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後期,清朝衰像已顯,席捲近半個中國的白蓮教大起義,正式拉開了清朝衰亡的序幕。乾隆死後,嘉慶即位,清朝國勢進一步頹喪;結果在天子腳下京城之內,竟發生了天理教襲擊皇宮的事件。當時就連嘉慶(在外地)聽聞此事都慨嘆不已——從來未有事,竟出大清國!到了道光主政時期,乾隆朝本已穩定的新疆局勢再度惡化……

假如我們不考慮西方入侵的因素,那麼上述這些國家肌體的爛瘡,依靠日漸腐朽的清王朝還能夠繼續延續下去嗎?當然不能!官逼民反的歷史規律,貫穿了中國2000年封建社會的始終。

縱使沒有洪秀全藉著西方宗教的由頭建立拜上帝會,發起太平天國運動,也照樣會有別的什麼王秀全、張秀全來舉起反清的大旗。

                                       

那麼下面,就讓我們逐項分析一下滿清王朝為何不大可能長期座享天下(當然,我們的前提是“沒有西方入侵”)

1、從清朝中後期的軍力來看——乾隆嘉慶年間,為鎮壓白蓮教起義,清廷徵調了全國16個省的駐軍,用兵長達九年,耗銀近2億兩(相當於清政府5年的財政收入)!同時,清軍還損失了一、二品的高級將領20多人,副將、參將以下軍官400餘人。

                                       

面對著生龍活虎般的起義軍,清朝正規軍已毫無戰鬥力,當時有人戲稱“賊至兵無影,兵來賊沒踪,可憐兵與賊,何日得相逢”,諷刺的便是清朝官軍畏敵如虎的醜態。

2、從清朝中後期的國民經濟來看——康乾盛世業已成為往日煙雲,大清疆域之內民不聊生,烽火四起。再加上天災人禍層出不窮,苛捐雜稅多如牛毛,貪官污吏魚肉百姓,地主惡霸橫行鄉里……社會生產力已遭到嚴重破壞。

4、從清朝中後期的宗教民族關係來看——宗教會社性質的人民反抗運動此起彼伏,比如乾隆朝的林爽文“天地會”起義,乾嘉兩朝的白蓮教起義,以及嘉慶朝的天理教起義等;

滿清貴族與各被統治民族的關係,開始緊張。西南、西北民族地區局勢動盪,苗族、回民的反清鬥爭如火如荼,這一趨勢在尚屬盛世的雍正年間便已露頭,到了乾隆以後各朝則更是日甚一日。

而且,清朝的少數民族起義同以往歷朝相比,規模更加宏大,戰鬥更加激烈,時間持續更長,這其實是反映了滿清政府在民族政策上的一貫高壓態勢——縱觀歷史,中央政權與少數民族作戰之頻繁、手段之酷烈,與清王朝相比,前代歷朝可謂無出其右者。

一旦中央政權控制力愈來愈弱的情況下,即便曾經效忠清廷多年、與皇室廣泛聯姻的蒙古各部,恐怕也會生出種種異心來,嘿嘿,這是歷史的必然啊。

5、從清朝中後期封建地主階級內部的分化來看——清朝之所以能夠將轟轟烈烈的白蓮教起義鎮壓下去,主要是靠了地主編練的民團。

                                       

這些民團無論從戰鬥力還是士氣上講,都要高於八旗軍和綠營兵。這就讓我們想起了後來的湘軍和淮軍,正是這兩支私人編練軍又支撐了大清王朝30多年——那麼可能有人會問,是否依靠私人武裝,衰敗的清朝就能夠轉危為安了呢?

答案是否定的。

在沒有西方國家介入的情況下,出於封建忠君思想和對人民的仇視,這些地主民團、編練鄉勇,確實可以幫助清朝延續其反動統治。但封建社會的至尊皇權思想,卻無時無刻不在催發著那些擁兵自重的地方軍閥,滋生出“改朝換代”的野心。

實際上,從後來的歷史發展演進來看,“天子兵強馬壯者為之”的地方割據思想,是確實發生了的。象曾國藩在鎮壓太平天國起義後,清政府在江南的軍政大權完全握於曾之手,當時他的幕僚和部將都有人勸其自立為王。

可以說,清朝統治上層中的滿漢離心傾向,一旦遇到合適的氣候和土壤就會迅速滋長——而這個問題,單純依靠滿清皇權的威勢和腐朽儒學的籠絡欺騙,已經無法解決了。

其實縱觀中華上下五千年,這樣的例子可謂史不絕書。衰微的中央政權已無力解決地方割據,而在動亂年代擁有了自己私人武裝的地方實力派們,也正同中央越來越離心離德……最終,大清帝國必將變成野心家們爭奪皇權的戰場,在它的廢墟將會矗立起一個新的王朝。

6、從中國的民族資產階級來看,他們在清朝中後期雖有一定發展,卻仍沒能形成一個足以推翻封建制度的新興階級。雖然在沒有西方入侵的情況下,中國仍可寄希望於民族資產階級的最終崛起,但在當時,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說,如果改朝換代的話,中國還將會在封建社會體制下繼續摸索相當長一段時間。

以此看來,即使沒有西方的入侵,清朝的統治從道光開始(1821年),大約再持續50-80年,就會結束。這個時間對於一個王朝的暮年而言,已經不算短了——清朝從乾隆後期(大約是1780年前後),開始走下坡路。

到了嘉慶即位時,國內便爆發了空前的白蓮教起義;而到了道光時期(1821年即位),清朝的統治已相當腐朽,據此我估計清朝最多再支撐80年左右(19世紀末20世紀初) ——從1780年到1880年,清朝的衰落期長達百餘年,小兵覺得自己的推算還是有些道理的

綜上所述,嘉(慶)道(光)時期的大清帝國(截至到1840年鴉片戰爭爆發前),可謂已經坐到了火山口上,即便沒有來自西方的入侵。

但只要人民反抗的烈焰開始猛烈噴發,滿清的統治也將在相當短的時間內灰飛煙滅,不復存在;縱使清廷能在地主編練武裝的“勤王”下得以暫時苟延殘喘,那也不過是一個沒落王朝的迴光返照與垂死掙扎罷了。


好的文章需要大家的支持和分享,分享正能量,分享双赢,80%的分享收益,欢迎大家积极分享订阅!