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朋友天兒上個月考研結束後,離開了北京,去三亞發展了。雖然都不情願,但我們還是默默的祝福著。天兒不僅是我生活中的好朋友,更是工作上的好搭檔。這些天,離開的人太多,忽然覺得日子像是一部電影的結束,也許過一段時間後,才能看起來像是一個新故事的開始。        


       

這兩天,我忽然想到,自己的電影工作室成立快兩年了,不管作品如何,但最開心的兩件事:做的是自己喜歡的事和交了這些好朋友。他們總說我是一個最不靠譜的老大。說人家創業的時候,都是為了上市為了賺錢,而我卻只是為了讓大家開心,拍戲都只拍自己喜歡,幫助大家去追自己的夢想。        


       

以為,這個團隊能持續很久,或者直到我們都有了孩子還會這麼激情的說:趕緊拍起來。沒想到,第一個離開的,竟是我的左膀右臂:天兒。        


       

天兒在北京考了兩年研,家里花了不少錢、上了不少不靠譜的培訓班。考研的路上,他用閒暇時間來片場跟我一起拍戲。我們總是會一起討論劇本和分鏡頭,談談最近電影院上映的片子好不好,我總覺得,這幫人只要在一起,就有機會寫出好的劇本和拍出感動自己的作品。可第一年,天落榜了。        


       

父親給他在家鄉安排了一個工作,說,你這麼大了,總要自立了吧。不能總花父母的錢了吧。        


       

天兒倔強的說,再讓我考一次,如果不行我再回家。        


       

天的女朋友和她異地四年,此時此刻也希望他回家發展。        


       

天壓力很大,一天晚上我開車送他回家,他說,我還是喜歡咱們在北京拼搏的日子,不想回去。        


       

我說,你這麼年輕,幹嘛回家圖穩定,你喜歡喝茶看報紙啊?        


       

他笑笑說,我也想多經歷一些,但這樣,是不是有點自私啊?        


       

我搖搖頭,說,人總要活的有點理想吧。        


       

天笑了笑,那一路他一直在跟我講夢想,講到了很久以後的生活,講到了我們工作室的規劃。我也跟他講了一路我怎麼“忽悠”投資方的扯淡故事。        


       

第二年考研前,天兒生日,他請我們吃飯。那天,他沒怎麼說話,吃完飯,我們就散了。        


       

我隱隱約約覺得他有事情瞞著我。        


       

之後,我們也就沒有了聯繫。        


       

我以為他考研忙,也沒有過問。        


       

可直到考研結束後,我的新戲劇本創作完成,天回家靜養,我準備等他回來開機。沒想到的是,天給我的第一通電話竟然是,龍哥,我去三亞工作了。        


       

他在電話裡告訴我,他多麼不想做這樣一件事,他多麼想繼續我們的夢想,可是,他不能這麼自私的總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總要為家人考慮一下,去賺些錢。        


       

掛了電話,我鼻子酸酸的。心想,如果我能發的起更高的工資就好了。        


       

前幾天我們辦活動結束後,我跟大家說,你們知道天兒走了吧。        


       

他們很久沒說話。這些年的打拼,感情太深。        


       

朋友很不能理解,說,人不能總是為了賺錢吧?        


       

我說,你不懂,你北京人,有車有房。我們其他人也有其他能養活自己工作,賺一些夠自己生存的錢,然後再談夢想。其實無論在哪,你都是先要解決生存的問題,然後再談生活和夢想……        


       

我們的夢想還會繼續,但是我明白了,物質基礎是精神建築的基石。沒生存基礎,是不能談夢想的。天兒走的時候,我跟他發了一條微信,說,去吧,我們都不會解散,在這裡等著你。等我們賺到大錢的時候再讓你們一個個都回來。        


       

其實每個人都是這樣,很多情況,堅持不一定是對的。在你實現夢想之前,需要做很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需要走一些彎路才能知道自己愛的是什麼。那些站著生活的人,誰知道背後他跪過了多少次,迂迴的成功不可恥,但只要你還不忘當年的夢想,不讓世界改變你,不變成自己討厭的樣子,你的堅持就沒錯。        


       

忽然明白了一些道理的精髓,曾經聽朋友講過,剛畢業的大學生,一定要先就業再擇業。現在我知道了,一無所有的時候,先去做擅長的、能做的,能賺到錢,能積累到人脈,有了一定的資本,再去做自己喜歡的。可身邊有很多人,畢業前不停地糾結自己能選擇的工作,好的工作看不上她,差的工作她看不起,畢業一年多,仍然在家呆著,每次別人問她你最近在幹嗎。她說,在找工作。        


       

另一個朋友S來香港名校畢業,學的當時火熱的專業:新聞。來北京半年多了,還沒有找到工作。每次見面我都刺激她,說你怎麼還沒找到工作?        


       

她說,不著急,沒合適的,總不能將就吧。        


       

後來知道她去了很多用人單位面試,不是工資不滿意就是地點太遠,不是專業不完全不對口就是別人看不上她。        


       

慢慢的,我也不喜歡問她工作怎麼樣了。因為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樣的:不著急,沒合適的。        


       

於是,我開始問,你什麼時候找男朋友?        


       

……        


       

工作和感情不一樣,選錯了大不了重新來,不會傷害到自己,總能。只有先去做一份工作,才能在工作中知道自己要什麼,知道自己擅長什麼,不喜歡什麼。只有先生存,才能談理想。        


       

我想,任何夢想和生活,都是基於渡過生存期那段連下頓管子都計劃再三的時光後的,否則,都是在空中樓閣。在渡過生存期的過程,可能會失去一些寶貴的東西,或過的不如意。但不忘初心,記得每天提醒自己:這些黑暗只是為了今後的黎明,做這些不願意的事情只是為了以後能更好的站起來,這樣便好。        


       

願我們能渡過人生黑暗的日子,看見明日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