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朋友接了之前同事留下來的account後,便一直過著「水深火熱」的日子。

昨天五月一日,他連續三天睡在公司以後第一次好好的吃一頓晚餐,但他卻很沮喪的告訴我們:「剛剛被主管罵一頓。」

「什麼?」我們幾乎同聲發難、為他打抱不平:「你已經……睡在公司三天了耶?」

「再辛苦,主管也看不到,」他說:「就是因為太晚給他了,才晚了一小時,主管就氣炸了。」他很委屈的說。

晚了一小時,就氣炸了,真可惡!

但,仔細一想,也不禁幫他覺得「可惜」

怎麼說呢?

想一想,他加班了三天三夜,如果沒有晚一個小時,主管就不會生氣。

如果主管沒有生氣,或許就會好好的看他的作品。

好好的看他的作品,或許主管很有可能和顏悅色的問他:「你做了多久?」

那時候,我這位朋友就可以理直氣壯的大聲喊:「報告長官,我做了他媽的三天三夜!」

「好,」長官會拍拍他的肩:「他媽的,你真的是太棒了,你未來不可限量!」

他那些辛苦就全部「賺回來」了,美妙的結局,豐碩的果實……一切,只差了一小時。

一小時之差,差的就在這裡。

我才驚覺,有的時候,做對的事還不夠,真的還要做對「時間」才行。

上個月和學長姐聚餐,學姐四十幾歲,孩子大了,她沮喪的告訴大家,她現在煮飯給孩子吃,孩子都不吃耶!

他那個念初中的兒子就坐在旁邊,聽到他媽媽的話,竟然在大人面前「吐槽」。

「哪有?」他兒子說:「妳每次都太晚煮,不然就是『半夜』在炒菜,炒出來叫我吃,我哪吃得下?」

學姐又說,她每次清家裡也沒人幫忙,還沒人感激,說罷,她兒子又吐槽:「平常都是灰塵,偶爾才清,然後每次妳清家裡都選一大早準備要上學、或是十點多大家要睡覺,不然就是周末早上,還沒吃早餐……。」

「你怎麼可以對媽媽這樣說話?」他爸爸責備孩子,正在叛逆期的孩子故意別過頭去。

那位學姐也生氣的說:「我做了這麼多,你們還嫌?不然你們自己做啊!」

我在旁邊聽了,我的感想,就和那位加班三天的朋友相當類似,覺得很「可惜」。

原來,有些「好事」,做了,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何時做」

試想那個媽媽,如果她煮飯、打掃的「時間」不是這麼隨性所至,再試想那位加班的朋友,有趕上主管的「時間」………。

結果會徹底的不一樣。

我們永遠可以都怪罪別人,沒有看到我們做了多少辛苦的事,但我們也不要騙自己,自己真的就只差「時間對」,一切都對了。

所以,請記住:做對的事還不夠,還要做對「時間」才行,否則前功盡棄,吃虧的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