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班上一個亞斯伯格症的學童,他屢次到學校的行政處室爭取要給班上AS學童增加些資源班的課,行政新人凌薇對他留下深刻印象。她說:「學長,看到你還孜孜不倦的為學生爭取權益,真是敬佩。」行政處室時不時被人詬病不夠配合教學,有些老師還會仗勢欺人,去門前潑婦罵街。有一次,他以資深前輩身分,為凌薇排解一件糾紛,擺平以後,發現很多誤會發生在溝通不良和老老師瞧不起做行政的新人的份兒上。從此他跟凌薇就有進一步的接觸。她會來參加他的星期三下午茶會,與同事們泡茶喝咖啡聯誼。


       

他私下對凌薇說過,她是他最疼愛的人。曖昧傳出,驚動在同校服務的老婆。妻子有次在大庭廣眾下羞辱凌薇,把凌薇罵哭了。從此,他有一段時間不方便再出席周三下午的茶會。 
他心知自己愛上凌薇,但這是禁忌的愛,只能認凌薇做乾妹妹。然而,愛情要來了,誰也擋不住。一次在圖書館他握了凌薇的手,也親過凌薇。他們沒有發生過性關係,即使他想過無數次,但是仍忍下,因為凌薇是個黃花大閨女,而他是個妻管嚴。 
       

要求凌薇向妻子道歉

暑假來臨,凌薇說要去日本。他跟凌薇說妻子對於她還是介意,央請她可否買禮物送他老婆,同時附張小卡,向她道歉?禮物的錢,他會還她。她搖搖頭說,不必。
理智上,妻子從年輕跟他到老。凌薇是他最疼愛的人,但是僅止於此,他不想鬧家庭革命。凌薇從日本回來,給他妻子帶一個音樂盒,附上一張文情並茂的小卡。凌薇告訴他,她在寫道歉小卡時,抑止不住激動,大聲嚎哭。想到妻子曾在大庭廣眾下侮辱她的悲情、難堪,為了愛他,她都壓抑下來了。
凌薇調校以前,精心為他策畫一個退休表揚會。絢爛的舞台,動人的送別言語,他心裡沉重發愁得落下眼淚。他倆都知道,心裡最捨不得的是誰。
辦完離別會,凌薇忽然告知她要調校的消息。他覺得很突然。她微笑著跟他說,若不是在校園裡可以每日見到他的身影,當初被他老婆羞辱以後,是慎重考慮過辭職的。他們化明為暗,變成只有在臉書暗暗交通。他關心她思慕她,但不會去按讚。
黎新╱台中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50507/36535752/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