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c4b71d1.jpg

1奇葩遭遇:

「怎麼證明我媽是我媽!」

  事情是這樣的:小編的朋友陳先生一家三口準備出境旅遊,需要明確一位親人為緊急聯絡人,於是他想到了自己的母親。可問題來了:他需要提供他母親是他母親的書面證明。


  可是,陳先生在北京的戶口簿,只顯示自己和老婆孩子的信息,而父母在江西老家的戶口簿,早就沒有了陳先生的信息。在陳先生為此感到頭大時,有人指了一條道:到父母戶口所在地派出所可以開這個證明。


  先不說派出所能不能順利開出這個證明,光想到為這個證明要跑上近千公里,陳先生就頭疼惱火:「證明我媽是我媽,怎麼就這麼不容易?」而更令陳先生窩火的是,這一難題的解決,最終得益於向旅行社交了60元錢,就不需要再去證明他媽就是他媽了。


   據小編瞭解,這樣的奇葩「證明」不在少數。很多人在辦事過程中遇到過類似令人啼笑皆非的證明:要證明你爸是你爸,要證明你沒犯過罪,要證明你沒結過婚, 要證明你沒有要過孩子,要證明你沒買過房……這樣那樣的證明,有的聽起來莫名其妙,辦起來更讓人東奔西跑還摸不著頭腦……


2怎麼解決:

打破信息壁壘

讓數據多跑路,讓百姓少跑腿

  小編也很疑惑,辦個簡單的事兒,咋需要這麼多證明?有這個必要嗎?近日,人民日報在《關注改革「最後一公里」·聚焦社區治理》的報導中一針見血:證明過多過濫,除了審批事項太多外,還因為原本應由相關職能部門之間相互核實,但同級職能部門之間卻互相推諉。


  說白了,就是要審批的事項很多,可誰也不願擔責。小編辦事就曾遇到過「部門A說需要部門B的證明,而部門B說沒有部門A的證明我用什麼來證明」,就像是你要給我蛋,才能孵出雞,而我說你要給我雞,才能生下蛋。這樣的僵局,往往託人能打破。


  更奇葩的是,當我們去問工作人員為什麼要這個證明,得到回答往往是「就是這麼規定的」,一句話嗆得你無語凝噎。


   當然嘍,小編也是個通情達理的人,當然知道一些必要的證明是應該的,但花點錢、找找人就行,或者在沒有知情權的社區蓋個章也行,這總說不過去了吧!因 此,各級政府部門有必要結合簡政放權的時代要求,與時俱進地對需要當事人提供的材料事項進行梳理,能免的就免、能簡的就簡,從源頭上減少對證明的需求。


   如今,信息化已為現代社會治理提供了可能和便利,真要下決心解決,並不是什麼難事。小編覺得,解決證明過多過濫問題,當務之急是需要打破政府各職能部門 之間的信息「壁壘」,通過一定的規則和權限設置,讓公民基本情況實現共享。這樣,老百姓才不會再為各種證明四處跑腿,不需要解答「怎麼證明我媽是我媽」這 樣的世界難題了。


3盤點:

那些讓人哭笑不得的「奇葩證明」

單位錄取新人,社區開具「人品證明」

  小威畢業後找到一份銀行押運的工作,公司要求他到社區開具一份「人格擔保證明」,以保證小威在學習生活中作風優良,無劣跡行為。

做人流手術,需要證明「自願的」

  某社區的居民小王和愛人來到社區辦公室,原因是愛人要流產,醫院要求社區出具證明,說明小王的愛人是自願流產。

開飯店辦執照,社區擔保「不擾民」

  哈爾濱的孫女士兌下一家門面,準備開飯店,到工商局辦營業執照時被告知須到社區開一張改變房屋使用用途的證明,同時證明飯店的經營不會對周圍民眾生活造成困擾。

摔傷申辦保險的「非打架鬥毆受傷」證明

  某社區一位70多歲的老太太在自家衛生間摔倒受傷,保險公司要求老人到社區開一張「非打架鬥毆受傷」證明才能進行賠償。

去銀行換殘幣的「非故意燒燬錢幣」證明

  宜昌的林師傅不小心把10塊錢掉進了煤爐裡,燒缺了個角。銀行要求他找社區開一個非人為故意的證明,才予以兌換。

開出租,證明「3年內沒有重大交通事故」

  太原市的老李具備開出租車的資歷與駕齡,但太原市客運辦要求運營出租車必須要證明本人在最近三年內沒有重大交通事故。

醫保報銷,證明「自己扭傷腳脖子」

  居民因腳扭傷報銷醫藥費,需要社區證明他在某年某月某日在小區某個路口自己扭傷了腳,造成骨折,否則醫院不予報銷。

(摘自微信號「人民日報政文」 作者:黃慶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