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正在玩遊戲,手機突然震動了,拿起來一看,消息顯示:你還好嗎?        

 

號碼,是哪個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號碼,雖然我早就從手機裡面刪了,但是曾經在大腦中深深銘記四年的那個號碼,到死都不會忘記的。        

 

對,是她,就是我的前女友。跟我戀愛了四年,後來嫌我沒錢,嫌我買不起房,買不起車,嫁給了一個比他大12歲的離異山西猥瑣男。        

 

她找我幹嘛?自從她跟我分手,嫁給那個山西精英,就再也沒有聯繫了。        

 

雖然本loser沒見過什麼世面,但kds上多了,也變成鍵盤情聖了。一瞬間,我的頭腦中一瞬間閃過了一下答案:        

 

1,喜當爹——不可能,她已經結婚了        

 

2,問我借錢——不可能,她老公很有錢的        

 

3,她老公冒充她發給我消息,因為發現以前的jq了?——不可能,本loser沒給她拍過裸照,所以不可能有證據。        

 

4,她離婚了求接盤?——不可能,她知道本loser結婚了。        

 

5,那就只剩下最後一個可能了:老公不能滿足需求,來求友情炮。        

 

本loser按捺住心中的狂喜,想了半天,回復了一下:老樣子,你呢?        

我也老樣子        

 

哦.........(本loser從山上學會了欲擒故縱,故意只回了一個字。)        

 

你以前不是這樣子對我的額。        

 

都過去了。        

 

過去了,不代表沒發生啊。        

 

.......(我故意回了6個點)        

 

明天我想去買台電腦,你陪我好嗎?你知道的,我這方面一點都不懂。        

 

到時候看吧,我怕沒空。        

 

一定要陪我去啊,我們都3年沒見面了,我想見見你。        

 

好。(本loser還想欲擒故縱下去,不過一想到友情炮,老二戰勝了老大!)        

 

那明天早上9點半,美羅城門口見吧。        

 

恩。        

 

早上一大早,本loser趕到了美羅城門口,熟悉的場景,熟悉的人群,熟悉的味道,彷彿又回到了當初和她戀愛的時候。        

 

我故意找了個偏僻的地方,不想站在明顯的地方,讓她一眼就能看到,覺得我在等他,這樣就喪失了主動權。        

 

時針一秒秒逼近9:30.這個賤人還沒出現。cn,難道是耍我?我不禁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        

 

本想打個電話,質問一下,後來心想,如果真的是耍我,打電話不是自取其辱嗎?        

 

唉,反正已經自取其辱了4年了。沒辦法,我能怎麼樣?潑她硫酸?那個是犯法的,不值得。上1024曝光她的裸照?這是個好辦法,可惜沒loser當初沒拍啊。        

 

一邊胡思亂想,一邊收拾東西,準備回去吧。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等十八年後,老子發財了,去泡你女兒,xx她,拍裸照,然後發到1024!        

 

突然,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我拿起手機一看,9:35了。        

 

“不好意思,堵車,我遲到了,這樣吧,先到xxx去喝茶吧。”        

 

“你不買電腦了?”        

 

“恩,昨晚從網上訂了個品牌機,不想折騰了。”        

 

“......(本loser沒說話,在揣摩她背後什麼意思)”        

 

她停頓了幾秒,說:“讓你白跑一趟,實在不好意思,去xxx喝茶吧”        

 

“好,”然後我馬上掛掉了電話        

 

迅速趕到xx地方門口(不寫名字了,免得大家以為是廣告),是個港式餐廳,以前跟她約會的時候經常一起吃,因為當時覺得既好吃又實惠。收到一個消息:我在二樓最裡面。        

 

我迅速走進去,時間太早,店裡幾乎沒有人。        

 

一眼就看到她了,熟悉的身影,熟悉的面龐,只是髮型換了,她燙了頭髮,化妝了,比以前豐腴,更加成熟了。        

 

穿了一件白色緊身連衣裙,竟然還穿了黑絲!        

 

本tf最喜歡xx之前撕破她的黑絲,所以以前我們每次開房之前,她都會穿黑絲。我心中一陣狂喜。        

 

桌面經點好了一些東西,都是我喜歡吃的。        

 

“我隨便點了點東西,你餓了吧?”        

 

我不做聲。坐下來,拿起了筷子。        

 

她伸過手來,抹了一下我額頭上的汗:出了這麼多汗啊。真熱。        

 

恩,是很熱。        

 

那喝點啤酒吧,冰鎮的。她一邊說,一邊把啤酒往面前的杯子中倒。        

 

看著緩緩升起的泡沫,我心裡突然升起了一個罪惡的念頭,於是。        

 

我說:換白酒吧。        

 

她有點驚愕:怎麼啦?        

 

沒什麼,我想一醉方休。        

 

她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然後把服務員叫來,要了一瓶白酒。然後給我的杯子斟滿,自己舉起了啤酒。        

 

不,我要你陪我一起喝白酒。        

 

我喝了會臉紅的。        

 

我就是想看你臉紅。——她聽了,臉真的紅了一下。然後換成了白酒。我們兩人開始慢慢一口一口的飲酒,聊天。        

 

你老公知道你來見我嗎?        

 

不要提他好嗎?        

 

為什麼?        

 

不為什麼。        

 

哦。那喝酒吧。        

 

你現在工作嗎?        

 

不工作,在家當全職太太。        

 

那很舒服啊。        

 

以前覺得這是舒服,等真做到了,發現沒有想像中那麼舒服。        

 

呵呵,那你是勞碌命。        

 

是的,在家當全職太太比上班還要辛苦。        

 

你跟xx還聯繫嗎?(xx是我們當初的介紹人)        

 

沒。你呢?        

 

我跟她一直聯繫的。她換男朋友了。        

 

說著說著,我突然感到自己的腿觸碰到一個東西。        

 

黑絲!        

 

熟悉的感覺,又回來了。        

 

你現在幸福嗎?        

 

你幸福我就幸福。——我違心的說了一句。        

 

我不幸福。        

 

我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了。        

 

喝酒吧。我納悶了好幾秒,然後說。我把白酒給她杯子斟滿,然後她一下握住我的手:我經常做夢夢到你。        

 

夢到什麼?        

 

夢見我跟你在公共場合見面,但是我赤身**。非常羞愧。        

 

那就讓我看看你的**把。我挑逗的說了一句。        

 

她看了我一眼,沒說話,但是臉紅了。        

 

然後繼續喝酒。        

 

不一會兒,酒就喝的差不多了。        

 

她說:我不能喝了。        

 

我說:沒事,開心了喝酒,不開心也能喝酒。就能解愁。        

 

真不能喝了。        

 

恩,那我們換個地方休息吧。        

 

好的。我來買單吧。——她說話已經開始有點大舌頭了。        

 

不用,我來吧。        

 

服務員,買單。        

 

然後把服務員叫來,買單。        

 

整理好東西,慢慢走出餐廳。她走路已經有點踉蹌了。        

 

我扶著她,直奔不遠處的賓館而去。        

 

到了門口,我說:你等一下把,我去開房,等下我到房間裡面,告訴你房間號,你自己上來吧。免得別人看你這樣子,會報警的。        

 

好。        

 

然後iso標準過程,看身份證,刷卡。進了房間,打了個電話給她:xxxx號房,你上來吧。        

 

不一會兒,有人敲門,我打開一看。她走路已經有點不穩了。        

 

我扶著她進來,帶上門。她嘴里屋裡麻辣的說:今天喝多了。        

 

我說:沒事,酒能助興。        

 

然後她一下子倒在床上,再也不說話了。        

 

我打開電視,把聲音調到很大,免得外面的人聽到聲音。        

 

然後擦了一把汗,坐在她身邊,摸了摸她的臉,說:沒事吧?        

 

她一聲不吭,只是發出沉重的呼吸,噴出刺鼻的酒氣。        

       

 

然後,我從自己的包裡拿出準備好的道具,心想:這次,絕對不會放過你!        

       

 

我耐住激動的心情,對自己說:“一定要慢慢地來,慢慢的享受”        

       

 

就是這樣。穩住,手不要抖        

       

 

還差一點,就差一點點了。        

       

 

大功告成!“這就是你當初背叛的後果!”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尼瑪,收拾東西,閃人啊誰還敢留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