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海上的私人島嶼瓊比灣(Jumby Bay)雲集世界頂級權貴的豪宅。但是,島上最受人尊敬的「居民」從不出沒五星級酒店、娛樂設施,也從來不用買單。

而且,他們在島上的定居史遠遠超過人。

位於安提瓜和巴布達以北海域的這個小島上,有著世界上歷史最為悠久的嚴重瀕危物種玳瑁海龜研究項目。

明年,研究項目就要滿30歲了。項目資金完全來源於在瓊比灣有房產的富豪。比如,森百瑞勛爵—英國森百瑞超市連鎖集團的前任主席、(英國)小說家肯·弗萊特(Ken Follett)。

原來人們以為,玳瑁太善變,神秘,但不好研究。但是,(瓊比灣)研究人員已經搜集到大批數據,超過其他任何一個研究項目。

目前,世界上玳瑁海龜數量逐漸增加的地方為數不多,瓊比灣就是其中之一。

           
不久就可以用GPS跟蹤海龜了            

熟悉的面孔        

過去30年間,研究人員已經為將近450隻玳瑁戴上了標籤。監測數據顯示,在這裏築巢繁殖後代的玳瑁增加了三倍。

這是因為,研究人員和志願保護者投入了相當的苦功夫。玳瑁每年一次的繁殖期長達五個半月,期間,每天晚上,都有人每小時定期巡邏。現在,在島上的「牧場海灘」築巢產卵的所有玳瑁都已加戴上標籤「驗明正身」。

明尼蘇達大學的塞斯·斯特普爾頓博士(Seth Stapleton)是項目負責人。他說,2014年監測到的玳瑁數量創下紀錄,總計將近90隻。

他說,「項目剛開始的時候,每一季大約才有30隻。更加令人矚目的是,現在,我們還經常看到1980年帶上標籤的玳瑁返回這裏產卵。剛帶標籤的時候,這些海龜年齡大概在15到20歲期間。幾十年過去了,其中幾只還在生孩子!」

玳瑁龜外殼漂亮、華貴,可以用來做首飾、眼鏡等等,價格不菲。因此,多年來,玳瑁一直就是人類狩獵的對象。過去200年來,全球總數減少80%。1996年玳瑁被列為嚴重瀕危物種。

雖然龜殼交易已被禁止,但是,玳瑁存活下來的概率仍然很低。面對無處不在的海洋天敵,只有千分之一的小海龜能長大成「人」。

           
產卵發呆期,雌龜沒有防禦能力            

「產卵發呆期」        

另外一個因素是,玳瑁成熟很晚,通常至少要到15歲才開始繁殖後代。

斯特普爾頓說,瓊比灣的研究項目積累了大量重要信息。「現在我們習以為常的一些細節,其實都是在這裏學到的。比如,玳瑁並不是每年都產卵。他們一年可能繁殖四到五次,每次產卵大概150枚,然後會停一到兩年。」

「但是,未知數還很多。比如,玳瑁能活多久。我估計大概是在50-60年。」

產卵期間,雌龜陷入呆滯狀態,動作遲緩,對身邊環境渾然不覺。給玳瑁帶標籤,通常都是選擇在「產卵發呆期」。所以,有標籤的大多是雌龜,因此,收集到的數據大多也是關於成年雌龜的。

現在,研究人員開始從剛剛孵化的小海龜身上採集基因,積累有關雄龜的信息。

計劃明年還要布置三台衛星裝置,用GPS跟蹤玳瑁。斯特普爾頓說,這將幫助人們更好地了解海龜在繁殖期後的行蹤。

           
義工跟蹤沙灘上海龜的「足跡」            

母親的毅力        

從生態環境來看,玳瑁也發揮著重要作用。玳瑁以海藻為食,有助於保持珊瑚礁的健康。

「安提瓜環境宣傳組」的阿什頓·威廉姆斯(Ashton Williams)說,遺憾的是,現在大陸仍然存在捕獵殺龜、取殼吃肉的現象。

他說,一次在「會合灣」跟蹤玳瑁的「足跡」,發現「腳印」突然消失。「我們可以明顯看到痕跡,一頭海龜被翻個肚皮朝天,被人拖走了。」

「所幸的是,雖然上了歲數的人還有一些愛吃這一口,但是年輕一代對吃龜肉已經不感興趣。不過,還流傳著龜卵壯陽的迷思。」

威廉姆斯從事海洋生物保護工作已經35年了。他說,「玳瑁給我印象最深的是雌龜的決心和毅力。她們離開自己熟悉的安全環境,甘願置身於危險之中,全都是為了後代的存活。」

「進入產卵發呆期,根本無法防禦天敵。闖過這麼多關,最後卻被人殺掉。真傷心啊。」

瓊比灣現在是玳瑁產卵點最密集的地方之一,每隔兩三米就有一個。

瓊比灣度假村的發言人多娜·庫克說,沒有島上居民的慷慨捐助,研究項目根本不可能進展下去。

「現在,玳瑁在我們這裏絕對安全。這樣的地方在全世界屈指可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