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期间的第十七届泉州国际汽车展上,模特们甜美的笑容和性感的身姿一直是视觉焦点,甚至被不少看客誉为“女神”。外表靓丽、身材火爆,一次车展能赚上几千元甚至几万元,聚光灯下的车模,似乎让年轻女孩们艳羡。然而,她们在幕后的生活又是什么样的?她们奔走各地忙于演出,光鲜的背后有着哪些甘苦和酸楚?5月4日,刚刚参加五一车展的几位“90后”嫩模向记者道出了自己追求梦想的道路上不为人知的辛酸和苦恼。


                                                       

马珊,“90后”嫩模,清新的气质总会让人忍不住多看她几眼。经常穿梭于各秀场的她已经在模特圈内小有名气。频繁接各类活动的她像是拼命三郎,她的工作内容很繁杂,拍摄微电影和产品广告、车展车模、淘宝模特等,都做过。图为马珊站得太久,悄悄用手给背部做按摩。


                                                       

“每行都有每行的苦。”马珊指着自己的脖子上的红点说,五一车展时厂商提供的服装可能被穿过很多次,卫生有问题,所以她过敏了,皮肤又痛又痒。很多人认为,模特只需要在镜头前摆摆pose。马珊说,她们其实要根据要求摆各种姿势。因为拍摄效果不好,重来是经常的事,“有些姿势可能拍了几百张,摄影师才找到满意的一张。你试试看,同一个姿势摆上几百遍,全身都僵硬了”。如果只是摆摆pose,那还算轻松的活,有些商演活动要走动,结束后脱下高跟鞋,脚已经磨出一圈水泡,腰都直不起来。大多数模特的脚上有茧子,静脉扩张也是很多模特的职业病。图为前几天走秀所穿衣服可能不卫生,马珊皮肤过敏了。



廖双玲在模特圈已经两年,也参加了第十七届泉州国际汽车展。第一天由于天气变化,廖双玲着凉了,发烧到39℃,但是她吃了点药,继续上台。一场秀约半个小时,一天五场秀,廖双玲穿着14厘米高的高跟鞋走秀,三天下来,她感觉腰快散架了。记者问她身体不适为何不把活动推掉,廖双玲表示,做模特要讲信誉,答应下来的活动,如果出尔反尔,放客户“鸽子”,以后就没人会再请你了。图为两名模特在狭小的休息间吃午饭。


                                                       

不少人将模特和高收入职业画上等号,究竟能赚多少?因为牵涉到个人隐私,马珊和小姐妹们没有透露具体的数字,只是告诉记者,模特圈中高薪确实存在,但只是少数人。据她们介绍,模特的薪酬并没有统一的标准,计算方式也不固定,“拿淘宝模特来说,大多数按照衣服或者鞋子之类商品的数量计算报酬,拍得多赚得多。有时也会按小时或天数给钱”。要保持外表的靓丽,模特们也需要投入一些“额外成本”。马珊说,有时因为拍摄的需求,模特需要化一些特殊的妆容,很容易引起皮肤过敏或其他不良反应。每次工作完都要用很多护肤品保养,尽管最多一个月能赚到5位数,但扣除购买化妆品和护肤品等开销,一年下来也没存下多少钱,甚至还有一个月一分钱都赚不到的时候。图为马珊在社区的居民楼下拍摄淘宝女装。


                                                       

1992年出生的陈雪薇以前曾是幼儿园老师,长相甜美的她为了圆自己的明星梦,入行已经5年。社会有些人会戴着“有色眼镜”来看待模特,幸运的是陈雪薇的家人对她做模特一事是赞成的。她的努力也得到了回报,去年她获得了海峡旅游小姐福建省季军和国赛的单项季军称号。“为了演出可能会天天都要化很浓的妆,不论是多好的化妆品都或多或少会伤害到皮肤。再加上被舞台的灯光烤,简直就是受罪。”去年比赛时连续的大浓妆让她的皮肤都是痘痘,又红又痛,她只能每天敷面膜来保养脸蛋,还定期去美容院调理。图为疲惫的一天结束了,雪薇选择泡泡浴来放松身心。


                                                       

“有时参加车展,我们的穿着可能比较暴露,有些人喜欢从很低的角度拍我们,我心里很不舒服。还有些人在合影时手脚不太老实,会占我们便宜。”雪薇说,对这样的人,不是太过分的话,她一般忍忍就算了,还得坚持摆出职业的笑容一起合影。让她最反感的是,有的活动结束后,客户会让她们去陪吃饭和唱歌,“虽然都没做什么,但是就是不太喜欢。”陈雪薇说,有的人还会要求合影,合影的时候,有时就会遭遇“咸猪手”,“他们会搂住我们的腰,很反感”。图为在外拍现场换衣服的马珊,阳光大方是她给所有人的印象,即使换衣服也很坦然。

                                                       

许妍(化名)今年24岁,是一名全职的模特,又是一名妈妈。她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已经6岁了。“我喜欢当模特,想做到不能做为止。”许妍说,结婚后丈夫不想让她在外抛头露面,家人也持反对态度。和丈夫冷战了两个月,最后丈夫只能答应她。“他很宠我,我喜欢做的事情他只好答应。”许妍说,有空的时候,丈夫还会来看她走秀。台下的许妍是个好妈妈,平时做完活动,她就回家陪儿子,周末更是必须陪伴着儿子过。“儿子知道我的工作,有一次我告诉他,妈妈要去车展了,他就说他也要去。看到电视上有模特走秀,他还会问我,妈妈有没有在电视里。”许妍幸福地说。图为走秀很疲惫,好在很多时候主办方都会提供酒店客房休息。



                                                       

张可(化名)今年25岁,也有一个2岁的儿子。和许妍一样,婚后她的丈夫也极度反对她当模特,觉得这是不务正业,在她的坚持下,丈夫现在虽然不支持,但也不反对了。不过,她们都在保守已经当妈妈这个秘密。她们说,结过婚有小孩的模特,在业内比较不受欢迎,很多客户不选择有过小孩的模特。所以,她们都没让大家知道自己有小孩,在微信朋友圈内也从来不晒小孩的照片。当然,也有一些模特在结婚或找到男朋友之后,因为另一半的反对就淡出圈内了。图为午休时,雪薇和双玲在酒店客房玩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