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抵達紐約的蘇格蘭移民在旅館過夜。他們整個晚上被蚊子攪得十分惱火,其中一個說:

  “仙蒂,用被子蒙住頭,蚊子就咬不到我們了。”

  過了一會兒,他便伸出頭來呼吸新鮮空氣。這時他看見了以前從未見過的螢火蟲,于是她叫道:

  “上帝啊,蒙住頭也沒用,蚊子打著燈籠找我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