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圖]探尋南美雨林中的原始部落:生存抑或毀滅












生存權利研究者菲奥娜·沃森在巴西阿昆蘇部落。
















2008年五月,巴西與外界隔絕的印第安部落。他們許多都面臨來自於秘魯邊境非法采木的威脅。國際生存權利組織估計全球有超過100個與世隔絕的部落。
















原始部落保持著古老的傳統,隱匿在亞馬遜的雨林中。


保護原始雨林和其中的動物是一回事。但是保護那裡的土著人類又怎樣呢?


對許多西方人來說,理想的野生環境似乎應該沒有人類。從狩獵保護區到野生動物電視記錄片,他們糟糕的現狀無人問津。但是在有土著部落存在的國家卻有另外的見解:這是21世紀,不是史前伊甸園,他們應當有獲得發展的機會。如果他們選擇像野蠻人一樣生活,那是他們自己的問題。


國際生存權利組織是世界上唯一為各地部落爭取權利的組織。菲奥娜·沃森是國際生存權利組織的成員。上世紀80年代,她第一次看到南美印第安人在他們自己的土地上遭受的境遇。那時她的身份是一名語言學家,研究秘魯安第斯山脈的蓋丘亞族語言。


『這是丘蓋亞族的地方,他們從古印加時代就居住在這裡,這是他們的土地,他們的國家。然而他們卻遭受了如此的歧視和種族偏見。』沃森回憶道,『也就是從那時起,我開始對土著部落的全部問題感興趣。』


沃森在她作為國際生存權利組織的研究人員和領域負責人的20年間,追蹤對部落土著人的歧視,甚至有些部長級官員也是如此。『很多政府把這些部落土著人視為原始和落後,這也經常被當成征收他們土地的借口,』她說『這裡歧視成為一種傾向,傲慢地看著他們說:「嗯,其實,他們必須盡快追上我們的步伐,加入我們的世界。」』


目前她爭取生存權利的工作重點集中在亞馬遜流域的與外界隔絕的部落上。在許多官員印象中神秘、難以捉摸的部落人卻在2008年成了全球的頭條新聞,有圖片顯示全身涂有明亮顏色的部落成員企圖用弓箭射落政府的偵察機。


這些照片拍自於巴西西北部阿克裡州,這裡是國家印第安事務部FUNAI的所在地。據估計這裡有四個印第安部落,居住著多達600名印第安人。另一個生活在馬薩卡地區的隔絕部落大約有300人。沃森說,總體估計巴西的部落數量增長迅速,從估計只有20-40個隔絕群體,僅僅幾年內就發展到70多個。類似孤立的亞馬遜部落在秘魯、玻利維亞和厄瓜多爾也有報道。


出乎意料的是,『越是深入亞馬遜流域,就有更多的此類居民被發現。』沃森說。她懷疑之所以他們對外部世界隱藏如此之深,是因為他們故意避免與外界交往。
















馬蒂斯是最近纔與外界有聯系的部落。
















菲奥娜·沃森在巴西Waiapi部落的研究之旅。
















UrueuWauWau村落的航拍照片。


19世紀後期殖民者開發利用生產乳膠的橡膠樹。因亞馬遜橡膠種植激增,許多雨林部落慘遭毀滅,其殘存部落有可能仍然存在於西部地區。『我認為,歷史記憶仍然存在,因此,他們對任何外來人都心存疑慮,』她補充道。『他們還不至於孤立到連他們周圍發生什麼事情都不知道。』


常見的感染疾病對那些攜帶它們進入亞馬遜的人並沒有多大妨礙,但對於當地的原住民來說就會是致命的。『與外界隔絕的土著人更容易受到感染,因為他們從來沒有對流感或麻疹產生過抗體,』沃森說。『土著人群完全沒有免疫力。』


1987年,FUNAI結束了試圖與部落建立聯系並把他們融入主流社會的政策。而在實施該政策的第一年,一個部落就有差不多50%的人被消滅,沃森說。今天的殖民者還有其它的威脅——自動武器。『如果有機會遭遇到土著部落,很容易演變成暴力沖突。印第安人的弓箭根本不是對手。』


在亞馬遜流域西部被牧場主、伐木工人、礦工和農民侵佔最嚴重,最終有一個名叫裡奥·帕多的脆弱的印第安部族,被認為慘遭種族滅絕,聯邦當局介入調查。據說有礦工吹噓參與殺人,但是部落是與世隔絕的,人口數量不為人所知,收集證據是一項困難的工作,沃森說。


國際生存權利組織指出,這裡最重要的問題是土地。如果部落的領地沒有被保護,他們將完全消失。『你可能會說,他們消失的最主要原因是因為他們依賴土地太徹底——但這就是他們全部的生存之道。』沃森說。『並且因為他們是與外界隔絕的,他們不知道他們的權利是什麼,他們不會站出來保護自己。這也是為什麼國際生存權利組織關注這些人的原因之一。』


最近的主要威脅來自大型水力發電大壩建設工程——2007年總統魯拉推出的巴西加速發展規劃的核心工程。


國際生存權利組織正在爭取叫停兩個大壩,這兩座壩都建在巴西西北部亞馬遜河最大的支流馬迪拉河上,正處在建設的早期階段。盡管FUNAI指出聖安東尼奥大壩至少要影響到該地區的五個部落,此方案還是得到了政府的批准。


FUNAI也有證據表明印第安部落距日勞大壩僅有10到30公裡。『據推測由於受到噪音和機械的驚嚇,印第安人被認為已經從這一區域遷出,到了附近的金礦工作區。』沃森說。『很明顯印第安人和礦工之間存在著很高的沖突風險。一組礦工報告曾經發現過八個印第安人。』


盡管有FUNAI的調查報告,FurnasCentraisEléctricas電力公司和聯邦環境官員仍然質疑這些部落是否真的存在。


沃森說,這種大型工程相關的基礎設施,像道路,同樣有害,因為他們引起了殖民和毀壞雨林。『在你還不知道怎麼回事的時候,就有成千上萬的湧入,砍伐樹木,侵入土著居民的領地,捕獵他們賴以生存的野生動物,等等。』


最近電影《阿凡達》的成功很是時候。這部科幻史詩講述了在潘多拉星球生態戰士納美人保衛他們稀有並且令人震驚的生態森林,同人類采礦者斗爭的故事。《阿凡達》導演詹姆斯·卡梅隆這個月訪問亞馬遜並不是一個巧合。這次面對部落人面臨的痛苦,他在鏡頭前強調另一個大型的水電項目——在帕拉州的貝盧蒙蒂大壩,所構成的威脅。


如果卡梅隆還不知道馬迪拉大壩,他很快就會知道,沃森承諾。《阿凡達》與亞馬遜的情況極為相似。『這是一場真正意義深遠的斗爭,如果那些工程繼續進行,這裡的人們,特別是與外界沒有聯系的人們,即刻就會被毀滅。』


『他們是我們星球上最脆弱的人群,』沃森補充說。『難道我們要袖手旁觀,讓那裡所有人的被某些人所說的發展破壞。到底為誰而發展呢?對他們來說,這絕對不是發展。』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