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庆之,中国南北朝时期南朝梁将领。《资治通鉴》、《梁书》、《魏书》《南史》都记载了陈庆之的事迹。伟大的领袖毛泽东主席在解放后日理万机的国事操劳中,对正史《陈庆之传》一读再读,对传内许多处又圈又点,划满着重线,并充满深情地批注:“再读此传,为之神往”(张贻玖《毛泽东读史》)。

  陈庆之出身庶族读书人的儿子。两晋南北朝时期,庶族(下级地主或者读书人)和士族(高级地主或者读书人)之间的分界相当严格,庶族不太可能有出人头地的机会。而且他的武艺很差:“射不穿札,马非所便”,因此从青少年至中年都以宫廷侍从的身份度过。但他有胆略,善筹谋。在42岁那年获得了领兵作战的机会,从此迈向了大器晚成的人生巅峰。


       

  525年,陈庆之被任命为宣猛将军、文德主帅领兵两千护送萧综接管徐州。北魏派宗亲元延明、元领兵二万进犯徐州。陈庆之率部逼近敌人营垒挥师直击,最终二元的两万人马在一通鼓之间被陈庆之的两千人马击溃。这是他人生第一仗,也是传奇一生的开始。

  北魏后期,朝政腐败,萧宝寅、葛荣、尔朱荣等纷纷割据。元颢以本朝大乱为由降梁,并请梁朝出兵助其称帝。萧衍以元颢为魏王,以陈庆之为假节、飙勇将军,率兵7000人护送元颢北归上洛阳称帝。萧衍的敷衍和元颢的试探性称帝成就了陈庆之。

  元颢没打算打下洛阳,他出兵不久就称帝不走了,封陈庆之为卫将军、徐州刺史、武都公,命其继续督军西上攻荥阳。于是,陈庆之率七千部队开始了神话般的北伐之旅。史上习惯称之为“七千白袍”,七千部队由三千名步行骑兵和四千步兵组成。这七千人中有几位很有名气,比如隋朝开国皇帝杨坚的父亲和西魏大将军杨忠。

  中大通元年,陈庆之领兵攻占荥城,进逼梁国。攻克荥城后,进军睢阳。睢阳守将以十倍兵力据营防守,连筑了九座营垒抵挡。陈庆之七千对七万,一上午就攻陷了其中三座,守将投降。元晖业率领近卫部队两万人占据考城阻挡陈庆之。陈庆之“浮水筑垒”,攻下考城,生擒元晖业。获胜之后,陈庆之继续进军洛阳。

  同年,魏帝元子攸分派部众扼守荥阳、虎牢等地,以保洛阳。杨昱、王元庆、元显恭等率羽林军7万守荥阳。魏军兵锋甚锐,荥阳城坚,陈庆之没有攻下。此时,魏将元天穆遣尔朱吐没儿领胡骑五千、鲁安的夏州步骑九千增援杨昱,遣尔朱世隆、王罴率骑兵1万,进据虎牢。魏军共计30万人,对陈庆之进行合围。不久,元天穆与尔朱吐没儿相继而至,魏军一时旗鼓相望。没想到包围圈刚形成,还没来得及进攻,陈庆之已经攻下了七万守军的荥阳。俘杨昱,杀其属下37将,生刳其心而食。

不久,元天穆等引20万援兵围城,其中有十五万是精锐的少数民族骑兵。陈庆之遂率3000精骑背城而战。三千对二十万,双方大部是骑兵。陈庆之三千人全歼北魏二十万援军,鲁安于阵前投降,元天穆、尔朱吐没儿单骑获免。之后,陈庆之带这三千人进军虎牢关,守将尔朱世隆不敢战,弃城而逃。此时,陈庆之距离洛阳只有一步,洛阳守将元、元延明直接投降。元颢遂入洛阳称帝。元颢改元大赦,加封陈庆之为侍中、车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增邑万户。

  不久,上党王元天穆、王老生、李叔仁又率兵4万攻克大梁,并分遣王老生、费穆进据虎牢,刁宣、刁双入梁、宋。陈庆之闻后,率军掩袭,魏军皆降。元天穆率十余骑北渡黄河而逃,费穆忽闻元天穆北逃,遂降陈庆之。陈庆之和部下皆穿白袍,一路上所向披靡,所以洛阳城中童谣曰:“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兵万马避白袍”。

  接到一连串的败阵报告后,尔朱荣倾北魏百万之众攻打洛阳。陈庆之在元颢看来虽然功劳盖世,但一开始就没想把答应南梁的条件当回事的元颢不可能重用他。陈庆之自己也清楚,因此主动要求到黄河以北去防守洛阳的郎城。尔朱荣要和陈庆之分个高下,于是一直攻打陈庆之,三天打了十一仗,七千人的陈庆之部队把上百万的尔朱荣部队打得死伤惨重,尔朱荣下令退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