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死在了麻将桌上。

殡葬时男人写了篇悼词:

婆娘啊, 昨天你两眼还像二筒,今天就成了二条,不知东南西北风哪个幺鸡把你害了!把我整成了相公,你的追悼会我给你办得很隆重,清一色尽是你的麻友,大家排成一条龙、站成暗七队的与你告别,每人给你献上一杠上花。

你一生都想发财结果仍是白板,今到火葬场, 你终于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