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娘家住得遠,簡單的公務員家庭,只有一個弟弟,偶爾回去即可;誰知,她媽媽有很多姊妹,雖然在結婚宴客時一個都沒到,但後來麻煩事可一位都沒少。大姨媽和二姨媽人在美國,卻在台北留了4棟房屋,全空著不租不賣,無論水電瓦斯、管理費,都不願意銀行扣繳,原因是怕被亂扣會吃虧,一項一項要我老婆按時繳納,再逐條記帳。然後4個空屋還得每個月找人打掃,雖然老婆是業務,上班時間彈性,但零零總總的瑣事堆積起來真不得了。
房子沒人住還好辦,她們一回來就換我們人仰馬翻了。岳母有4個姊妹,兩個住美東,兩個住美西,只有岳母留在台灣。岳母人很客氣不敢麻煩我們,可這些姨媽們不知是太愛台灣還是免費的犬馬好使喚,每次回來度假,我們就累了。大姨媽一家要有大量水果,二姨媽要低脂鮮奶早上泡咖啡;三姨媽家的小孫子對塵蹣過敏,而最小的小阿姨回來一定得帶著她的貓,所以要記得準備特定貓罐頭。等來了還得陪出遊,鬧哄哄的一大家子,去哪吃啥大家都有意見。晚上回來電腦壞了、馬桶沖不下去都要找我,因為「這件事很緊急,拜託你趕快來一下」,我都搞不清我是民宿主人還是家庭小精靈。


就算沒回來也三不五時有懿旨,例如大姨媽托她的同學帶人民幣回來等著要去取,二姨媽的理專說什麼碗糕文件馬上要蓋章;三姨媽的管委會得參加,然後要小心不要在只有7戶裡的管委會被推舉當主委。老婆也會抱怨她是眾多阿姨們的「AIT美國在台協會」,有次我實在被煩到受不了,直接拔掉我們家的電話,然而老婆的手機有個東西叫LINE,家族群組開始「噹」不停。 
換個角度想,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既然惜花就得連盆,雖然這盆有點大,但熱熱鬧鬧的倒也將我從小靜僻的個性活潑了不少,連帶著老婆一家也都感激在心,無論拌嘴或爭執,岳母都更加堅定地支持我;而且一方有事,八方來援,許多麻煩也都在家族齊心合力下迎刃而解。漸漸地我學會用另一種角度來理解,這個吵吵鬧鬧但始終團結的母獅子們,強悍而美麗,因為都是我的家人! 
多比╱台北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50508/36537770/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