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次看到台湾综艺爆料“你认为红得最莫名其妙的女明星”时提到林依晨,节目里说,她出道前其貌不扬、性格内向,没人看好,她却不服输,还说生活里的她自律严谨,处事百分之一百冷静,工作之外零应酬。

       

众所周知,林依晨在圈里一直有好人缘,去年婚礼宾客名单上,陈柏霖、柯震东、胡歌、陈晓东等合作过的男星都有出席。婚礼上,胡歌深情致辞:“原谅我盛装出席只为错过你。”陈柏霖学“李大仁”向新郎献上卸妆纸巾,希望他像“男闺蜜”般好好爱她。因工作无法到场的郑元畅也特地托人包上131400元的大红包,取谐音“一生一世”为新人送上祝福。

很多剧迷会说,林依晨简直是“人生赢家”,活生生地把偶像剧女主角的剧情搬入现实,但其实,林依晨本人的性格和偶像剧设定一点都不一样:台湾政治大学韩文系毕业的她从没有幻想过“袁湘琴”那种花痴加疯狂的爱情,也根本不赞同“程又青”的男闺蜜:“我对感情非黑即白,对异性要么是普通朋友,要么就是全部了解我的另一半,不会出现男闺蜜。”

       

生活里“完全不浪漫”的女生到底是怎样走入演艺圈的,说深了,这段经历其实包含着一段苦涩。林依晨童年生活拮据,六岁不到时父母离婚,她和弟弟跟了母亲,最开始入行的理由也是因为想赚钱给弟弟买电脑,弟弟毕业后,她还用自己的收入支持弟弟去法国留学。

       

电视剧《天外飞仙》杀青后,搭档胡歌为林依晨写过一段故事。林依晨拍戏时,一个星期有一半的时间在台北念书,一半时间在浙江横店通宵拍戏:“无论是谁碰到这样的状况都会发疯的,但笑容从来都不曾离开过她的脸庞,只要是在工作,她的状态永远是最好的。”

       

每个周一的上午,是林依晨离开横店前往机场的时候,通常这个时候,她已经连续两天两夜没有睡觉了。有一次,林依晨要赶下午两点的飞机,从横店去萧山机场需要两个小时,所以十一点半无论如何都要出发。上午最后一场是淋雨戏,这场戏十一点多才开拍,胡歌劝她别拍了,回来一样可以补。可是她决定留下,理由是拍雨戏准备工作很繁琐,她这一走工作人员都白辛苦了。“最后那场戏拍完已将近十二点了,我看著她全身湿透跑上了开往机场的工作车,那个背影让我感动了很久。”胡歌说。

       

胡歌和林依晨拍摄《射雕英雄传》

那些年,因为娃娃脸,林依晨在大陆、台湾的偶像剧里演的角色总也摆脱不了仙女、黄蓉、不谙世事的女生,生活里真实的她则被偶像剧的粉色泡沫完全掩盖掉了。硬要说,《恶作剧之吻》里的“袁湘琴”和林依晨唯一相像之处,大概就是曾经“灰姑娘”的状态了吧,但是,生活里的“灰姑娘”却没有倚靠任何一位男神的拯救,而是倚靠工作实现经济独立,自己掌握命运的大权。

       

林依晨爷爷去世的时候,她的妈妈和爸爸在离婚二十三年后首次“破冰”。后来,林依晨原谅了爸爸,主动约他一起骑单车,一周五次,一次两小时——成全是人生必修的功课。

       

林依晨不算特别高产的女艺人,但她的运气不坏,结婚前拍的古装剧《兰陵王》收视极好,她也终于演了一个有成长、有起伏、生命历程完整的女性角色。

       

当剧迷们还在羡慕她在戏中坐拥“N大男神”时,林依晨却选择在事业高峰暂别演艺事业,到伦敦大学攻读戏剧硕士,这个学位不是混文凭的进修班,要求全脱产学习。林依晨坦言,这个念头从15、16岁开始酝酿:“有些事、有些梦想若不趁现在做,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

       

去英国读书后,林依晨经常在微博分享她的生活点滴:没有带助理,素面朝天地坐在学校草坪上享受阳光的沐浴。在担任毕业短片演员和制片期间,他们用很少的经费筹建很简单的剧组,同学们挤在“大通铺”的宿舍里不分你我,林依晨在短片里的造型也堪称颠覆:画着烟熏妆、穿着皮衣和超短裤的朋克女青年。

       

当初《恶作剧之吻》里的“袁湘琴”早就消失无踪,现在的林依晨活得自在,并且真正地回归了一个普通人应有的生活。

       

在英国毕业之后,林依晨回国举办了婚礼。她的婚礼没有奢华的排场,也没有昂贵的行头:全程零赞助,喜饼订制公益爱心饼,珠宝首饰是施华洛世奇,三套婚纱中有两套是林依晨在英国买的,各约7到8万元新台币,另一套是造型师友人制作,总共约24万元新台币(约人民币4.8万余元),婚纱照也坚持以台湾的好山好水作背景。

       

和丈夫林于超

这些年,粉丝反复“撮合”林依晨和郑元畅,他们却知道“两个人完全不来电”。性格独立的林依晨有自己一套务实的感情观,她的先生不帅,既不是明星,更不算显贵,但他们相识十年,即便被调侃“聚集了江直树和李大仁的全部优点”,归根到底也是摒弃浮华的普通人。

林依晨表示婚后会多留时间陪家人,同时兼顾工作:“工作不是义务,我享受的是中间各种过程。”她还透露,自己想学冲浪、跳伞、滑雪等极限运动,挑战勇气并战胜它。这是非常励志的人生态度。

如今,台湾版《恶作剧之吻》已经过去十年,当时热捧这部剧的女生大多已经成家,现在的女生,已经越来越少认同那种“竭尽所能追得男神”的价值观,却也忍不住在“袁湘琴”和“江直树”重聚时,怀念当初追剧时的那份年少单纯。或许,我们在怀念的同时更应该去庆幸,扮演“公主”的女孩在生活中并没有成为“公主”,却做了自己生活的主人。袁湘琴和江直树没有在一起,才是这个故事最富童话色彩的结局。

       


本人所有文章都是(宝贝秋秋)千辛万苦为哥哥姐姐们呈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