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的博士姊姊,任教於知名大學,加上曾任職直轄市政府的現場口譯經歷,著實讓她多接了不少豐厚外快的案子,每個月麥克麥克的口袋,超越6位數,只是這個數字,落在哪個位置上,就不方便過問了。


       

而姊夫呢,攤開他的學經歷,雖是與姊姊勉強得以匹配,家庭背景也算門當戶對,但不知道是少了賺錢的腦袋?還是罹患金錢過敏症?十幾年的業務工作經驗下,硬是月領只比22K的新鮮人多了萬把塊的薪水,每每望著光鮮亮麗的妻子時,他就常自艾自憐對所有人說:「我只是沒有一位伯樂懂我這匹千里馬,我只是沒有一個好的發揮所長的時機……」只是這樣的「只是…沒有…」在他們共組的家庭中,年復一年的重覆,重覆的頻率,讓人忘記這句話的背後初衷已是為何了。 
兩個孩子就在兩人婚後那一年接踵出世,面對每天睜開眼,得在奶粉、尿布、教育費、房車貸、稅帳單等一筆筆數字中泅泳掙扎,甚至若是加上聘請保母,無疑是對整個家庭沉重的負擔,發出一聲長長的哀號。 
孩子出生後,夫家爸媽探視過,隨即當兩夫妻的面前清楚表明各人造業各人擔,自己的孩子自己養,我們老人家的責任已經盡完了,別用孫子來算計我們兩老的後半生啊! 
每日圍著學校工作、企業廠商的案子旋繞的姊姊,只得厚顏央請退休而賦閒在家的娘家父母親充當保母。所幸愛孫子,沒有區分內、外孫的倆老,願意用自己的愛來灌溉孫子,甚至掏出自己微不足道的退休金來滿足愛孫的小小心願。 
一日,好友與姊夫同桌共餐,對姊夫試探性的問道:「親愛的姊夫,你可知道聘請一位專業保母,一個月得花近2萬元,而我爸媽這兩位保母除了24小時照護之外,還自掏腰包買書籍、玩具給你的小孩,姊夫,是不是也要給兩老表示一點『心意』啊?」 
       

談到孩子「妳姊要生的」

殊不料,姊夫頭也懶得仰起看著這位小姨子,只是淡淡的回她說:「都是你們自己的『家人』,算那麼清楚做什麼。談錢,俗氣啦!」扒了幾口飯後,悉數嚥下食物後,姊夫又說:「反正孩子是妳姊要生的,何況她賺的錢比我多,叫她自己去處理。」說完,拉開餐椅,逕自咬著牙籤,出門逍遙了。
幾個月前,疊放在桌上的待繳費用盒子裡的水、電、瓦斯帳單,紛紛逾期,導致可能被加收費用,那一天,好友看見自己的爸媽手上拿著姊夫家的帳單要去銀行,請好友照顧兩位姪子一會兒,沒想到,爸媽往銀行方向出門後,姊夫竟來電:「還有一張稅金再過幾天要繳啊,請妳爸媽回來拿。」
氣不過的好友連名帶姓:「X先生,這是你家帳單,請你自己繳好嗎?」
但聽姊夫電話那頭傳來:「都是一家人,算那麼清楚做什麼,反正妳姊賺的錢比我多,放心,她會把錢還給兩老的。」
「錢再多,也不是要給不知道『責任』兩個字怎麼寫的人花的,懂嗎!」說完,掛斷電話,好友對著兩名姪子喃喃的說:「唉!可憐,你們有這樣的爸爸。」 
       

阿星╱新竹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30416/34955254/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