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jpg

我有個朋友,他30出頭,在500強公司做技術經理。他戴無邊眼鏡,穿一身土黃色的夾克,下面是一條常年不洗的牛仔褲加休閒皮鞋,典型技術高手范。 三年前,他幫助公司解決兩個很大技術難題。當年的年會,大中華區的總裁拍著他的肩膀說,有前途!大家頻頻舉杯,大家和他自己都覺得,小子機會來了!但是兩 年過去了,身邊的人蹭蹭往上升,很多水平不如他的人還已經成為高管,只有他還是紋絲不動。


對於職場,他的想法像山楂樹之戀一樣單純,他覺得職場就是一個靠本事吃飯的地方,只要提高能力,沒有必要主動提要求,一切都會有的!但是又過去一年,他的技術越來越好,晉陞之路卻越來越長。他的問題很簡單,為什麼我什麼都不要,一心只想把事情做好,卻沒有晉陞?


答案很簡單,就是因為他「什麼都不要,一心就想把事情做好。」


他違背了一條職業發展的黃金定律,我建議你認真把他抄下來,沒事給自己重複重複再重複「在忠誠的前提下,能力越高越好,在不確定忠誠的前提下,能力越低越好。」


如果把職場人士做個分類,結合現在流行的三國殺,職場人士大致能夠分為五類:「忠臣,太監,庸臣,勇將,主公。」


忠臣是企業裡面最受歡迎的人,即忠心耿耿,又能力卓越。左手握大權,右手握期權,企業的核心部門的核心位置,一般都擠滿忠臣,企業核心上升通道,也往往留給重臣。比如說周瑜,比如說諸葛亮。


太 監在企業裡屬於向上吃香,向下招人恨,但總能屹立不倒的人。我們從小聽到關於馬屁精的故事,難道還少嗎?事實上太監也很委屈,他們的晉陞與其說是因為馬 屁,還不如說是因為主公,他的確有很多需要太監的職位——比如說集團的總助、財務(涉及上市等不算)人力,這些位置,其實誰幹都差不多,但卻有太多內幕不 足為外人道,這就是很好的太監職位;再比如當企業有了成型的制度和品牌,又準備開拓一個勢在必得的市場,太監型的選手往往會毫無懸念的出列。其實管理者也 知道太監能力不高,但是能力不高本身是一種競爭力。誰願意有一個野心勃勃的財務或者人力資源經理?事實上,在中國這個還沒有形成契約精神的職場,太監選手 相當搶手。


再來說庸臣,這種人數量龐大,成績平平,碌碌無為,你現在從文章裡面抬頭一看,幾乎滿眼都是,跳過不表。


而主公,就是公司的頭目,這也不用細說。


最 有意思的是第五種人:勇將,他們戰功纍纍,戰鬥值很高,沒事還業餘學習提升經驗值,問題是他們的物質要求不多,正義感卻隨著能力與日俱增,更糟糕的是他們 能力太高,不太受控。對於這種人,企業是又愛又恨。愛的是如果要出個大招必須請這幾位爺,恨的是一沒伺候好,他們就到對手那裡去了。這意味著你好不容易培 養出一個勇將來,大招還沒有來得及出,說不定還得接個大招。(前段時間的國美電器,貌似如此)在無法出招和接招中間,很多企業會選擇讓勇將遠離核心業務 ——在核心的地方,庸人都比勇將好。這更讓牛人們覺得自己懷才不遇,奸人當道。勇將於是換個地方征戰,一直到老到打不動了,就被職場一腳踢出來。


這樣的「實在人」比比皆是。比如說在曹操看來,揚修就是那個領導放PPT他總是知道下一張的人,簡直可恨極了。在宋高宗看起來,岳飛就是總在希望老領導空降回來做CEO的人,實在比金匹術還要可恨。


所以在今天的職場,勇將衝鋒殺敵在業務部門,重臣守京城管集團總部,太監在內宮運作財務人力,庸人則到處混著。這樣的佈局看似不妥,其實是企業內部運作效益最大化的最優機制。與其說是權謀,不如說是制衡。


看出來了嗎?不管你現在是勇將還是庸才,最好都先提升一下你的忠誠度,很容易「被岳飛」掉。


提 升忠誠其實不難,有軟實力也有硬實力。如果你平時可以八面玲瓏,心領神會,六一不陪孩子去陪老闆打一天高爾夫,那你屬於軟實力比較強的一類。但是如果你覺 得溜鬚拍馬非你所願,也可以提升硬實力——比如說你可以調整你的能力發展方向,使之與上司合作更好;或者讓自己有些必須依託公司才能辦到的事情,讓公司對 你有所控制……如果這些你也懶得做,那就買個房再結個婚,然後讓大家都知道你有十年時間禁不起折騰¡——不是開玩笑,很多公司招聘重要崗位,非已婚人士不 行,買了房子更佳。


回到開頭那個故事,

我告訴那個哥們,你現在就是一勇將。如果你希望希望晉級重臣,你得有個什麼事讓公司能管著你,古時把自己的家眷送到京城,給天朝養著,就是這個意思。


他出門仰天長嘯恍然大悟,回家寫了個Email,要求明年公司出筆錢讓他出國進修業務。三個月後,預算批了下來,半年後,他升了。


我想老闆也長吁一口氣,他終於是自己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