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教名師在車內舌吻的照片,震驚整座島嶼。相熟的朋友誇張大笑,「若今天上報的是妳,我就拿照片請妳簽名。」
這一切,始於上大學前的暑假,我到補習班打工,要替講師備茶水、擦黑板,常常得在快下課之前,進到教室準備待會打掃。每次坐在後面看著高大偉岸的背影在寫黑板,每一個字母都端正,襯著字正腔圓的音調,英文那麼枯躁,原來是一場誤會。我很快地為這個優雅的講師沉醉。打聽消息,同事們說他離婚,「應該沒有女朋友吧!」交往前,我問他:「你有伴嗎?」他說:「我南來北往教課,都是一個人。」


       

替我慶生,帶著我南北各地開講座,我自己打發時間,等他下課來接我去吃飯。第一次出遊過夜,他將我公主抱,安放在純白King Size大床上,修長的手指徐徐撫過我的長髮,他的吻溫熱我的額頭,我別過頭避開焦灼視線,卻被挑起下巴,他的唇輕輕地印上來,舌尖輕叩門齒……「你把我的初吻搶走了!而且你的鬍子刺到我!」他笑道:「那我剛才太粗魯了,初吻應該是這樣……」他的吻一路蜿蜒到肚臍,「妳身上每個地方,我都,想去!」 
那日過後,我開始對菸草味成癮。 
每次見面的熱情擁吻,還是敵不過未解人世的不安,他始終沒硬要我,直到我下定決心交付自己,他輕柔地進入,待了一會就退出。我問:「為什麼不完成?」他笑答:「今天先這樣就好,妳那麼痛。」如此反覆十數次,女孩變成女人。 
同年冬天,隨他到台北開講座,登記入住飯店時,發現他的身分證上還有另一個名字。我問他:「你有辦離婚手續嗎?」他答:「有簽離婚協議書,但還沒去辦妥。」我以為這樣就是離婚了,日久才清楚,這樣不算離婚。他的太太,也不是第一任,為了孩子,他會維持婚姻,只要不被她知道,我們就可以一直在一起。 
       

元配打來 豬腳壓驚

然而一次齟齬,我發了簡訊罵他,卻音訊全無。在發表博士論文前一個月,他在深夜來電,聲音極其疲倦,「我太太看到簡訊了,現在家裡一團亂,過陣子再找妳。」這凌亂的荒唐,換來自律神經失調,咳血、發燒、體重急降,直到他回來找我。朋友勸:「這樣的事攤在陽光下,沒人是贏家。」
在驛站,他送我北上,摟得我肋骨發疼:「妳這小傻瓜,怎麼會願意跟著一個老男人?」我輕聲附耳說:「無燈無月無妨,但得兩心相照。」
怎知,分開沒多久,我接到電話,說是他的妻,問我是否認識他?我口吃否認,她便掛上電話。握著手機,我無聲蹲在地上,顫抖良久。室友燉了豬腳麵線,訕笑:「準備火盆給妳跳,怕燒掉屋子,這麵給妳這飽受驚嚇的小老婆壓壓驚。」
他解釋,她設定他手機的所有訊息都備份到她手機裡,不要傳簡訊就沒事了。只是,到底他愛我還是愛妻?有一次他打來,語氣甜蜜的想約見面。我冷問:「你就只會把我當玩具,不怕有報應?」當下我很希望他否認,說他對我還有情份。他沉默半晌,問:「妳為什麼要這樣說?」我讓語氣盡量淡漠:「不是我這麼說,是你這麼做!」我聽到他倒抽一口氣:「好!妳說的!」電話從此斷線……
掛上電話也不能立刻切斷日夜的思念,但是經年揮霍青春,疲憊不已,只渴望一份安定。若說人不輕狂枉少年,8年荒唐也夠了。 
       

媛貞╱台南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30501/34986671/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