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朋友注意        


       


最近有TNB人员來换电表他们在以换电表为由叫你们签名说是证明你同意下换电表,        



       



       


       

等他折下旧电表后他们就说你电表有问题叫你看,很多人不疑在你看时他在旁拍照,        



       


       


他用下三流的手法比強盗更凶,请大家注意,他们來我们不要靠近他们也有权不签名给他的,我们更可拍他们的照片,或他们所说的录音起來        



       


上文转载自JB爆料网        



       



       


       


               


(光明雪蘭莪‧巴生17日訊)繼廠家日前投訴國能公司職員和輔警爬牆入廠及毆打員工,又有一名工廠業者申訴國能職員和輔警的換電錶行動太離譜。這名塑膠廠東主形容,18名國能職員和輔警猶如身穿制服的劫匪,手持木棍和配鎗半夜爬牆進入工廠,強行更換電錶後強迫外籍員工簽名認證,並在相隔約1年後,突然發信追討“未計算”電費高達一百七十多萬令吉,相等於要賠上整間工廠。

根據工廠的閉路電視畫面顯示,事發時的2010年7月6日約晚上11點半,廠外來了數輛轎車,一個接著一個的約十餘名不明男子從牆外攀爬而入,有者手持木棍,看似來勢洶洶的午夜劫匪,情景駭人。


畫面顯示,不久後,一名工廠員工前往開啟大門,讓原本停放在外的四五輛轎車駛入廠內。

據事主曾順源(51歲)和太太黃安麗(45歲)週三向社會工作者陳彼得投訴,現場播放事發當天的閉路電視記錄,揭發國能公司職員的無理行為。在場者有行動黨巴生3支部法律顧問陳博雄,以及日前面對類似事件的事主姚亞坤。


閉路電視拍下過程        

曾順源透露,工廠是妻子和姐妹一起經營,他協助太太並擔任工廠的技術總監。當天,他在事後接獲緬甸籍外勞昂都溫的通知,趕回工廠瞭解情況。 

“據員工說,由於國能職員當時人多勢眾,又持木棍又配鎗,令在場員工很害怕。對方更換電錶後,要求昂都溫簽名時,他曾一度表示不明白文件而拒簽,並建議致電老闆,但對方不斷表示無須通知老闆,員工也懼於對方聲勢,惟有依從指示簽名。”       


他在事發後曾向警方投報,並保存閉路電視記錄。不料,在去年11月,同樣是半夜時分,又一批身穿國能制服的員工再次攀牆入廠,惟當時僅繞廠巡視后便離去,未有採取任何動作,所以他也沒有報警。   

曾順源以為此後相安無事,令他感到震驚的是,在今年8月13日,他突然收到國能公司的警告信,指“未計算”電費高達173萬5123令吉,並要他在14天內償還,否則當局將在8月24日下午2點中斷電供。       


換錶後電費增近一倍             


曾順源承認,電錶被更換後,工廠的電費確是有所增加,從4萬多令吉增至7萬多令吉,但他們從未有偷電或涉及不合法,所以並不擔心,一直不以為意,況且當時正巧工廠生產線增產,便認為是屬正常現象。

他透露,由於此後的電費是有增無減,而非如以往般會隨著工廠產量增減而有所調動,更甚者在去年11月間,在工廠增設機器後,電費暴增至十多萬令吉。

“我惟有在今年5月拆除一台機器,電費才調低至5萬至8萬多令吉之間。”

他強調,其工廠已有25年歷史,而搬往加埔路15支設廠至今也已有8年,從未偷電,也都每月據單繳還,所以他完全不明白這筆數額從何而來。       


斥國能換錶行為如搶劫              

陳彼得對國能公司近來更換電錶的“方式”不敢恭維,尤其發生在曾順源工廠的事件,更猶如“搶劫”般,警方不可再無視對待。      


促警勿無視         

“國能強制百姓換電錶,使原本電費增漲1倍之多,懷疑是‘變相’追討偷電費。”      

他說,若巴生一帶還有居民或廠家面對同樣問題,可通過電郵方式[email protected]向他投訴,他會收集所有人的投訴後,把問題帶到國會,要求國會反對黨領袖在國會上,與執政黨領袖辯論此課題。       


逼員工簽署認證        

昂都溫說,當晚他值班時,見到一大批人持械爬牆而入,當場被嚇壞,對方表明身份要求他開啟大門後,便有數人進入工廠內。


他透露,由於有兩名輔警人員守在工廠門外,所以沒有工廠員工跟隨對方入內。

國能職員在廠內待了逾一小時,接著表示已更換電錶,並要求他簽署認證。


他指出,由於他以不明白文件內容,一度拒簽,但最後懼於對方聲勢遵從指示。

促陳華貴插手用戶被打事件        

日前申訴員工被國能職員打傷的姚亞坤說,國能在報章上澄清職員沒打人,可是目前警方正調查此案,結果尚未出爐,國能要如何真正證明職員沒打人,或是質疑警方的辦事能力。

“能源、綠色工藝及水務部長拿督斯里陳華貴在此事上,也似乎漠視廠家的權益。我希望部長能正視這種案例,不能讓國能威逼廠家的權益。”

44歲的塑膠廠東主姚亞坤日前申訴,指國能的職員三更半夜聯同輔警闖入他的工廠查電錶,還涉嫌毆傷他的3名外籍員工。

他表示,事情發生於8月10日凌晨3時許,其員工突然聽到有人大力敲門,之後就看到有四五名身穿制服的人爬牆而入,強迫員工交出工廠的鑰匙,不料員工因抗命而挨了好幾拳。      


姚亞坤聲稱,過程中,不管是他的員工要求國能出示搜查令,或要求打電話聯絡他時,都遭到拒絕,而且對方二話不說就對他們拳打腳踢。

用戶法律途徑討公道        

行動黨巴生3支部法律顧問陳博雄直斥國能公司職員行為不合法及不合理,“國能公司只是個執照擁有者,執法權力是在能源、綠色工藝及水務部,所以國能公司職員根本沒有權限越俎代庖,而且還是在三更半夜行事,舉止無禮並涉及犯法。”

他說,類似事件已是一再發生,令人遺憾的是,至今沒有任何一個相關單位,尤其警方和能源部採取行動應對,杜絕事件重演,避免更多無辜者受害。

國能無權擅闖民宅工廠        

他表示失望的是,警方和國能公司都不清楚他們實際的權限所在,並以為國能有權力強行更換電錶。

“在大馬法律下,沒有人可以在沒有屋主允准下,私自闖入屋內,即使執法者也如此,除非是獲得法庭發出的搜查令,而且搜查令須列明有關搜查官員的名字;緊急情況下允准入屋,也只准警長以上階級的警員及能源委員會的授權人員入屋。”

“根據1990年能源法令,國能公司有權指示屋主把電錶安裝在方便查看電錶的地方,但沒有賦予權限可擅闖民宅或工廠,有關行為已屬犯法。”


針對曾順源的事件,陳博雄指出,由於事態嚴重,除了依循法律途徑為事主討回公道,他也會採取如政治管道的法律以外方式尋求解決。

他透露,事主可以先向法庭申請禁令,阻止國能公司中斷電供,過後向法庭申請控訴該公司的不合法行為,即有關“欠款”沒有基礎來源,根本不能當作債務來追討。

至於政治管道,他會向全國總警長和能源部反映,促請有關單位能正視問題的嚴重性,嚴正處理。


國能:瞭解情況才回應        

針對曾順源的投訴,國能公司總部公關受詢時表示,該公司會向涉及的分行瞭解整個事件的情況後,進行調查和作出回應。


警傳召涉及者錄供        

巴生北區警區主任蘇谷說,警方已接獲有關工廠東主的報案,並已派員介入調查,包括傳召涉及者去錄取口供。

不過,他說,警方至今還未逮捕任何人。


他受詢時說,國能公司是因為懷疑該工廠偷電而進入工廠更換電錶。當詢時國能在沒有告知工廠東主,擅自闖入工廠並強制更換電錶是否觸犯法律,他不願針對此事發表評論。



(南洋吉隆坡12日讯)一换电表,电费十倍跳,搞得居民人心惶惶!

国能公司更换用户的电表后,原本每月逾30令吉的电费,突然飙升至400令吉,用量相等于所有的家电增加数倍。


另外,也有不少国能用户在不知情下,电表遭国能公司更换后,接到该公司向他们追讨过去的电费电费,最高超过1万4000令吉。


6名来自士布爹区的居民,因电表更换后,面对电费暴涨及收到数千令吉追讨费的国能用户,今天向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投诉此事。

不曾涉及偷电

事主不约而同指出,国能没通知他们更换电表,直到看到国能寄来的追讨过去数十年的电费,才吓一跳。

他们强调,他们不曾在电表动过手脚,也没涉及任何偷电行为,坚持不会缴付国能所追讨的费用。

曾与国能理论不果


他们也曾向国能公司理论,但对方却以“分期付款摊还所欠下的电费”或“将问题带上法庭”,回应这此事。

因更换电表致使暴涨10倍电费的用户陈翠颜强调,她多年来只使用风扇,电费每月约30至40令吉,但换电表后竟然是400令吉。


“邻居家里有冷气,电费也只是超过100令吉,我不可能用电400令吉这么夸张。”


他们也质疑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长拿督斯里陈华贵、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对国能追讨电费各执一词事宜。


“到底现在法令在那里?谁有权力决定?”


郭素沁:没涉及偷电 鼓励事主上庭讨公道


郭素沁鼓励这群事主坚持上庭,为自己讨回公道,如果没涉及任何偷电行为,不应接受国能提出的要求,以分期付款缴付追讨的所有电费。

郭素沁也在场联络国能公司客户与市场服务员询问此事,郭素沁指,对方称将观察这些投诉个案。


“半小时内,我们就可召集6名事主,可想更换电表后,有更多人面对同样事宜。”


她说,近期不断出现对国能不满的居民,已影响该公司的形象。


“当中,或有用户涉及偷电,但很多用户并没在电箱动过手脚,而且组屋的电箱都在底层,他们也没有办法动手脚。”


郭素沁说,国能追讨电费风波不断,陈华贵应正视此事,并讲解到底国能公司如何追讨及计算追讨费。


李美珍:国能诬蔑我偷电


2006年在旧古仔路一带经营发廊,今年4月突然没通知,国能就更换电表。


我也不知道为何要更换电表,一个月后就收到一张1万2000令吉的追讨电费单。


我有与国能公司理论,他们指我2007年开始偷电,我根本没涉及任何偷电行为。


李荣伦:追讨20年前电费


我没涉及偷电或在电表动过手脚,我一定不会缴付任何追讨的费用。


电费1万5000元


家里3个人住,只有1架冷气,每月电费约120至130令吉,而且白天全部工作,只有晚上才在家。


电表在公寓楼下,没人知道国能几时更换电表,只是突然接到信指他们在监督我们的电表,之后就来单追讨20年前的电费,超过1万4900令吉。

之前,居民在公寓看见有几个国能公司的职员走动,也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华联花园组屋居民·陈翠颜:更换电表没通知

这么多年都没安装冷气,每月电费约30令吉,4月更换电表后,5月的电费竟然400令吉,我们全家也吓一跳。

当时,组屋一个单位电箱发生短路,国能公司修理时,说整栋组屋都会暂时断电,叫我们离开组屋,之后国能公司更换电表,也没通知我们。


等到收到电费单,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当时已更换电表。


点击图片加入facebook:(天天都有鬼故事)                


       


       


       

       


       

请点击图片加入Google+:(天天都有鬼故事) 
       


       


       


       

点击加入:每天都有让美女“笑”的笑话        


       

         
       


       

  


       

请加入:纯灵异与恐怖的专业         


       

               
       


       


       


       

爱看鬼故事,请点击加入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美女图、视频)                        
       


       

          


       


       


       


       


       


       


       

    
       




以上文章版权为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Miko , 人称“鬼古妹”,嗜好是“吓人、整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