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81603538985.jpg

美国奥克拉州一个小镇,有一位男孩,名叫泽安德逊(JeremyAnbderson),从两岁开始,就时常讲些奇奇怪怪的“前生”事情。   

有时候他对祖父说:“我好痛呀!我痛死了!我是痛死的!我从前痛死的时候,比现在年龄还大一点。”   

小孩又对祖父说:“我驾著汽车,开得好快好快,像子弹那么快!后来给一辆大货车撞碰了,我就给撞死了!”   

小男孩时常讲这些怪话,祖父祖母和父母都不由不觉得奇怪,也不由不联想到小男孩的小舅舅詹美。   

小舅舅詹美郝塞(James Houser),是小泽利的母亲的小弟弟,十四岁时被货车撞死,那是在一九六七年十二月十二曰。   

小泽利一九七六年才出生。家里从来没有人对他提起过小舅舅车祸身亡的事,他怎么会知道的呢?   

请医生帮忙   

祖父决定寻求专家的研究,於是请了在奥克拉荷马州捕鱼鸟市(Kingfisher)的沙芬堡研究基金会(Shaferberg Research Foundation)的班纳纪博士(Dr. H. N. Banerjee)帮忙,班纳纪是一位精神医生。   

班纳纪博士对小男孩施予催眠,问他是谁叫甚么名字。   

小泽利说:“我叫詹美郝塞。”“你几岁?”“我死的时候,还不到十五岁。”   

“你记得你的出生曰期吗?”“我一九五二年八月廿二曰生,一九六七年十二月十二曰被车撞死。”   

“在甚么地方撞死?”“在奥克拉荷马州通卡华,就是我出生的家乡。”   

博士问:“我们到通卡华去,你能带路吗?”“我能!”   

熟悉小舅的事   

博士就带著小男孩和父母一同开车去通卡华,一进了市区,小孩就立即指出道路来,他非常熟悉街道,好像居住过似的。事实上,他从未到过这个小舅舅生长的地方。这时候,小泽利才不过四岁。   

博士后来在研究报告书上说:“小泽利在催眠之后,完全能记忆前生的事。在汽车上,他坐在我身边,非常快乐指出哪一条街道是甚么地方,哪一个同学住在那一座房医院,他上的学校。”   

“他又带路来到一家百货店,他说他的祖母在该店做工,他每天放学后必来该店找祖母。他又带我们去一家理发店,说是他祖父的理发店。果然,那是他小舅舅詹美赫塞的祖父开的店。”   

“他又带路去郊外,指出一处树林,说他用长枪在该处打猎,这些也都符合詹美的生前事蹟。后来,我们开车驶向詹美被撞死的地点。”   

“一到了那里,小泽利就不肯指路前进了,他不肯下车,他大哭了起来,我们硬把他拖下车,走到詹美惨死的地点,小泽利倒在地面痛哭不止,不住哭叫好痛好痛!”   

“后来,我们抱他回到车上,我们驾车经过一处公墓坟场。小泽利含泪指著坟场说,我就是给埋葬在那边!”“那果然是小舅舅詹美埋骨之地。”   

下了车,小泽利十分熟悉,一直领路带众人到小舅舅的墓碑前面来,指著说:“这就是我的坟墓!我躺在那下面,好冷!好冷!”那一点也没错,正是小舅舅的坟墓!而小泽利才四岁,从未来过,也不认得字!   

小孩哭泣著,他的母亲也大哭。   

没有人分析得出,小孩才四岁,怎么就知道小舅舅生前的事,怎么就能带路找到小舅舅的坟墓?!   

这件真事,轰动了全美的心灵界和精神研究者。有人说,小孩真的是小舅舅的再生,有人说不是,只是他母亲心中怀念著小舅舅,把一切在无意中传心传给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