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节日期间,西安华清池景区内贵妃出浴雕像遭游客袭胸的照片充满了各大媒体,尤其是遭遇工作人员制止时的“花钱进来为什么不能摸”那有钱任性的回复更是让人惊掉眼球,原以为深入美国南方旅游的我看到这样场景的可能性很小,不想我却错了。

在大烟山景区碰到了这辆旅游巴士的时候我和丫丫正悠闲地在不同的美国南方特色商店中闲逛,我的耳膜竟意外地捕捉到了中文的争吵声,一个人的中文说得比较吃力,夹杂着英语单词,带着浓重的广东口音,声调较低;而另一个则带着明显的东北口音,声调很高,身旁还有四、五个同样口音的人在帮腔,其中有个人不屑地喊道,“我们是拿大笔钱来美国消费的,是在帮助挽救美国经济你懂不懂,晚回来一会儿你哪来这么多的啰嗦”。我大致搞懂了事情的原委,会说粤语但普通话不大灵光的是导游,旅游巴士在每个地点的停留时间是有限制的,由于这几个大陆游客忙于购物没按规定的时间返回,导游便批评了他们几句要“遵守时间”、“尊重其他游客”等,不想却招来了这些有钱大爷们的集体围攻和推搡。我拿起手机想拍下这些人揪着导游衣服的场景,几乎和我一样身高的丫丫却狠狠地拽住了我的手。眼看矛盾要激化,这时车上有游客下来准备打电话叫警察帮助,这几个人见状才骂骂咧咧地松开导游走回巴士座位,导游马上告诉司机开车,透过车窗可以看到各种肤色的乘客都有,脸上明显的憎怒和不屑让同样肤色的我顿生出一种挫败感。

 

曾几何时,富裕起来的中国人中的“戾气”也跟着升级了,看看最近围绕着因突然别道所引发的女司机被打事件所发生的种种,就可以看出这股戾气的严重程度。我们学校有个大陆留学生圣诞假期回国省亲,回来后讲述的感受让我很震惊。他说自己没出国前觉得中国很好,中国人也不错,搞不明白为什么总会有人会说中国人的坏话,在美国待了一年半后再回国小住才想明白了,不说雾霾、有毒食品等这些更严肃的话题,光说国内的生活氛围就太令人难以忍受了,整个社会充满了戾气,并且随时可能爆发。有一次他在老家的一个餐馆里看到两个陌生人,不知为什么杠上了,一个人责怪另外一个人拿眼看他了,破口大骂“瞅你妈X啊”,另一个立马冲上去开打,冲突升级的速度之快让他难以置信,更可怕的是类似事件居然屡见发生。这位同学说自己在美国养成的见人微笑问好的习惯回国后不到一天就戒掉了,因为别人觉得他像傻瓜,甚至被怀疑有病。在美国养成的要和身旁人保持足够礼貌空间的习惯让他处处碰壁,譬如坐公交车的时候不拼命挤的话永远上不去,挤的话有可能酿成冲突,而稍微上慢了司机又可能破口大骂。在美国的一年半里他没被偷过骗过,而回国后出门要时刻护着自己的口袋背包,心思都用在了防备别人保护自己身上了,用他自己的话说“真可谓身心俱疲,有比较才有鉴别,我现在也忍不住加入说国人坏话的行列了”。

而这几年随着国人走出国门,这种“戾气”也开始被世界诟病。据美国中文媒体报道,去年一位大陆游客在洛杉矶国际机场入关时,海关关员向他例行问询此行来美的目地,他很不耐烦地向旁边的中文翻译人员嘀咕“海关人员怎么废话一推,大爷我可是拿了大笔钱来美国消费的,再啰嗦大爷就不来了”。没想到的是美国海关人员还真“满足”了他的愿望,在他的护照上盖了一个不准入境的印章,让这位“有钱就是大爷”心态的大陆游客当场哑口无言。另外还有几个被媒体吵得比较热闹的案例,包括某国画家因不满空姐拿开水的速度慢了向她扔塑料杯而在被控袭击罪、去年底的大陆游客在曼谷飞往南京的航班上向空乘人员泼热水和泡面、乘客自行打开正滑行中的飞机应急出口门货舱们等等,以致海外媒体连连惊呼中国游客的任性程度,若是发生在美国的话或许都要坐牢了。

现如今有钱任性的中国人已成了世界各国又恨又爱的群体,爱其一掷千金的消费,恨其不守规矩的任性,拥挤、推挡、不排队、在室内大声喧哗、在公共场合随地吐痰等已经成了牢牢贴在中国人身上的标签,其结果是很可能给自己惹来麻烦。就像前面我遇到的几名大陆游客,若导游不是息事宁人而是选择报警的话,美国警察很可能会以“骚扰”(assault)嫌疑将几名动手的游客带回去调查,其结果不仅败了自己的游兴,而一旦被正式指控的话那麻烦就没完了。

后来我问丫丫为什么要阻止我拍照,她说那些人的凶相让她担心,怕他们发现我在拍照来打我们,她小声地解释说,“妈咪我真不是看不起中国人,那几个人的样子实在太凶了,回来晚了本来就不对,道声歉为什么就那么难,居然还要动手打人。”

 

我无语,而我能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