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文昌东郊镇的黄先生告诉记者,他和妻子琴琴(化名)是在广州打工时认识的,随后琴琴随黄先生来到文昌,并嫁给了他。“20多年来,我们关系一直都很好,甚至连吵架都很少。”黄先生说,去年5月20日当天,妻子还特意发来“老公,我爱你”的短信,这让黄先生倍感幸福。

  然而,黄先生万万没想到,妻子竟然会出轨。2014年6月份,琴琴告诉黄先生,想去广州看望儿子。黄先生高兴地将琴琴送到了机场,就在琴琴掏出身份证到柜台领取机票时,工作人员的一句话让黄先生起了疑心。工作人员表示订购的机票有两张,并且都是同一账号付款,询问琴琴是否还要领取另外一张机票。“听到这话,我也纳闷,可妻子解释可能是工作人员搞错了,于是便匆匆过了安检。”

  在回家的途中,机场工作人员的这句话一直在黄先生耳边回响,难道有其他人与妻子一同去广州?第二天一早,黄先生便拨打了远在广州儿子的电话,得知当天看望儿子时,妻子琴琴是与一名陌生男子在一起。黄先生立即拨打电话质问妻子,结果遭到妻子的否认。

  妻子离家出走不知所踪,黄先生怀疑妻子与他人有染,经过大半年的跟踪寻找,花费10多万元,他最终在一小区的出租房内找到了妻子,此时,妻子正与一名男子张某(化姓)在一起。据了解,张某系文昌市东郊镇政府的一名公务员,家中有妻有儿。回到家后没几天,妻子再次“失踪”,黄先生一怒之下,向文昌市纪委实名举报张某。

  妻子离家出走丈夫花10多万元寻找        

  妻子去了广州之后,有一个多月没回家。黄先生打电话告诉妻子,如果她真有了外遇,他愿意离婚,希望妻子尽快回家将此事如实告知。

  “听说我愿意离婚,妻子回到家中。”黄先生说,起初,妻子一口否认,但黄先生提出了许多疑点和证据,妻子默认了。妻子请求黄先生的原谅,表示希望能够继续一起生活。然而,没过两天妻子突然离家出走。从此,隔三岔五,妻子回到家里呆不上两天就出走。由于妻子出走时间长,期间黄先生也曾先后两次向当地派出所报案。

  妻子的多次出走,让黄先生非常气愤,“她根本忘不了那男的。”去年8月份,妻子出走后再也没回来,黄先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决定一查到底。

  黄先生以前在广州曾做过保安工作。他偷偷将妻子使用的另外一个电话号码给记录下来,通过调查,他发现这张电话卡是张某(化姓)的,黄先生又通过打听走访,找到了张某的工作单位和车牌号。

  “我知道,她一定是跟这个男的住在一起。”黄先生说,就在他寻找妻子的时候,曾有不少朋友告诉他,他们都在文城镇见过其妻子。每一个宾馆、每一家酒店,黄先生几乎走遍了,他甚至放弃工作,还将家里的土地租了出去筹备资金。

  黄先生说,妻子琴琴的老家在重庆,其姐姐在广州,为了找到妻子,黄先生多次往返两地,花费了大量资金,大半年来,他共花费了10多万元寻找妻子。

  耗费大半年安装定位仪找到妻子        

  就在黄先生苦寻妻子一筹莫展时,他的一位好朋友得到了一个线索,称看到了张某的车辆。于是,黄先生便和朋友一直尾随车辆来到了清澜某小区。黄先生断定妻子就和张某住在一起,为了打探到妻子入住的房屋,黄先生在小区内一宾馆住下来。他将事先买好的一部定位仪安装在张某的车上,可供他随时观察。

  今年4月6日下午6点多钟,黄先生看到妻子和张某走出了小区,两人穿着睡衣。

  晚上8点40分,妻子和张某回到小区,黄先生突然出现,将两人堵在了小区单元门口,随后向警方报警,妻子见状立即跑进了屋里。“这简直就是他们的第二个家。”黄先生说,随后他和赶到的民警一同进入到妻子的住处,屋内家电齐全,妻子的衣物、化妆品等生活用品都在房内,看到这一切,黄先生心如刀绞。

  5月7日,记者向文昌市清澜派出所了解情况。

  据该所一负责人表示,当时民警接到报警,报案人称自己的妻子被绑架。民警赶赴现场看到,在小区的单元门口,有两名男子正在争执,报案人黄先生称其妻子与该男子有通奸行为,要求在民警的帮助下前往妻子住处。

  随后,民警与黄先生等人上楼敲门,黄先生的妻子打开了房门。当天晚上双方并未发生冲突,张某声称没有与黄先生的妻子同住在一起。考虑到这是一起家庭纠纷,民警随后将三人带回派出所进行了口头教育。

  丈夫实名举报公务员与其妻子通奸        

  黄先生告诉记者,与他妻子同住在一起的张某系文昌市东郊镇政府的一名公务员,家里有妻有子,这套房子是他专门租来居住的。

  原本以为通过这种方式找到妻子,妻子就不能狡辩能够回心转意,然而,黄先生的希望落空了。妻子回到家中,起初和以前一样,恳请黄先生的原谅。但是4月9日,妻子接到一个电话后没多久便再次离家出走,至今杳无音讯。

  “我只知道她在广东,通过两次电话,但后来就没有通电话了。”原先和睦美满的家庭落成这个地步,黄先生将责任全怪罪于张某,一气之下,他将此事向文昌市纪委进行了实名举报。

  记者了解到,目前,文昌市纪委已对此事介入调查。同时,记者从文昌市东郊镇政府获悉,张某系该政府一名在职人员,是一名党员。当天,记者尝试与张某取得联系,但对方始终没接电话。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但黄先生却选择了一种极端的方式来平息心中的怒火。

  5月7日,黄先生拿着一份事先写好的一封名为“丑闻告天下”的信件来到当地复印店,“我现在要把这个写成大字报,过两天就到当地重要的街道贴上,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张某)害了我的家庭。”

  “这样做,你不担心丢面子吗?”面对记者的询问,黄先生表示,他已经做好与妻子离婚的准备,目前东郊镇上很多居民都已经知道了此事,他和儿子无脸面住在老家,只好暂时住在文城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