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控顯示,女子經過前台。

       

男子開完房走進房間


畫面顯示,男子被攙扶著出賓館,隨後家屬趕到,120確認死亡

半小時前登記開房入住賓館,半小時后就滿臉痛苦被人扶著出了賓館。南安大霞美長福村王某建的家人,怎麼也想不明白昨日凌晨的半小時里,在爾蘭賓館210房間發生了什麼,導致58歲的王某建突然離世。但事發期間,同村39歲女子王某曾進入王某建的房間

賓館監控        

深夜開房有女子進入 半小時后男子被扶出賓館        

賓館監控視頻顯示,凌晨0時47分,王某建一個人來到爾蘭賓館,並在前台辦理入住手續,「他曾於今年1月12日來這兒開過房,所以這回開房並沒有再出示身份證,而是直接使用此前的登記信息」,王某建的堂弟王詩平稱。

0時48分,一身穿牛仔上衣、牛仔褲的女子看似在接打手機掩面從賓館前台經過,走向客房。據王詩平及賓館人員證實,該女子就是當晚進入王某建房間的女子王某,「她捂著臉走過去,沒有登記入住信息」。

「從登記入住到離開房間,整個過程大約是34分鐘。」據監控視頻,凌晨1時28分,此前曾出現在前台視頻的女子王某小步從消防通道跑出,后又帶著兩個人折回。1時32分,身穿條紋短袖T恤的王某建在兩名男子的攙扶下,表情痛苦地從通道走出,王某緊隨其後。

死者家屬        

接通知趕來人已身亡 上周剛體檢沒有異樣        

「凌晨1點40分左右,王某打電話給我媽,說我爸出事了。」死者兒子王文漢告訴記者,他們急忙趕到賓館,在賓館外的路邊,得到的卻是父親已經離世的消息,「120救護車也到了,醫生說搶救無效。」

王詩平稱,堂哥王某建有些瘦,但一直以來身體較好,事發前並沒有任何異樣。

「他以前得過肺結核,上周五我帶他到180醫院複查,醫生說已經好了。」王文漢說,當天複查體檢后,醫生給父親開了一些葯。

警方調查        

女子稱死者為「乾爹」 死因尚在調查中        

那麼,和王某建一起開房的女子王某究竟是誰?她和王某建是什麼關係?現場死者家屬表示,王某是他們同村人,兩人似有合夥做生意,但具體關係並不清楚。王詩平告訴記者,王某建的手機通話記錄顯示,事發當晚9時許,王某曾打電話給王某建,之後王某建就出門了。

據知情人士介紹,王某今年39歲,已離異,她叫死者王某建為「乾爹」,事發后,昨日凌晨4點多鐘,王某曾在微信朋友圈更新心情:「終於結束了!來生再見!」王某建的家屬懷疑,當晚兩人有不當關係。

昨日,南安警方已介入調查,並進行初步驗屍。對於王某建的死因及當晚兩人的關係,警方表示將進一步調查取證。

相關報道>>>        

男子半夜攜女開房 被扶出賓館後身亡        

「堂 哥58歲,帶一女的去賓館開房,結果死在賓館外了!」昨日上午,王先生撥打泉州晚報社24小時熱線96339反映稱,堂哥和女子入住南安大霞美一家賓館 40多分鐘后,堂哥就在別人的攙扶下從賓館一消防門走出,隨後就發生了意外。這是怎麼回事呢?記者隨即趕赴現場了解情況。

監控 開房40多分鐘 男子被人扶出        

昨日中午12點,記者趕到位於南安大霞美的爾蘭賓館時,家屬已在該賓館外的路邊搭起簡易帳篷,將王某的遺體安置在內。

賓 館的監控視頻顯示:昨日凌晨0點46分,身穿黑白條紋短袖T恤的王某走入賓館前台辦理入住手續。1分鐘不到,一名長發、身穿牛仔外套的女子進入賓館,直接 朝里走去。隨後,看似辦完手續的王某也朝同一方向走去。誰知40多分鐘后,在1點29分,該女子慌張地從賓館一消防門跑出。1點31分,她帶著一名男子返 回,進入賓館。1點32分,兩名男子攙扶著王某走出賓館,該女子緊隨其後。此時的王某看上去似乎渾身乏力,但仍能走動。

「那個女的給我媽打電話,說我爸死了。」王某的兒子說,1點40分左右,他們接到噩耗,大約10分鐘后趕到現場。當時,120急救人員正在搶救,沒過多久便告訴他們「人已經沒了」。

——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 警方稱是否發生關係還需解剖        

賓 館工作人員介紹,王某當夜並未拿身份證辦理入住,而是根據今年1月12日入住時辦理的身份證記錄入住的。那位掩面的女子未出示身份證,也未辦理入住手續。 工作人員表示,他們開給男子的房間是210。那位女子在210房間發現男子有問題時,立即報了警,隨後工作人員也報警並打急救電話。

霞美派出所民警介紹,兩人是否發生性關係,需在家屬同意的情況下進行遺體解剖以及進行相關檢測檢驗才能知曉。

——他們是什麼關係? 女子稱死者是她「乾爹」        

王某的堂弟王先生說,堂哥今年58歲,是霞美鎮長福村人。一起開房的女子是同村的,平時和堂哥合夥做生意。

霞美派出所民警則證實稱,與死者一起開房的女子也姓王,是死者同村人,自稱對方是其「乾爹」,今年39歲,已離異。

——「總(終)於結束 來生再見」 蹊蹺微信引發各種猜測        

事後,因為一條內容蹊蹺的微信,引發對王某死因的各種猜測。

「有個朋友給我看了那個女的凌晨四點多時發的微信朋友圈動態。」王某的兒子向記者展示了一條微信,據稱是該女子事發后在其微信朋友圈發布的,寫著「總於(應為「終於」,編者注)結束了!來生再見!」,並配上一張卡通圖,圖上有「真的好累」文字。

王某的兒子同時介紹,父親曾患有肺結核,上周五複查時開過一次葯,但父親說吃了葯不舒服。這周五,他又帶父親去醫院檢查,醫生說肺結核沒事了,又換了一種葯。

警方 尚未發現他殺證據        

不過,上述說法均未得到警方證實。

昨日,霞美派出所民警介紹,接警后,派出所和刑警中隊民警第一時間介入調查,已對現場進行勘查、調取監控並對上述女子作筆錄,目前還未發現他殺的證據。
本篇文章摘取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