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1年,北京人遗址被发现。1929年12月2日,考古专家裴文中带领考古发掘人员首次在北京房山周口店发掘出北京猿人第一个完整的头盖骨。1936年的冬天,贾兰坡又连续找到了三颗猿人头盖骨。北京猿人的发现将人类历史提前了50万年,使北京成为人类的发源地。人以食为天,北京猿人是怎么生活的呢?他们吃什么?

以往的教科书为我们描绘的远古人类的生活场景是这样的:白天,男人外出狩猎,妇女则在住地周边采集植物的种子和果实,太阳西下,男人肩挑背扛着猎物回家,妇女已点燃营火,准备烧烤食物……这幅图景充满了田园牧歌的色彩,但这只是我们后人的猜测,并一定是真实的。

也许当时的真实情景是这样的:两个原始人父子外出打猎,走了一天什么野兽也没打到。后来。俩人偶然间抓到一个不同部落的原始人,长得貌美如花(在原始人看来),于是,其父说:带回家,晚上把你妈吃了!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1899年在克罗地亚的克拉皮纳山洞考古学家发现了欧洲的史前人类——13万年前的尼安德特人的头骨和四肢骨骼,只是他们异常破碎,足足有650块,而且骨骼上还布满了击打过和烧过的痕迹。

1909年在法国的费拉西山洞发掘出的另一颗尼安德特人头骨,可是接着在进一步的研究中,专家发现他头部的右侧明显遭到过凶狠的击打。然而更令人震惊的是,专家认为,这颗头颅底部大洞的边缘,参差不齐,而不象自然力作用的那样相对平滑。因此,在20万年前的意大利,这个尼安德特人很可能丧生在同类手下,还被残忍地割下头带回洞里,砸开颅底吸干了脑髓!

1924年在南非还发现了距今数百万年的南方古猿化石,可是对于他们头上圆形尖状物打击的痕迹,发现者之一雷蒙·达特博士肯定地说:显然,他们的脑袋都被同类打破过。

越来越多的发现都指向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在几万年乃至上百万年的岁月里,原始人可能普遍参与了一件世上最骇人听闻的事情——人吃人!那么,北京猿人也吃人吗?

1939年,德国古人类学家魏敦瑞在对北京猿人头盖骨进行研究时发现,1929年发掘的第一个头骨顶骨表面有多处凿痕;而在1936年发现的第一个头盖骨的额骨左侧和顶骨上有很深的切痕;第二个头骨的顶骨中部有一块陷下去的、大约1.5厘米直径的,浅而不平的圆凹痕,而且从凹痕处发散出裂纹,仿佛是遭到了某种尖状物的击打,并且在这个头骨其他地方也有类似的情况出现;最后在第三个头骨的顶骨上居然有一个近三厘米的矢状深切痕!

随着1941年战争进程和北京猿人头盖遗骨的丢失,魏敦瑞离开了北京,他所做的北京猿人是最早的食人族的结论成了仅有的权威论证。然而关于史前古人类是否为食人族的争论却未停歇。近几年,来自国际科学界的一些研究又让食人族成为一个热门话题。

2000年,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生物学教授马拉在《自然》杂志上公布,他已通过DNA生命科学的手段,检验出人吃人的物质证据。马拉教授从850年前至1000年前科罗拉多大峡谷的印地安人粪便化石中,提取出了人类的肌红蛋白。这表明粪便的主人在排泄前的12小时至36小时内,吃了同类。

2003年,美英等国科学家组成的科林奇小组在《科学》杂志上发表论文。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弗雷族有过吃人的习惯,且容易受到一种罕见疾病的感染。即变异的普里昂蛋白从被吃者的体内转移到了吃人者的体内,造成了普里昂蛋白疾病的流行。

而在远古时,人类的祖先很可能与弗雷族人有着相同的遭遇,但是,在自然选择的作用下,那些拥有突变型普里昂蛋白基因抗体的人适者生存了。而现代人普遍拥有这种抗体基因,说明原始人确实可能有吃人的习惯,但北京猿人未必是最早的食人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