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红雷,1970年8月16日出生于哈尔滨,中国影视男演员。1997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        

       

1997年凭借话剧《全是北京人》获文化部“优秀表演奖”。

1999年出演首部电影《我的父亲母亲》,正式进入电影圈。

2000年凭借话剧《三毛钱歌剧》获第17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同年参演电视剧《像雾像雨又像风》,因剧中的饰演的阿莱一角而成名。

2003年凭借电影《周渔的火车》获得第10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

2005年出演徐克执导的古装武侠片《七剑》。

2008年凭借在电影《梅兰芳》中饰演邱如白一角受到关注。

2009年凭借《潜伏》获得第27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优秀男演员奖以及第15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电视剧最佳男演员奖。

2013年,主演警匪电影《毒战》。

2014年,主演电影《触不可及》。

2015年6月19日,主演的电影《少年班》上映。

       

小学四年级时,孙红雷得知,家里要推迟两个小时吃晚饭,因为母亲下班后,要去捡破烂贴补家用。一天,母亲轻言细语地对他说:『三郎,你放了学也和妈一起去捡好吗?』『不,我要做作业。』他飞快地答道,不敢看母亲的眼睛。这以后,孙红雷开始变得孤僻、沉默。

有一天,孙红雷放学回来,走到二楼楼梯口时,看到母亲正背对着他站在走廊里。『请问,家里有人吗?』孙红雷听到母亲讷讷的声音,几秒钟之后,那家的门嘎吱开了,却很快又哐当一声的关上了,伴随着没好气的一声:『又来借钱?我们没有钱!』孙红雷鼻子一阵发酸....

       

『走,妈,今天我陪您一起去捡破烂。』一个周末,13岁的孙红雷主动牵起了母亲的手,那天,母子俩直到天色发黑了才回家。第一次随着母亲外出做事,孙红雷深深体会到了其中的艰辛。为了捡一个漂在臭水沟里的塑料瓶子,母亲不惜脱了鞋走进发黑的脏水里;在一家书店前见到几张破牛皮纸,他刚捡起来就被老板呵斥:『滚!叫花子。』

然而,母亲对此种种却习以为常,脸上始终保持着淡然的微笑。中午,当母子俩坐在河堤边的石头上休息时,母亲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橙子,剥开,反复挤压几下,然后掏出一面小镜子,对着它把那些橙汁一点点细致地涂在脸上,看着儿子诧异的眼神,她一边涂一边笑道:『橙汁可以美容呢。人家看不起我们不要紧,自己要看得起自己,要爱自己,要让自己快乐。』『妈....』那一刻孙红雷震惊了,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母亲,无比敬佩。

       

1995年5月底,孙红雷揣着8000元和一部手机,来到北京报考中戏。700 多人参加考试,孙红雷成了唯一的幸运儿。

母亲杨淑英特地来到北京看望儿子。同学们吵着要老人家请客,她高兴地答应了,将孩子们带到学校附近的一家餐馆。由于这些上中戏的孩子家境都比较好,满不在乎地点了不少菜,结果七个人一顿竟吃掉了八百多元。母亲临走时,孙红雷发现母亲居然没有买卧铺。『这么远的路,您省这点钱干吗?』孙红雷急了。母亲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低下头说:『三郎,实话给你说,妈没钱了。』『我给....』话一出口,孙红雷突然意识到,自己手上也只有几十元了,那 8000 元,吃住加上学杂费,也所剩无几。『对不起,妈。』孙红雷哽咽了。母亲抬起头,苍老的脸,却笑成了一朵菊花:『别这样,你这么有出息,妈不知道有多高兴,妈就是一步步走回去也愿意。』孙红雷紧紧攥着母亲的手,眼泪蓄满了眼眶。

       

孙红雷跻身一线演员行列后, 2004 年8月,他特地把父母接到北京,然后将一把钥匙放到了母亲手心:『妈,以后您二老就在这里养老吧,这套房子就算我送给妈的礼物。』杨淑英像孩子般咧开嘴笑了,笑得那么沉醉....这是一个母亲最幸福的时刻。

2008 年春节,大年初七那天,因为高血压、冠心病等并发症越来越严重,母亲在孙红雷怀里永远地睡着了。

生活还要继续,只是很多人发现,经历了丧母之痛的孙红雷,在演技上有了微妙的改变。以前他扮演的角色都是一味的剑拔弩张、冷硬入骨,而现在,他开始在角色里注入一些崭新的东西。比如《梅兰芳》中的邱如白『阅尽天下爱恨』的孤单与收敛,比如《潜伏》中的余则成『泰山压顶而不改色』的执著与沉静....孙红雷更成熟了,也更有担当了!2010年9月21日,在第八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上,孙红雷连夺最佳表演艺术奖、最佳人气奖、观众喜爱的男演员奖三项大奖,成为最大赢家。在万众瞩目下举起奖杯时,孙红雷含泪说了一句发自肺腑的话:『感谢我那天堂里的母亲。』

       

那一刻,喧哗的现场一片寂静,只有轻轻的欷歔和哽咽声。在晶莹的泪光中,孙红雷仿佛又看到了母亲,她在不远处对他温暖地微笑,就像握着从未曾熄灭的爱和希望....


本人所有文章都是(宝贝秋秋)千辛万苦为哥哥姐姐们呈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