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多年前,当某个巫统的极端学者在新加坡提出【大马来人主义】Ketuanan Melayu,将华裔及印裔视为二等民族的时候,马来西亚的非土著并未认真思考提出反对,加上一些表面开明的巫统领袖对非土著放话,叫非土著放心,没事,【大马来人主义】不是巫统的诉求云云。所以华人真的相信了,很放心了,大家也没放在心上。

       

结果,今天的巫统把【大马来人主义】深深植入马来人心目中,华裔及印裔都变成二等、三等民族的时候,大家才从睡梦中惊醒;当那些把Ketuanan Melayu视为理所当然,开口闭口对非土著呼呼喝喝,动不动叫你回中国回印度,甚至公然污蔑华人是外来的掠夺者,是强盗、小偷、妓女的时候;你想反对,想抗辩,想为民族讨公道,一切已经太迟。

同样的,今天看到一些非土著的国会议员州议员歪鼻们,纷纷穿上马来服装还戴上宋谷向马来高官恭贺开斋节,民联的国州议员也不落人后纷纷把自己装扮成非常讨好马来人的外表,引来不少网民批判;但是那些死忠的民联支持者,尤其是火箭的狂热粉丝却站出来【捍卫】他们的歪鼻偶像,还说并没有什么不妥。甚至反击那些批评者是在故意污蔑唱衰他们的歪鼻偶像,居心不良云云。

好了,既然今天大家都认为华人穿上马来服装完全没有不妥,那么,将来有一天,当这渐渐变成了理所当然的时候,教育部如果忽然下令所有的华小学生必须改换校服,男孩子必须穿纱笼戴宋谷。女孩子必须像国小马来女生一样穿类似Baju Gulong包头去上课,请问,身为学生家长的你还有什么理由反对?

因为华裔歪鼻都做了很尊崇Ketuanan Melayu的示范,我们还有什么立场和理由反对这种同化的措施?

嗯,或许有人会认为我是杞人忧天,不认同我的观点;那无所谓,就让时间证明吧。


images (1).jpg        

images.png          144764115590716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