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诉人物:舒越(化名) 
  虽然风雨中你不懂为我披上雨衣撑起雨伞,可是我毕竟顺从天意搭上了你这只木船,即使在生活的海洋里你载着我并非一帆风顺,我仍旧会同你相扶着驶向人生彼岸。 --本文主人公
  舒越出现在阿阳面前的时候,还没有开口眼泪就已经掉下来了。她很漂亮,流着泪的脸更让人心疼。上面这首小诗是舒越从前写给她丈夫的,可是就在不久前,他们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在阿阳问舒越她丈夫听到这首诗有什么反应的时候,舒越苦笑着回答:“麻木。他问我,你是从哪儿抄来的……”
  A
  我丈夫叫阿斌(化名),我们的交往是在阿斌的妈妈和我姐姐的撮合下开始的。也许是那个时候我太不成熟了,自己明明没有爱上阿斌却在别人的意志下认定了他,交往了不到一年,我就糊里糊涂地嫁了。
  从我们婚姻开始的那天起阿斌就不是特别关心我,每天早晨一起床,他就急匆匆赶到他妈妈那里,在那里吃早饭,然后上班。下班后他的第一件事也是去他母亲家报到,然后吃晚饭,直到玩够了才回来睡觉。
  看着别的新婚夫妻整天甜甜蜜蜜的样子,曾对婚姻充满了幻想的我一下子陷入了失望和困惑,每天对着空荡荡的房间,我觉得特别委屈。
  陈冬(化名)是阿斌的好朋友,认识他时,我们都已经结婚了。因为两个男人的关系,我们两家走得很近,又因为都是刚结婚,我也就常常不自觉地拿陈冬和阿 斌做比较,结果我发现,我想要阿斌具备的优点陈冬都有,细心、体贴,会照顾人。我不开心的时候阿斌从来都是无动于衷,但如果陈冬知道了就会安慰我两句。虽 然只是几句问候,也能让我干涸的心慢慢滋润起来。渐渐地,我和陈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3年时光很快就过去了,我从前一直在努力改变阿斌身上的缺点,失败以后又改变自己去迎合阿斌,可是我的一切努力最后全都白费了,而且最后还常常演变成不可开交的吵架。
  阿斌什么事情都告诉他母亲,因此婆家人对我的印象也越来越不好。婆婆这个人有点小事就到处算命,我和阿斌发生什么矛盾在街坊邻里中从来就不是秘密。我索性就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就这样,我和阿斌的心越来越远,我觉得我就是茫茫海上一只失去了双桨的小船,在风浪里孤独地颠簸,无处靠岸。虽然有家,但却不是我避风的港湾。
  B
  有一天晚上我和阿斌一起在家看电视,阿斌这样的时候不多,那天我的心情很好。我突然想到他从来都没说过爱我,我就问他到底喜不喜欢我,阿斌回答说喜欢,我更高兴了,就问他:“那你能以你父母的名义发誓爱我呢?”
  阿斌摇着头,两只眼睛只盯着电视,还说我净说些没意思的话。我的心一下子恢复了冰凉,结婚这么久了,我从没感受过阿斌对我的爱,我知道,他其实并没有爱过我,虽然他只提过一次他在农村的初恋,但我知道,他的心在那里,不用争,我早就输了。
  难过的时候,我就把心里话都对陈冬说,慢慢地,他从我的倾诉对象变成了我惟一知心的朋友。有一段时间,陈冬几乎天天来我家,我们之间形成了两个人才有的默契。
  有一天我们在一起吃饭喝酒,我借着酒劲问他:“你喜欢我吗?”他说喜欢。我同样问他:“那你能以你父母的名义发誓爱我吗?”
  陈冬放下酒杯,认真地看着我说:“我以我父母的名义发誓,我爱舒越。”
  我的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有他这句话,我觉得我也很幸福。
  接下来的一年里,我和陈冬开始了我们的交往,说是交往,其实就是我们一起去离家很远的地方吃个饭,散散步,加一起总共只有四五次。
  但我的心一直处在深深的内疚中,我觉得我对不起阿斌,于是在经过很长时间的内心斗争以后,我决定跟陈冬分开。
  从此他的电话我不接,他约我,我也不出去了。我希望一切到此为止,可是事情并没有像我预想的那样发展下去,一些关于我和陈冬的风言风语开始在邻里之间传扬起来了。
  春节的时候我生病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几乎吃什么吐什么。我每天大把大把地把胃药往嘴里送,阿斌从没过问过。
  有一天,陈冬的妻子把我和阿斌叫到她妹妹家去玩,还约了几个朋友,陈冬有事,没去。我虽然身体不舒服,可我还是去了。
  饭桌上,我一直忍着恶心强颜欢笑。一个朋友别有用心地说:“舒越怎么好像不高兴似的?”陈冬的妻子冷笑着说:“因为有人没来啊!”阿斌低着头一句话都没说。

我恍然大悟,这顿饭并不单纯。虽然觉得自己被当成了傻瓜,但我一直忍受着他们的冷嘲热讽,什么都没说。
  晚饭后我又吐了,大家都在客厅里说笑,只有我痛苦地躲在厕所。出来以后,我听见他们在谈论我,陈冬妻子的朋友说:“别人吃完了拉,就她吃完了吐!哈哈哈!”
  几个人都大笑起来,其中有阿斌的声音。我走进客厅,看着这几个人的嘴脸,我突然觉得那么心痛,那么失望,和其他人一起羞辱生病的妻子,阿斌究竟在充当着什么角色呢?
  我几乎是在那一瞬间下了决心。回到家,我向阿斌承认了我和陈冬曾走在一起的事,阿斌狠狠地打了我,也打碎了我对阿斌最后的感情。
  对这个家,我再也没有任何留恋,第二天,我简单收拾了自己的衣服回了娘家。
  C
  为了逃避这里的一切带给我的伤害,我决定去我们单位在吉林开的分店,临走前,我把陈冬约了出来,从前连接他一个电话我都有那么多顾忌,现在我觉得我没有负担了。
  我们坐在一起,第一次聊起了彼此的婚姻,我问他:“你能为了我离婚吗?”陈冬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点点头,我说我就是问问,你应该跟你的妻子好好过日子。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我觉得我那本来就快结冰的心渐渐没有温度了。
  在吉林,我的病越来越严重,我没去医院,我听说胃癌的病症就是我这样的,如果我真得了胃癌,就让我死了算了。
  开始我还以为我一定会很想陈冬,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也没想他,一到这里我就开始想阿斌,特别想他。我给阿斌打了无数个电话,他不是不接,就是说他恨我,让我永远也别回去。
  我每天把各种胃药混着泪水吃,后来还是同事硬把我拽去了医院。
  大夫说,我的胃病其实不严重,我可能是怀孕了。我不相信,因为阿斌的工作不适合要孩子,所以一结婚我就带上了节育环,可是大夫说节育环并不能100%%保证不孕,还劝我去检查一下。
  我去做了检查,结果是,我已经怀孕快4个月了。知道这个结果,我的大脑几乎一片空白。
  我给阿斌打电话告诉了他,他说孩子肯定不是他的,他说:“你和陈冬在一起都一年了,还有什么做不了?再说陈冬都承认了!”
  我顿时感觉眼前一片漆黑,天地良心,我和陈冬什么都没有做过,就因为我不想对不起阿斌,可是现在却要背这样一个黑锅!
  我想过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把孩子生下来,可是又放弃了这个念头,按正常程序,阿斌应该先做检查再要孩子,否则不能保证孩子是否健康,再说,我吃的那些胃药对胎儿都非常不利,我不能这么自私。
  我不得不回沈阳的医院做了引产,是个女孩。
  我在家修养的时候阿斌来了我家一次,谈离婚的事情。我在床上连动的力气都没有,阿斌看我的表情仍旧麻木不带感情,每一句话都是冷冷的。临走,我突然觉得很舍不得他,我对他说:“阿斌,你能不能多待一会儿?”
  阿斌冷笑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没人相信我,连我母亲也不相信。”舒越委屈地说,“我和阿斌前两天正式办了离婚手续,我一直告诉自己我不能死,我一定要活给所有人看。”
  阿阳手记:
  婚姻是需要真心呵护的,这一点对于感情基础薄弱的婚姻尤为重要。对于处在恋爱和婚姻中的人们,阿阳想对男人说,怎样去爱一个女人是你今后要重点学习的内容;阿阳同样想对女人说,如何让一个男人懂得去爱也将是你今后要认真探讨的话题。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阿阳对所有夫妻的祝福。

 [url=http://tw.push01.com/post/20771]正妹胡綺頻遭盜圖怒PO火辣「養眼照」 網友:布料在少點[/url] [url=http://tw.push01.com/post/19266]美女圖片』美女殺人不用刀追魂全在腰[/url] [url=http://push01.com/post/27757]車禍撞出少女與4男嘿咻 父怒告5個性侵罪~~~[/url] [url=http://tw.push01.com/post/19268]性感美女咬脣誘惑寫真圖片 黑色透視下的致命誘惑式 [/url] [url=http://tw.push01.com/post/19273]大選!就是她噴漆讓勝文不開心...」18歲超兇正妹陳妙婷本尊現身 [ 圖 [/url] [url=http://push01.com/post/22559] 單親媽主動獻身 又親又抱還嘿咻事後卻告遭性侵[/url] [url=http://www.push01.com/post/26430] 嫩模裸身黑絲極致誘惑 豐臀蜜乳性感撩人闖儀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