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次看到台灣綜藝爆料“你認為紅得最莫名其妙的女明星”時提到林依晨,節目裡說,她出道前其貌不揚、性格內向,沒人看好,她卻不服輸,還說生活裡的她自律嚴謹,處事百分之一百冷靜,工作之外零應酬。

                                       

眾所周知,林依晨在圈裡一直有好人緣,去年婚禮賓客名單上,陳柏霖、柯震東、胡歌、陳曉東等合作過的男星都有出席。婚禮上,胡歌深情致辭:“原諒我盛裝出席只為錯過你。”陳柏霖學“李大仁”向新郎獻上卸妝紙巾,希望他像“男閨蜜”般好好愛她。因工作無法到場的鄭元暢也特地託人包上131400元的大紅包,取諧音“一生一世”為新人送上祝福。

很多劇迷會說,林依晨簡直是“人生贏家”,活生生地把偶像劇女主角的劇情搬入現實,但其實,林依晨本人的性格和偶像劇設定一點都不一樣:台灣政治大學韓文系畢業的她從沒有幻想過“袁湘琴”那種花痴加瘋狂的愛情,也根本不贊同“程又青”的男閨蜜:“我對感情非黑即白,對異性要么是普通朋友,要么就是全部了解我的另一半,不會出現男閨蜜。”

                                       

生活裡“完全不浪漫”的女生到底是怎樣走入演藝圈的,說深了,這段經歷其實包含著一段苦澀。林依晨童年生活拮据,六歲不到時父母離婚,她和弟弟跟了母親,最開始入行的理由也是因為想賺錢給弟弟買電腦,弟弟畢業後,她還用自己的收入支持弟弟去法國留學。

                                       

電視劇《天外飛仙》殺青後,搭檔胡歌為林依晨寫過一段故事。林依晨拍戲時,一個星期有一半的時間在台北唸書,一半時間在浙江橫店通宵拍戲:“無論是誰碰到這樣的狀況都會發瘋的,但笑容從來都不曾離開過她的臉龐,只要是在工作,她的狀態永遠是最好的。”

                                       

每個週一的上午,是林依晨離開橫店前往機場的時候,通常這個時候,她已經連續兩天兩夜沒有睡覺了。有一次,林依晨要趕下午兩點的飛機,從橫店去蕭山機場需要兩個小時,所以十一點半無論如何都要出發。上午最後一場是淋雨戲,這場戲十一點多才開拍,胡歌勸她別拍了,回來一樣可以補。可是她決定留下,理由是拍雨戲準備工作很繁瑣,她這一走工作人員都白辛苦了。“最後那場戲拍完已將近十二點了,我看著她全身濕透跑上了開往機場的工作車,那個背影讓我感動了很久。”胡歌說。

                                       

胡歌和林依晨拍攝《射雕英雄傳》

那些年,因為娃娃臉,林依晨在大陸、台灣的偶像劇裡演的角色總也擺脫不了仙女、黃蓉、不諳世事的女生,生活裡真實的她則被偶像劇的粉色泡沫完全掩蓋掉了。硬要說,《惡作劇之吻》裡的“袁湘琴”和林依晨唯一相像之處,大概就是曾經“灰姑娘”的狀態了吧,但是,生活裡的“灰姑娘”卻沒有倚靠任何一位男神的拯救,而是倚靠工作實現經濟獨立,自己掌握命運的大權。

                                       

林依晨爺爺去世的時候,她的媽媽和爸爸在離婚二十三年後首次“破冰”。後來,林依晨原諒了爸爸,主動約他一起騎單車,一周五次,一次兩小時——成全是人生必修的功課。

                                       

林依晨不算特別高產的女藝人,但她的運氣不壞,結婚前拍的古裝劇《蘭陵王》收視極好,她也終於演了一個有成長、有起伏、生命歷程完整的女性角色。

                                       

當劇迷們還在羨慕她在戲中坐擁“N大男神”時,林依晨卻選擇在事業高峰暫別演藝事業,到倫敦大學攻讀戲劇碩士,這個學位不是混文憑的進修班,要求全脫產學習。林依晨坦言,這個念頭從15、16歲開始醞釀:“有些事、有些夢想若不趁現在做,以後可能就沒機會了。”

                                       

去英國讀書後,林依晨經常在微博分享她的生活點滴:沒有帶助理,素面朝天地坐在學校草坪上享受陽光的沐浴。在擔任畢業短片演員和製片期間,他們用很少的經費籌建很簡單的劇組,同學們擠在“大通舖”的宿舍裡不分你我,林依晨在短片裡的造型也堪稱顛覆:畫著煙熏妝、穿著皮衣和超短褲的朋克女青年。

                                       

當初《惡作劇之吻》裡的“袁湘琴”早就消失無踪,現在的林依晨活得自在,並且真正地回歸了一個普通人應有的生活。

                                       

在英國畢業之後,林依晨回國舉辦了婚禮。她的婚禮沒有奢華的排場,也沒有昂貴的行頭:全程零贊助,喜餅訂製公益愛心餅,珠寶首飾是施華洛世奇,三套婚紗中有兩套是林依晨在英國買的,各約7到8萬元新台幣,另一套是造型師友人製作,總共約24萬元新台幣,婚紗照也堅持以台灣的好山好水作背景。

                                       

和丈夫林于超

這些年,粉絲反复“撮合”林依晨和鄭元暢,他們卻知道“兩個人完全不來電”。性格獨立的林依晨有自己一套務實的感情觀,她的先生不帥,既不是明星,更不算顯貴,但他們相識十年,即便被調侃“聚集了江直樹和李大仁的全部優點”,歸根到底也是摒棄浮華的普通人。

林依晨表示婚後會多留時間陪家人,同時兼顧工作:“工作不是義務,我享受的是中間各種過程。”她還透露,自己想學衝浪、跳傘、滑雪等極限運動,挑戰勇氣並戰勝它。這是非常勵志的人生態度。

如今,台灣版《惡作劇之吻》已經過去十年,當時熱捧這部劇的女生大多已經成家,現在的女生,已經越來越少認同那種“竭盡所能追得男神”的價值觀,卻也忍不住在“袁湘琴”和“江直樹”重聚時,懷念當初追劇時的那份年少單純。或許,我們在懷念的同時更應該去慶幸,扮演“公主”的女孩在生活中並沒有成為“公主”,卻做了自己生活的主人。袁湘琴和江直樹沒有在一起,才是這個故事最富童話色彩的結局。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