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莉是馬邊縣人,由於家境貧困,小學畢業后便輟學了。經人介紹,莉莉來到縣城的一家農家樂當服務員。在這裡,莉莉認識了同縣的宋永強。36歲的宋永強對這個天真可愛的小妹妹十分喜歡,單純的莉莉也把他當叔叔對待。宋永強常常幫助莉莉幹活,兩人漸漸熟絡起來。­

「宋叔叔對我很好,我也很喜歡他。」生活的困難讓莉莉很少享受到父母的愛,而宋叔叔無微不至的關心,令莉莉十分感動。直到有一天,宋永強向莉莉表白了愛意,這可把她嚇了一大跳。「我一直把他當成自己的叔叔。」看著足足比自己大21歲的宋永強,莉莉很猶豫。此時的宋永強早與別人有過事實婚姻,還有一個14歲的孩子。但是想到平時宋永強對自己的好,莉莉也沒有表示反對。­

沒過多久,宋永強提出要帶莉莉到成都打工。莉莉試著告訴父母,遭到強烈反對。可是,在宋永強的再三鼓動下,莉莉毅然背著父母跟隨他來到成都打工,而莉莉的夢魘般的生活也由此開始。­
6月27日,宋永強帶著莉莉來到成都,並在簇橋龍井村2組租下一間平房安頓下來。隨後,宋永強找了份在鞋廠當保安的工作,兩個年齡相差整整21歲的人就這樣生活在了一起。剛開始,宋永強對莉莉很好,噓寒問暖,但等到莉莉找到工作后,情況就慢慢發生了變化。­

莉莉在餐館裡僅僅幹了兩三天,宋永強便強行要她將工作辭去。宋永強告訴莉莉,現在外面很複雜,她很容易就被人騙了。無奈之下,莉莉只好辭職。從那以後,宋永強便讓莉莉呆在家裡,不讓她出去找工作。­

沒過多久,宋永強也失去了工作,而他對莉莉也越來越疑心。由於莉莉在工作時認識了幾名異性朋友,宋永強對此大為光火,他認為莉莉在外「偷人」,背叛了他。為此,宋永強開始對莉莉拳腳相加,從那時起也就一發不可收拾。他摘下了對莉莉呵護備至的面具,常常對莉莉大打出手。­

8月31日上午11時許,兩名朋友來找莉莉玩,當3人走到簇橋某廣場時,莉莉的背上被人猛拍了一下。她扭頭一看,看到的卻是宋永強那張因生氣而扭曲的臉,她嚇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宋永強狠狠瞪了莉莉身邊那兩名小夥子一眼,便拉著她回到了家中,莉莉的噩夢由此開始。­

回到那間狹小的出租屋,宋永強指著莉莉大罵起來,越罵越氣的他順手給了莉莉兩耳光,「婊子」「偷人」等字眼不斷地從宋永強的口中湧出。仍不解恨的宋永強不知從哪裡掏出了一張刀片,並將莉莉死死壓在床上。此時,莉莉根本不知道他要幹什麼,等到宋永強的刀片朝著莉莉的臉上狠狠地劃了兩下后,巨大的痛楚讓莉莉失聲尖叫起來。­

「你叫吧,你越叫我越要劃得深。」此時的宋永強已完全瘋狂,刀片對著莉莉的臉一下又一下,莉莉只感覺到臉上越來越痛,也不知道宋永強到底劃了多少刀。莉莉的嗓子也叫啞了,實在忍受不了的她苦苦哀求:「求求你住手,我再也不叫了。」­

「你這句話說得太晚了。」宋永強獰笑著,繼續揮舞著刀片。弱小的莉莉此時已成了一隻任人宰割的羔羊,血順著她的臉上流了下來,她漸漸感覺不到疼痛了。­

隨後,已完全失去理智的宋永強撕開莉莉的衣服,瘋狂地在她的胸部刻下了「騷」「淫」兩個字。此時,莉莉已沒有呼救的能力,她只能任由宋永強擺布。接著,宋永強又用藍藥水和中性筆墨塗在血跡未乾的字跡上,「看你還敢不敢背著我偷人。」對於自己的「傑作」,宋永強似乎很滿意。直到精疲力竭的宋永強倒頭大睡,莉莉才感到渾身火燒火燎的痛。­

第二天,醒來的宋永強似乎也為昨晚自己的暴行感到內疚,他訕訕地試圖與莉莉說話。面無表情的莉莉獃獃地躺在床上,死死地盯著天花板,渾身的疼痛讓她吃不下一點東西。隨後,宋永強便離開了暫住地。­
晚上,當宋永強回到家時已是滿身酒氣,「你是個賤人,你背叛我。」他劈頭對著莉莉罵道。此時,宋永強的眼睛已被嫉妒和猜忌的火焰燒得紅紅的。當又一次看到宋手上寒光閃閃的刀片時,莉莉忍不住渾身顫抖起來。沒等莉莉反應過來,宋永強一把扯下她的褲子,將她按在床上,口中還威脅著讓莉莉不準反抗,甚至連動也不準動,否則他就要弄死她。接著,宋永強用刀片在莉莉的大腿上刻字,先是左邊大腿,接著是右邊大腿,一刀一刀,血流了滿地。最後,完全失去人性的宋永強甚至在莉莉的下身也刻起字來。­

莉莉撕心裂肺的喊叫,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宋永強做完這一切,莉莉已痛得昏死過去。當她醒來時,宋永強已跪在了她的面前:「莉莉,你原諒我好不好,以後我會對你好的。」宋永強哀求著,要莉莉諒解自己。此時的莉莉大腿上血肉模糊,下身也劇痛無比。突然,宋永強又開始發狠,他叫囂著要去找莉莉的那兩名朋友。隨後,宋永強衝出了家門。眼看著宋永強消失的身影,莉莉猛地醒悟過來,此時的她什麼東西也顧不上帶,倉皇從暫住地跑了出來。隨後,莉莉給自己的朋友打去電話,並在朋友的陪伴下,來到派出所報案.­

案情引起了派出所的高度重視。凌晨3時許,當案偵民警來到龍井村2組宋永強的租住屋時,他正在呼呼大睡。在房間內,民警還搜出了大量的雷管。宋永強稱,這是他準備用於和莉莉同歸於盡的。­
昨日下午,記者在簇橋派出所裡見到了莉莉。經歷過這一場劫難后,這個有著一雙美麗眼睛的女孩顯得十分麻木,只有她臉上那一道道醒目的傷痕訴說著這個15歲女孩曾經遭受過的折磨。­
當記者問莉莉是否知道自己的身上被宋永強刻下了字時,莉莉先點點頭,接著又輕輕搖了搖頭。她說,她知道胸口上的字,至於大腿和下身的字就不知道了。「我自己用小鏡子照著看,可我認不來那是什麼字。」莉莉的聲音很低。「那你照過鏡子,看過自己的臉嗎?」莉莉搖頭,她說她不敢照鏡子看自己的臉。­

據簇橋派出所教導員謝守亮介紹,由於莉莉不願再回暫住地,而她的遭遇也十分令人同情,一名民警自願將她接到自己的家中暫住。謝教導員還表示,在案情調查完畢后,派出所將積極與相關部門進行聯繫,對莉莉進行妥善安置。被擋獲的宋永強對自己的暴行供認不諱。目前,宋永強已被警方刑事拘留,此案還在進一步調查之中。­

對話篇­
莉莉:我一直當他是叔叔­
記者:你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做嗎?­
莉莉:他說我偷人。­
記者:那你有沒有背叛過他?­
莉莉:沒有。反正他看到我和別的男的說話就要打我。­
記者:事情完結后,你打算回家嗎?­
莉莉:不回去。­
記者:為什麼?­
莉莉:不想讓父母擔心。­
記者:你知道這些字可能無法清洗嗎?你知道這對一個女孩來說,意味著什麼嗎?­
莉莉:……(沉默,不停流淚)­
記者:你愛他嗎?­
莉莉:我一直當他是叔叔。­
宋永強:她多次「背叛」了我­
記者:你為什麼會在她身上刻字呢?­
宋永強:我當時喝了酒,事後我很後悔,我還跪著給她道歉。­
記者:還有其他的原因嗎?­
宋永強:她背叛了我,而且不是一次,是很多次。­
記者:你覺得和這個比你小21歲的女孩之間的感情是愛情嗎?­
宋永強:我很愛她,她腳上穿的涼鞋都是我給她買的。­
記者:那你認為她愛你嗎?­
宋永強:……(變得焦慮不安,聲稱自己身體很難受,不再接受採訪)­

看完這篇帖子你的心靈就沒有一點震撼嗎???!!!­

當我第一次看到這帖子時,我才感到作為一個女人的悲哀,出了這種人難道僅僅是他自己心理造成的.社會,國家不採取相應的措施杜絕使的此類事件發生.頻繁的出現類似事件,卻在以事後打擊此類事件標榜提升自己~~­

社會對於目前曾經充滿憧憬的我來說還是太過於現實了! ­
歡迎大家踴躍加入此社-讚讚讚 按圖連結

火樂新聞-通訊最新搶先看~! 按圖連結-讚讚讚

7coke - 可樂無敵讚 - 超屌 ~ 請收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