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紙上斗大的標題「失蹤的5名青少年找到了!」吸引著我的目光。
看著其中一名翹家少年,被打上馬賽克的稚嫩面容漸漸清晰,不知不覺中,被我偷偷換上自己的五官,如果28年前,母親也報警了!或許,自己也會像這些青少年,出現在報紙上。


       

17歲,就讀夜校的我,白日辛勤工作,午休時,我會趁著短短60分鐘,和時間賽跑,到市場買菜、回家煮飯給工作忙碌的母親和年邁的外婆吃。 
此外,我還包辦許多家事,每月7、8千的微薄薪水,我總奉上5千給母親,剩下的,就是我的學費、餐費、交通……等所有的費用。 
我不是一個乖小孩,卻是一個很早就認清現實的小大人,因我置身一個債務環繞的家庭中。 
可嘆的是!當我努力彌補家裡破洞,父親和外婆卻忙著指責對方,數落對方的言語,輪番在我耳朵砲轟,完全不顧我半工半讀又身兼家務的疲憊,還常常要我表態,在他們之間做出選擇。 
不斷累積的負面情緒,總讓我無法安眠,許多深夜,我在街上和流浪狗一起度過,直到有一天,我真的再也無法消化這些快速繁殖的負面情緒,「逃走」是17歲的我,唯一想得到,最不傷人的解決方式! 
       

在火車上 遇到少女

我提出所有存款5千元,匆匆跳上開往後山的火車,台東,對當時的我來說,就是海角天涯;因為想省錢,連便當也不敢買,試圖用聊天來止飢,便和鄰座女生攀談起來。
女生小我幾歲,知道我逃家的事後,還貼心的把零食拿出來分我,家住知本的她,建議我可以到那裡一遊,當她被家人接走後,沒有頭緒的我,只好接受她的提議……
沒想到!在知本迎接我的,不是熱騰騰的溫泉,而是數十年難得一見的颱風。
我被困在旅館裡,又冷又餓!颱風太強,所有商家都沒營業,好不容易颱風走了,所有遊客想做的事就是:「回家」。但是,談何容易?聽說汐止水淹三樓高。
我和眾人擠在台東火車站,彷彿1949的逃難潮,拚命想擠上班次少得可憐的列車,走道上塞滿了人。
逃家三天兩夜,恍如隔世一般,我是走道上的一個過客,眼神茫然地望向窗外,忽然間!一位中年男子跟我搭訕,知道我的情況後,居然有辦法在塞爆的車廂中,生出一個座位給我。
中年男子說他老婆小孩都在美國,一個人在台灣工作,在台北有一間別墅,問我要不要搬去和他一起住?不等我回答,一隻手從我領口鑽進,在我胸口亂竄,中年男子問:「穿這麼少,冷不冷?」
大人都太小看孩子們的腦袋,我雖然不是很聰明,也大概猜得出來中年男子想要什麼,不可否認,我的腦海曾經閃過一絲念頭!「如果他能幫我父母還債!有什麼不可以?」但,對錯總在一念之間!況且我相信:太快的事物、總帶著後遺症;於是,我終究裝傻甩開了他的手,沒有出賣自己的未來。
其實,他也不是什麼壞人!就是寂寞罷了。往後數年,每逢聖誕,他總會寄來祝福!也曾打電話到我家,要家人好好關心我;後來,我靠著自己的努力,8年後,終於還清父母的債務! 
       

阿振╱新北市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40304/35676384/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