辰(河北省著名書畫家)專程來到清河縣武植祠,代表先人向武氏後人表達歉意,為武植和潘金蓮造像,並寫下道歉詩,該詩至今仍裱糊在武植祠墻壁:
杜撰水滸施耐庵,
武潘無端蒙沈冤。
施家文章施家畫,
貶褒迄今數百年。
累世因緣今終報,
正容重塑展人間。
武氏祠堂斷公案,
施姓欠帳施姓還。
武植祠的墻壁上,裱糊著施耐庵後人寫的道歉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