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如本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出生在贵族家庭认识了他。一个军人,陷入情网不可自拔,快乐地度过了一天又一天,这种童话般的美好生活一直持续到他们俩的婚礼。

“快走,你快走,阿强喝醉了,我得去救他出来。”

“火这么大。”心如双眼通红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其脸上有着毅然的坚定。

“我没事,你在外面乖乖等着,别乱跑。”说完便义无返顾的冲进火海。

心如原地麻木的等着,心里绞痛,多么幸福的婚礼却被一场大火打乱,亲爱的,你一定要没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消防员也早已赶到控制火势,周围的来宾一个个都四处打电话以及原地等着结果。而心如的父母在心如的身边。

“孩子,没事的。女婿不是军人么,身体不会太弱的。”

火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场面顿时失控了起来,全场哗然,究竟是谁?而心如也紧张的望着那道人影,人影越来越清晰,而心如的心却越来越沉,那人的面孔变得很清楚——孙强,也就是她丈夫的朋友。

孙强慢慢的走到心如面前,跪了下去,双手抱着头哭道:“嫂子,大哥为了救我…………..”

心如感觉眼前一黑,四周传来了杂乱的声音。

当心如睁开眼睛,四周的景色是与他,天宇,第一次约会见面的地方。而人去孤零零的只有他一个,心如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大声呼喊着:“天宇,你真的就这么离我而去了么?你忍心让我一个人在世间受苦么?

我说过自己不喜欢大小姐的生活,你也答应了我,结婚便带着我移民海外不是么?”四周传来了她的回音。却没有任何应答。

心如留下了眼泪,而一只几乎毫无皮肤的手搭在了心如的肩膀上,此时的心如惊到,是谁?猛地一回头,发现一张没有任何皮肤,焦糊不堪的脸上,另一个眼珠向外耷拉着,仿佛风一吹就会掉在心如的脸上,心如嘶叫了起来。

“啊!这是什么地方?”当心如被人摇醒后,发现孙强正在焦急的看着心如,“嫂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

小强,这里是?”心如望向四周的墙壁,仿佛看出了这是医院,孙强点了点头:恩,嫂子,你昏过去之后我就把你送医院来了,医生说你只是情绪起伏导致了暂时性昏迷。

“恩,小强谢谢你了。”心如点了点头,眼睛里闪过一丝悲伤。“天灾人祸毁了我的一生。”孙强脸色着急道:“嫂子你不要太伤心,大哥将我救出来之前说过。”心如突然抓住孙强的手臂说道:“什么?说了什么?

孙强惊了一下,“嫂子你先躺下,医生说你现在身子太虚,不能这样,大哥说让我好好照顾你。”

心如将身子无力的放下,“就只有这些么?这死真的只说了这些么?”孙强点了点头:“嫂子,我给你买饭去,你先睡会觉。”

心如点了点头,目送着孙强出去,然后躺下闭上了眼睛,而眼角却流淌出泪水,突然,一滴水滴落到了心如的脸上,冰凉。心如猛地睁开了眼睛,用手摸了摸传给自己冰凉感觉的水滴,直直的望着天花板。

“漏水了么?”心如苦笑着摇了摇头,又思考起来,自己昏迷时做的梦是什么呢?难道?心如突然害怕起来,那是?是他的遗体吗?心如不敢继续往下想了,却又不得不想下去,如果那真的是?

“嫂子,我买的馄饨,可好吃的哦。”孙强开开门,提着大包小包的进来。心如假装不在意的问道:“强强啊。”孙强放下东西看向心如:“怎么了?嫂子?”“你大哥的遗体找到了么。”孙强脸色变了变,叹了一口气。

“嫂子,死了的人是无法起死回生的,不要为此事太伤心了。”心如摇了摇头,“我没事,你告诉我找到了么?”

“这个,找到了。现在应该在殡仪馆。好像是今天下午火葬。”心如着急道:“我要去。”说着立起了身子

“嫂子,别激动,假如你真的舍不得大哥想见她最后

一面,我这里有一张照片,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大哥被烧得不成人样。“孙强说着掏出手机,递给她。

心如望向照片,头感到一阵阵晕眩,这与自己梦到的一模一样。这一切如同巨石一样撞击着自己的心脏,

这一切是巧合么?

心如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感觉自己承受不住这种折磨,想要脱口而出告诉孙强,却猛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捂住了自己的嘴,自己无法说出话语,并且从鼻子中传来刺鼻的烟灰味,焦糊味道。心如拼命用手敲打着床铺,企图吸引正在阳台上孙强的注意。果不其然,这些细微的动静吸引了孙强的注意力,孙强看心如不对劲,冲了过来将其按倒在床上、

“嫂子,你怎么了?还好么?”孙强焦急的问道。

心如虚弱的点了点头,显然惊吓的不轻,“孙强,其实。”心如停顿了一下,又点了点头,下定决心的说。“我梦到你大哥的遗体过,在你给我看之前,一模一样!而且他应该是想要表达什么。最近我身边发生过很多你无法想象的事情。”孙强闻言脸色变了变,又重归于平静。

“嫂子,天色都晚了,我想你应该是神经太脆弱了。喝了这杯水就睡觉吧。”孙强递给他了一杯水“我先回家了,明天再来。”说完就推开了门,走了出去。对着心如笑了笑,带上了门。

心如想了想,或许真的是自己神经更加脆弱了。拿起杯子正打算喝,手突然滚烫失手便打碎了杯子,心如摇了摇头,明天让孙强帮我收拾一下吧,我真该睡觉平静一下自己的情绪了。

夜深了,心如却一直睡不着,因为他的头发好痒,仿佛什么在挠着她,而她却清楚没有人在恶作剧。心如的心中仿佛呈现出天宇的遗尸在背后。

突然,挠痒的感觉没了。心如叹了口气,脸色却变幻的更厉害了,她听到了窗户那边传来了声音。心如悄悄地转身,看到一个黑影慢慢地走向自己的床,当心如看到黑影手中亮闪闪的刀具时,再也忍受不

了,站起来冲到病房门前想要开门,却发现门早已被锁祝

她转身打开了灯,发生的一切更让他大吃一惊,眼前的黑影竟然是冷笑中的孙强。

孙强显然不打算给心如说话的机会,刹那间,刀子已经到了心如的眼前。

砰!

心如睁开眼,发现孙强的胸前出现直径10厘米的血洞,而孙强眼神惊恐的看着心如,心如也感觉到了什么,缓缓的回头。一张外人看来恐怖,而心如却留下了眼泪,孙强终于重重的摔倒了地上,“死,你终于肯现身了么?你说过不会抛下我的。”

只见天宇想要张嘴说什么,每当张开嘴,都会掉下一摊焦糊的烂肉,摔在地上发出一种腐臭味。天宇摇了摇头,身影变得越来越淡,指了指孙强的裤兜,笑了笑。走向心如,到了她的面前停下,低头在后者额头轻轻碰了一下,终于身影消失不见。

心如泪缓缓的流下,我依然爱着你,你也依然舍不得我,傻瓜,我知道你是在守护我,我会好好的活下去。

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孙强手机传来了短信声,心如冲了过去,打开发现是天宇之前的号码。

“宝贝。等你接到这条短信我可能已经喝掉了孟婆汤转世了,不要眷恋我了,我肯定会开始新的一生。当时我救孙强,我们其实都已经安全,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孙强却又将我推了进去。我没有丝毫的防备。想必他是看上了我的家产,上次托梦给你只是想让你离着他远一点,却忽略了自己的伤势,我这次违反规则用异能量对孙强出手,恐怕连告别的机会都没有了。就这样吧。——爱你的我!”

心如眼眶中充满了泪水,亲爱的,你是鬼?我又何尝不是,心如的脸上开始出现一条又一条蛀虫,顺着脸爬行,“你忘记我有心脏病了么。我早就死了,却一直感觉你死有蹊跷,我也该转世了。下辈子,我还要和你当夫妻。”

阴风吹过,这病房变得崭新。

鬼的爱情,我们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