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來把社群網絡視為病毒的我,不會去申請相關帳號,唯恐成了網絡被控者。但是自從擔任私校中學的教師後,為了出奇招,讓學生的作業準時繳交率提升,便揚棄書面手寫的功課,改由電子檔作業,並且申請了臉書帳號,更在裡頭增設一社團,專供學生繳交作業的園地;說也奇怪,不再仰賴班上學藝股長收作業,換成「臉書股長」代收後,學生的準時繳交率幾近百分百,甚至有一些同學提早繳交,還附上影音檔作為附件。
喜悅迎著這一正面效應,著實對臉書魅力嘖嘖稱奇後,不想,臉書災難也由此蔓延。


       

學生家長常來函或來電告知,學生鎮日竟然為了蒐集幾個「讚」、增加幾個「好友」,搞得情緒起伏不定,甚至還口出惡言,嚴重影響生活作息及家庭氣氛。家長勒令該學生關閉臉書時,我的「臉書股長」竟成了緩執行的擋箭牌,氣得家長要我負責收拾點燃的「臉火」。 
而我呢,原本無課閒暇之際,還可以閱讀其他書籍,或者在校園內走走,沒想到,自從臉書開啟後,紙本的讀物沾染了一層灰塵不說,我常不由自主的隨時想登入,想藉此尋找久未連繫的昔日同窗好友,或者那無緣共度情人節的過往,過得是否可好? 
       

操場走走 馬上被拍

就這樣,沒有任何目的的隨意瀏覽臉書網頁,閒暇時間,腦海中常常跳出藍白畫面的F字樣,兩眼也聚焦螢幕過久,兩眼呈現疲樣,反而比站上講台授課更累人,還自我安慰:我只是想確認是否有學生沒有繳交功課。
再者,臉書的使用後,自己儼然成了學校「公眾人物」,稍一舉動就成為眾所皆知,馬上就有「狗仔」報上我的行蹤。
有一次,剛改完作業,一人到操場走走,手機馬上就有來自臉書留言的震動聲,一打開:「老師,你從廁所走出來後,拿起一張衛生紙,一個人往操場走去喔!」
納悶著:現在不是上課時間?怎麼會有人知道我在操場?
原來是一名同學,上廁所時,看到我的身影,回教室後,就將訊息PO在臉書上,逡巡間,大拇指上揚的讚、讚、讚符號,就隨著留言跳動,到了晚上,回去收作業時,還有留言:「老師,有心事?被拋棄?下次去操場散步,也揪一下嘛!別說我們當學生不講義氣,我們也可以安慰你被拋棄的幼小心靈啊!」
「對啊……」、「老師,加油……」、「是哪個不識貨的,敢拋棄老師……」、「老師,惜惜,別哭……」、「老師,別為了一株小草,放棄整片大草……」。
我的天天天啊,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些這是哪門子的「誣告」、看圖說故事?弄得全城草木皆兵,不知如何善後了。
唉!學期過後,我還是乖乖的請學藝股長催收作業,至於臉書股長,就讓它好好的安享天年吧! 
       

慕容無恙 ╱新竹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40223/35658078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