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陽縣某鎮的小蝶(化名)正在上小學,她本該如含苞待放的花兒一樣成長,但在嫌疑人引誘下,小蝶多次參與賣淫,見有利可圖,遂又引誘介紹他人賣淫。本報7月13日報導了紫陽發生數名成年男子嫖宿幼女的案件後,紫陽縣公安局連續兩天予以回應。
案情回放受害人參與介紹他人賣淫


7月13日下午,紫陽縣公安局針對此案提供新聞通稿稱,2013年6月19日,該局接到村民張某舉報稱:任某等人介紹他人賣淫。接到報案後,公安局立即成立專案組進行調查。經初步調查,今年3月,犯罪嫌疑人任某等人引誘、介紹小蝶等從事賣淫活動。小蝶多次參與後,見有利可圖,遂又介紹他人從事賣淫活動。紫陽縣公安局已查獲此案犯罪嫌疑人9人,刑事拘留7人。


昨日下午2時許,紫陽縣公安局通過民警微博發布信息,向社會通報《紫陽縣公安局破獲一起引誘介紹未成年人賣淫案》,小蝶的身份確定為未成年人。
“畜生,簡直不是人!”7月13日下午,記者來到距紫陽縣城不足20公里的該鎮,雖然事發多日,但提起企業老闆嫖宿幼女一事,該鎮上一小商店老闆吳女士恨得咬牙切齒,卻不願意多提。記者離開時,看到她眼中的含著淚。
紫陽縣公安局一相關派出所一位姓劉的負責人表示,接到報案後上報縣公安局,最後配合局裡的刑警大隊完成傳訊和抓捕嫌疑人任務,但對於嫌疑人身份信息,他以公安局有要求婉拒採訪。
該鎮一位知情人介紹,涉案的幾個人是本鎮以及相鄰鎮村民,有辦企業的也有社會人士,部分疑犯是爺爺輩的年齡。
附近村民有些學生出門車接車送的
7月13日下午,小蝶所在學校放暑期,記者未找到學校相關的負責人。對這所學校,附近的村民也有看法。小鎮經營小百貨批發的段女士稱,最近一段時間,這些學生上學放學有車接車送,學校的校長或老師為何不問問呢?在這個偏遠的山區小鎮,村民們都看出了這些孩子的行為異常,老師看不出來嗎?是不敢管還是不願意管呢?
昨日上午,在請示了領導後,紫陽縣教育體育局宣傳辦負責人汪某表示,對於小蝶等學生涉及的事情,局裡未接到報告。就群眾“紫陽街頭連收破爛的都知道這件事,教育部門難道不知”的質疑,汪某稱,針對學生校內安全,教育局下發了很多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