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242118_1.jpg

       

   自由談    來源:鳳凰評論獨家出品    

                                                                                               作者:佘宗明                                                                                                                                
                                                979人參與                                                 774評論                    
                                                                                                   

「路德」虧欠,就必然會豁開汽車時代的文明疤痕。就此看,女司機被暴打事件,絕非坊間瑣事那麼簡單。而我們也希望,這種社會衝突能在文明觀念的磨合中,催生出守法共識和路權邊界意識,而不是在擾攘的口水戰中浪費聚同化異的機會。

                                           

—「誒?你看沒看過一部武俠小說,裡面有個人出手奇快,路線詭異,方圓幾米之內無人敢近身。殺招有時不受控制,情緒激動時才能發出來,但一旦放出來殺傷力極強。是誰啊?」

—「你確定你說的不是女司機?」

這 年頭,「女司機」已然跟女博士一樣,成了網絡惡搞界面中的特殊物種,其默認技能就是被黑。而日前一則新聞為黑「女司機」再添段子梗:事情跟一段「女司機慘 遭男司機暴打」的行車記錄儀視頻有關。畫面中男司機動作凶悍,35秒內4次踢中女司機臉部,致其腦震盪,這迅即引發公憤。

可劇情很快發生 轉向:原來男司機揍人前「事出有因」——先是女司機飛速切換三條車道,別了男司機,他就上去也別了一次女司機。「什麼仇怨」模式也由此開啟,如果說雙方交 鋒在「口炮」中落幕也就罷了,可這對司機在「斗車」中糾紛升級:女司機又追上去別了男司機,男司機則拉下女司機一頓狠揍。

一時間輿情風向陡轉:不少網民都為施暴行為叫好:「是我我也打」「為民除害」……更有甚者,對其涉事女司機盧某的姓名、情感經歷進行人肉,扒出她之前開車孩子從車頂伸頭、曾當街佔道、多條違章未處理、「敲詐前男友」、開房紀錄等「劣跡」。

男VS女,「路霸」VS「路怒」    

美 國專欄作家格拉德維爾曾指出,某個事件、物品、現象能引爆輿論,往往離不開三大法則——個別人物法則、附著力法則和環境威力法則。若將女司機慘遭暴打事件 的高關注度置於該框架下解讀,那毫無疑問,其附著力因素就是「男VS女」「換道VS施暴」等極具傳播誘導性的戲劇性元素,而環境威力則是公眾意緒層面對違 規變道行為的普遍反感。

應看到,該事件之所以會持續發酵,跟其勁爆跌宕的情節不無關係:肆意變道—報復性還擊—隔空對罵—置氣斗車—當街施暴,這鏈式的矛盾激化過程,著實有動作大片的即視感。何況是男司機打女司機,直接踢臉部,這也為其輿情衝擊力加持。

本來此事上的是非不難判斷:盧某違規在先,挨打在後,雖然聽上去有些因果報應論的意味,但男司機兇狠施暴,亦屬違法。他最終因打人被拘,也算是自獲其咎。輿論也理應摒棄對其暴力刑警的「俠義想像」。

53242118_6.jpg        

女司機盧某說,網傳「小孩半身站出天窗」屬實,但「小孩因為想看風景,沒往外丟紙」。針對樂山佔道傳言,盧父解釋近三年該車基本是他在開,未到過樂山。        

可 在網上,大批網民卻力挺「活該被打」,甚至挖墳黨般地挖出盧某的私生活,這不能單純歸結為民粹心態:很多人嘴裡喊「打得好」,其實是在表達對「路霸」式駕 駛陋習的痛恨,而非對「路怒」的認同。特別是違規變道,若引發車輛擦撞,車體劇烈搖晃極易引起爆胎進而導致事故;就算無事,也會造成驚嚇效果。儘管交通法 規中對此有法則,可在交警和探頭不可能無遺漏地取證,許多公路已成事實上的「自治地」的背景下,它根本就沒得治。正因如此,有些人覺得要遏制這危險行為, 只能靠私力懲戒。

這想法很粗暴:若因別人違規就亂拳痛打,尤其是在路上施暴,也是種危險之舉。它非但會造成人身傷害,還會製造另一種交通 隱患。這種看似快意恩仇的做法,只能是洩私憤,而難以矯枉,也很難披上正義外衣。套用一句流行語就是:若「以暴治亂」「以私刑替代公法」有用,還用法治幹 嘛。而搞人肉,也是如此。

為什麼被黑的總是「女司機」    

值得注意的是,該事件再度讓「女司機」群體跟著躺槍。微博上,那些黑「女司機」的段子又藉機泛起:「今天開車在路上緩慢地走著,一個女司機開車迎面而來,忽然我看見她的雨刮動了起來,這時我一腳剎住,因為我知道她要轉彎了」……

事 實上,黑「女司機」已成一種風尚。若你在新聞裡看到「女司機」,其形象大抵就是:把油門當剎車,倒車必出事故。以至於,眼下女司機成了「智癌」「不靠譜」 的代名詞。而類似「成都姑娘駕照兩年考了19次」的新聞,也應景地配合了這種形象固化之需。若把視野拉到更遠會發現,在媒體報導中,當造成事故的司機是男 性時,通常不會刻意強調其性別,但若是女性,新聞必定要突出「女司機」這一關鍵詞。

龍應台曾撰文感慨:「我很遺憾我是個女的」,她被介紹時通常被說成是女作家而非作家。而女司機也無異於性別歧視在交通領域的體現:社會在渲染這類詞眼時,某種程度上也是在歸結事故原因——「女司機」本身也是事故原因之一。

這 是種傲慢與偏見:在性別比較學中,確實有研究表明,生心理條件決定了,女性在方位感、應變能力等方面通常不如男性,但更謹慎;男性飆車、酒駕等情況出現幾 率則高於女性。有媒體報導,北京交管部門公佈的統計數據顯示2007年北京有139.8萬女性駕駛員,佔全體駕駛員總數的30.7%,可女駕駛員負同等以 上責任的一般事故總共只有176 起,僅佔一般程序處理事故總數的3.3%;而造成了死亡的重大和特大事故中,女性肇事24起,僅佔當年事故總數的2.2%。而對車輛投保時,女性司機所繳 納的保費也低於男性,這也跟二者開車風險的高低掛鉤。

將「女司機」污名化,是社會分工中「病態的男權視角」殘留的產物,也是男權本位觀念對女性突破壟斷的排斥,其基本手法就是以偏概全。像該事件中,盧某違規變道確實問題不小,可它無關性別,只是個體責任問題,用不著用「女司機通病」來為其背鍋。

汽車時代的「路德」虧欠    

為了搶速度不停穿插並線,還不打轉向燈;為了洩憤在公路打人……女司機慘遭暴打事件,被有些人戲謔為「自私鬼遇上暴力狂」,但它說白了就是兩種違規的衝撞,而這其實也是私車消費進入大眾化節奏後汽車公民道德跟不上的負反饋。

53242118_7.jpg        

在韓國街頭行車,並不用擔心「堵死」,而只是流速緩慢而已。開車人的自律和規範行為,是形成有序的城市交通的基礎。        

有數據顯示,迎來「汽車時代」的中國,交通事故死傷人數連續多年來高居世界第一。與之對應的,是國人駕駛陋習之普遍。就拿頻繁變道、隨意「加塞」來說,很多人對此習以為常,可在國外比如韓國,應急車道、巴士專用線都在很顯眼位置,頻繁變道被視作低素質、無廉恥的駕駛行為。

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陳建功在國外駕車時,就曾深刻感受到國外「重視他人的存在」和「公德意識」與國人的差別。在他看來,中國的汽車公民道德普及才剛剛起步,缺乏一套道德與文明的體系與之配套,為此他還呼籲大中城市設立每月一日的「知恥日」,宣傳「搶佔應急車道為恥」等。

眼下國內不少城市施行了信息屏公示違法車牌、設置「前方電子警察注意違法變道攝錄」標牌等做法。此外,很多地方還應從完善上下匝道距離,也想法子降低對惡意別停他人車輛行為的舉報舉證成本,不能讓規則設計缺位成為矛盾叢生的契口。

「路德」虧欠,就必然會豁開汽車時代的文明疤痕。就此看,女司機被暴打事件,絕非坊間瑣事那麼簡單。而我們也希望,這種社會衝突能在文明觀念的磨合中,催生出守法共識和路權邊界意識,而不是在擾攘的口水戰中浪費聚同化異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